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阔少和小伙比试鉴定古董,小伙当场敲碎古董,露出白玉观音

齐恒怒了,在豫柳还没人这样跟他说话。

纪无锋却道:“行,五千我买了,齐恒给钱。”

齐恒欲言又止,师爷的话不能不听,正准备拿钱付账的时候,却见摊位老板眯着眼睛道:“刚才五千,现在涨价了,一万!”

齐恒当场就火了,他们走江湖的也没这么黑,可纪无锋却点头道:“好,一万就一万。”

这尊大佛的确是垃圾一件,黏土烧制,外面涂了一层绿漆罢了,市价不会超过二百块,然而纪无锋却从大佛肚子之中察觉到一丝灵气,很显然是另有乾坤。

摊位老板愣了一下,然后立即笑眯眯的将大佛抱起来交到纪无锋的手中,道:“小兄弟真是好眼力啊,这个东西可是好宝贝,说不定还真是开了光的玉佛呢。”

齐恒想骂娘,开你娘的光啊,还玉佛呢,你他妈唬弄谁呢?不过纪无锋决定买了,他只好气鼓鼓的付钱。

摊位老板乐呵呵的收下了钱,这尊玉佛其实是一个民工祖传的,本来想拿来卖个大价钱,可是经过鉴定之后,却是工厂烧制,他就花五十块钱收下充个数,没打算能卖出去,却没想到还真有傻逼上门。

纪无锋让齐恒抱着大佛就要走,还得去赌石坊办正事呢。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喊道:“慢着。”

纪无锋扭头一看,只见一个青年走了过来,眉清目秀,高大帅气,不过精神上透着萎靡,眉心之处一缕煞气,透着一股煞气,不祥之相。

看见这个青年,那些摊主立即都围了过来,道:“那不是陈家的大少爷陈启航吗?”

陈启航?

豫柳四大家族陈家的大少爷,陈家世代研究古玩玉石,这个陈启航也不例外,大学就出国研究考古学,因此跟其他三大家族的少爷小姐相比,就低调很多了。

陈启航走过来看了看大佛,两眼发亮道:“这位兄弟,这尊大佛能否割爱?我愿意付双倍的价钱。”

“连陈少爷都看上了这东西,莫非真是好东西?”有人愕然道。

那个摊位老板顿时脸色一变,能让陈启航看上的东西绝非价值一万那么简单。

“抱歉,不卖。”纪无锋道。

“五倍的价钱,怎么样?”陈启航又道。

纪无锋转身就走,懒得理他。

“慢着。”

陈启航上前一步拦住纪无锋,正色道:“这位兄弟,你能看上这尊大佛想必一定是行家,在下在此行也略懂一二,不如切磋一下?”

“切磋一下倒是可以,你拿出什么彩头?”纪无锋问道。

“如果我没有说错,这个东西就归我。”

“那如果我赢了呢?”

“我给你一百万!”

“好,我跟你赌!”

纪无锋爽快的答应了,有个傻帽送钱上门,不要的话那岂不是白痴吗?

“我赌大佛腹中有寒玉!”陈启航道。

纪无锋眉毛一挑,看来这个陈启航的确有些本事,没错,这大佛腹中的确有寒玉,而且还是千年寒玉。

“我赌大佛腹中藏着一尊白玉观音。”纪无锋道。

陈启航顿时一阵讥笑,道:“真是无稽之谈,连形状都知道,你以为你长有透视眼吗?”

纪无锋撇嘴道:“是不是无稽之谈,咱们砸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我现在就让人送来仪器,当场鉴定。”陈启航道。

“不用了,没有仪器我也可以直接鉴定。”

纪无锋说完,一掌拍在了大佛上面,大佛顿时裂成了碎块,里面果然内有乾坤,一道白光闪现,随之一股冰冷的气息蔓延开来。

围观的众人都是惊愕连连,道:“寒玉,里面真的有寒玉!”

“卧槽,真的是白玉观音!”

大佛的腹中的确是一尊由千年寒玉雕琢而成的白玉观音,那个民工祖上曾是大地主,这个白玉观音是传家宝,在面临抄家的时候,为了保住白玉观音,就藏在一尊一看就是垃圾的大佛之中。

陈启航顿时就傻眼了,道:“不可能的,你怎么会连是什么形状的都知道?世上根本没有这样的手段。”

“你输了,给钱吧,一百万现金还是转账?”纪无锋笑眯眯的手伸向了陈启航道。

自己正缺钱用呢,这家伙就送来一百万,真是大好人啦。

“你……”

陈启航的脸色比吃了茅厕的蛆还要难看,这一下他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没能捞到好处还搭进去一百万。

更加让他受不了的是,陈家世代研究古玩,自己刚刚从国外学成归来,正准备大显身手,竟然输给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毛头小子,让他情何以堪?

“手机转账,把账号给我。”陈启航拿出了手机没好气道。

纪无锋没有账号,就把齐恒的账号报了出来,很快就收到了一条到账一百万的短信,他终于露出了笑脸冲陈启航道:“多谢捧场哈,欢迎下次光临。”

这么大方的好人啊,说什么也得表示一下友好嘛。

噗!

如果不是陈启航身体好的话,估计当场就吐血而亡了,狠狠的瞪了纪无锋一眼转身就走,方向是街道尽头的赌石坊。

等陈启航走远之后,齐恒一脸崇拜道:“师爷,你该不会长有阴阳眼吧?看的竟然比陈启航还准。”

修真者的眼睛能看到很多凡人所看不见的东西,说是阴阳眼也没错。

就在这时纪无锋的电话响了,接通之后是一个非常好听的女人声音,道:“请问是纪先生吗?我看到您的招聘信息……”

“哦,我现在有事,明天再说吧。”纪无锋道。

“纪先生,您有事就先忙,我可以等您的……”对方的语气透着迫切。

“我现在在外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去,等我回去再联络你吧。”

纪无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他找保姆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在三十岁以上,对方的声音能听出顶多二十出头。

两人继续往前走,纪无锋倒是发现有些摊子里面的物件透着灵气,不过太微弱,全部加起来也不如一小块白玉精晶。

然而,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们身后那个李老板眼中透着凶狠,狞声道:“两个小杂种,得了老子的便宜怕你们没命享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