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个入赘的废物,也会看古董?阔少决定拿出一幅古画考考他

“叶哥说的对不对?”方友辰问道。

“全对…”冯峰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他怎么会知道?

奥比昂酒庄是最古老的酒庄,也很出名,知道这个并不是很奇怪。

但是知道这一款红酒就有些令人吃惊了。

君不见方友辰这种大少爷都不知道?

鲁南奥康红虽然是奥比昂酒庄生产的红酒,但是供应并不多,也并不出名。

因为以前这是奥比昂酒庄的主人,用来招待客人的红酒。

从来不对外出售。

直到第一任和第二任主人去世,奥比昂酒庄才对外出售这种酒。

虽然并不是多么昂贵,但是其意义不一样。

也就是说,在那个年代有钱都买不到。

现在虽然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但是也并没有多么人知道这种酒,更不要说喝过了。

冯峰也是偶然才得知,费了一些功夫才拿到手的。

不为了别的,就为了装逼。

没想到叶天辰竟然…

不简单,此人绝对不简单!

此时此刻,冯峰收起了一些对叶天辰的轻视,但也是仅此而已。

“来来来,今天有幸认识叶哥,咱们碰一个。”

冯峰亲自给方友辰和叶天辰倒酒说道。

“不错,不愧是鲁南奥康红,口感比起八二年拉菲都是丝毫不逊色。”冯峰笑着点了点头。

“这酒也喝了,咱们说点正事吧?”冯峰说道。

“正事?什么正事?”方友辰一脸疑惑。

今天这个局是方友辰发起的,就是过来随便玩玩。

冯峰是他在这个圈子里面为数不多的好友,叶天辰的能力和脾气都很对他胃口。

就是聚一聚认识一下,哪里来的正事?

“叶哥,我听方少说你对古董字画很有研究,连王老都对你赞口不绝,所以今天我带了一幅字画,想请你鉴定一下。”

“当然,出场费肯定是有的,有名的大师都是百万起步,就一百万,你看如何?”冯峰说道。

有名的大师,指的是王老这种声名赫赫的大师。

叶天辰一来这么年轻,二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成绩,自然算不上。

这一百万也就是给方友辰一个面子罢了。

“冯峰,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天辰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方友辰就黑着脸,对冯峰直呼其名,沉声问道。

叶天辰是他带过来的人,今天只是聚一聚而已。

而冯峰居然要让叶天辰给他鉴定字画,这不是摆明了不相信叶天辰的实力么?

这不是在打他的脸么?

“方少别介意,就是顺便的事情而已,叶哥你看这…”冯峰一脸尴尬的说道。

实际上冯峰就是想要看看,叶天辰有没有这个本事。

其实冯峰这个人本性不坏,只不过相对于方友辰来说。

可能他比较现实一点。

他不可能会平白无故的和一个人交朋友。

哪怕是方友辰认定的叶天辰。

一个入赘陈家的废物女婿,凭什么和他冯峰做朋友?而且还要叫他叶哥?

没有背景的话,总要有实力吧?

这实力总归需要亲眼看到才可以知道吧?

所以才有了刚刚的那一幕,冯峰知道可能会让方友辰不开心。

但是他不得不这么做,不然的话传出去像什么话?

冯家少爷冯峰和一个废物做朋友,他不要面子的?

“没事友辰,就是顺便的事情。”叶天辰笑道。

“你看看…叶哥就是大气,来叶哥,这是我前段时间购买的字画,你给我掌掌眼。”

冯峰拿出来一幅字画,把桌子上的酒瓶杯子拿开,在桌子上直接摊开了。

然后把包间闪来闪去的灯关了,打开了日光灯。

见此,虽然方友辰心有不悦,但叶天辰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看下去。

“这是顾恺之的画,从海外买过来的,王老你也认识,我去找他鉴定,他说这画应该是真的,但是他不敢打包票,我请你看看。”冯峰说道。

方友辰没有意外,因为这画…王老肯定不敢打包票!

这是一副山水风景画,上面有两座山峦,中间一条江水。

江水之上是一条小船,船上一名渔夫。

问题是,这幅画磨损有些严重…

其中一边的山峦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而且落款位置也有些模糊。

落款是最简单的鉴定方法,现在落款跟没有一样,王老自然不敢打包票。

“王老还说了,这画不管是不是真的,但是绝对是顾恺之那个年代的。”

“我也不清楚,总之这画也不贵,如果是真的,我也不想咱们华夏的字画落在外国人手里。”冯峰说道。

叶天辰这才抬头看了冯峰一眼,没想到冯峰这种公子哥还挺爱国的。

叶天辰心中,对他多了一些好感。

“我看看吧。”叶天辰目光转移,放在了画上。

顾恺之(348—409)字长康,小字虎头,汉族,晋陵无锡(今江苏焦溪)人。

工诗词文赋,尤精绘画。擅肖像、历史人物、道释、禽兽、山水等题材。

画人物主张传神,重视点睛,认为“传神写照,正在阿堵(指眼睛)中”。

精于人像、佛像、禽兽、山水等,时人称之为三绝:画绝、文绝和痴绝。

顾恺之与曹不兴、陆探微、张僧繇合称“六朝四大家”。

顾恺之作画,意在传神,其“迁想妙得”“以形写神”等论点,为华夏传统绘画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可以说,研究古董字画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顾恺之的。

可见其地位。

“这画…是真的。”

片刻后,叶天辰抬头说道。

“怎么说?”冯峰有些激动的问道,一旁的方友辰也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顾恺之是一代大家,他的作画有自己的风格。”

“以形写神,重在点睛,这两边的山峦重叠,其实是用来衬托着中间的人物。”

“你们看这个渔夫,顾恺之两笔就勾勒出他的身形佝偻,显然是常年劳作。”

“而在渔夫面部,特别是眼睛的部位,迷茫却坚定,迷茫是对生活的迷茫,坚定是勇往直前的信念。”

“这么跟你们说,你们可能不信,不然你们用放大镜看看就知道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