小说:富少想捡漏古董暴富,谁知买到假货,三百万转眼只值三十万

而当陈友好将那片阴影线路全部找到时,唐老与甄老却是长叹了口气。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唐老失力般的靠在椅背上,长叹口气,道:“没想到我干了一辈子的鉴宝,今天居然会栽在这里!”

唐老说着,又瞧了一眼陈友好,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陈小子,你这份眼力,我老头子今天算是服气了!”

甄老却是哈哈大笑,道:“陈小子,真有你的!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刚才得了你的提醒,明明已经尽力去找了,但还是没发现什么问题。没想到笔筒一到你手上,那些漏洞居然就主动蹦出来了。”

“甄老头,你知道这笔筒有问题?那你还不提前告诉我!”唐老当即不满。

甄老哼了一声,道:“你不是一直鄙视我眼光不行吗?我今天就是想来考考你的!看你以后还怎么拿眼光说我!”

唐老苦笑一下,终是摇头。

陈友好安慰道:“唐老也是因为没带专业的鉴定仪器,要不然这笔筒的手脚,怎么可能瞒得过你。”

几人的对话,让孙峰和薛明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只是尚未明确断定这笔筒是假的,二人心里就还有一点希望。这两人现在甚至连开口多问一句也有点不敢,生怕知道真相!

“唐老。甄老。你们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白玉笔筒,难道还能是假的不成?”何曲柳大为不满,瞪眼道:“你们可不能因为和陈友好认识,就故意坑人啊!拍卖会的主办方就在楼上。陈友好,我告诉你,信口胡说可是担责任的!”

“混账,你怎么和两个老先生说话的!”李天昊早就看何曲柳不爽了,此时却是再也忍不住,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将何曲柳打倒在地。

唐老皱了皱眉,道:“我也是做了几十年鉴宝师的人物,不至于因为一个小小的赌约。就胡说八道,毁了我一辈子的名声。这件白玉笔筒,确实是有问题!”

薛明浑身一颤,直觉腿脚都有点发软,差点没哭出来,上前两步说道:“唐老,这笔筒到底是真是假,您还是跟我们说说啊!”

唐老想了想,道:“是真是假不好说,但问题确实是大问题。陈小子,那些地方藏得太隐蔽,即便知道位置,让我再找一遍也有难度。还是麻烦你再找一遍吧。”

陈友好自无不可,拿着强光手电顺着刚才找到的阴影位置照射过去,刚才只是三人在看。

但此时听到这笔筒真有问题,所有人齐齐围了过来,将整个桌子都给挤满。

陈友好刚要动手,腋下就窜出一个小脑袋来,他低头一看,正是满脸喜色的甄隽云无疑。

“你这是干嘛?”陈友好诧异道。

“没位置了,我在这里看看不行啊!”甄隽云

陈友好啼笑皆非,也没法计较,只能开始讲解道:“你们看,这这个白玉笔筒其实并不完整。从这块浮雕下方开始,就有成规则的阴影出现,顺着这个位置,一路蔓延下去……”

陈友好将刚才的发现,又重新讲了一遍。

“这,这些阴影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这个笔筒其实是破损的,所以不值钱了?”薛明只觉得舌头有些发麻。

“要是真的只是一点内部破损就好喽。”陈友好耸了耸肩。

甄隽云到底是有见识的,立即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惊呼道:“你的意思是,这个白玉笔筒,其实原本是有一个大大的缺口!只不过有人找到一块质地相同的白玉,也弄个极高超的技艺,将这个缺口补上了?”

“嗯,是这个意思。”陈友好赞同点头。

薛明与孙峰浑身大震,两人几乎同时脚下一软,跌坐下去,喃喃道:“那就是不值钱了,就是假的了?”

“其实也不能说是假的。毕竟这笔筒雕工还在。上面的那部分,也确实是清朝的物件。”陈友好说道。

薛明眼睛一亮,目光满是希望地看向陈友好,道:“所以……他还是朱永泰的作品,还能卖个大价钱对不对!就算卖不到三百万,也能卖个两百多万?”

薛明记得刚才陈友好说过,古玩这东西,只要和名人沾边价值就会翻倍涨!

“很遗憾,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朱永泰的签名,就在那个缺口部分,应该也是伪造的。所以……这就这件古玩雕工并不逊色,但依旧不能算是朱永泰的作品。”陈友好微微一笑,语气柔和,但话语却是如冰刀。

“不算,不算……”薛明咽了口唾沫。直觉舌头发麻,眼前一阵发黑。

孙峰还不死心,道:“那这东西,现在到底还值多少钱?”

“李少刚才那个隐式执壶,雕工也不逊色,又是明代的老物件。但最终成交价也就是八十二万。这件宝玉笔筒,如果不是朱永泰做制,价格应该还会偏低一些。大约是七十万左右吧。如果再算上缺口……”

陈友好想了想,还是估算不出,扭头看向唐老。

“三十万,最多三十万。而且还是有人特别喜欢才能出到这个价钱。”唐老的话,自然是最可信的。

三百万瞬间变成三十万。这份损失,即便是孙峰与薛明合理承担,也太重要些!两人当即痴傻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开口。

忽然,薛明疯了一般的冲向何曲柳,一把将其扑倒在地,死死地卡住他的脖子,嘶吼道:“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说这东西好,我根本就不会买!现在怎么办,你告诉我怎么办啊!”

何曲柳被掐的直翻白眼,唐老心有不忍,说道:“拍卖会还未结束,你们现在立刻去找主办方,找到这个笔筒的原主人,应该还有希望!”

“对,对!人还没走,还有希望!还有希望!”

孙峰一下子从地面上跳起来,抱着白玉笔筒冲出门口,薛明也松开何曲柳紧随其后。房间里只剩何曲柳的一片咳嗽声。

李天昊目送二人远去,心底松了口气;“陈兄弟,这回可是真的要多亏你了。如果不是你的原因,买下这个笔筒的人多半就是我了!”

陈友好笑道:“你李少的身价又不是他们两人能比的。三百多万,小意思了!”

“开什么玩笑?”李少一瞪眼,道:“我家是做生意的,又不是印钞票的。一下损失三百万,我今年就别想再有零花钱了!”

三百万……零花钱。

陈友好嘴角抽抽,好吧,有钱人当真了不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