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伙拥有价值千万的古董,却住破旧出租屋,美女满是嫌弃

他终于想起来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谁了。

他不就是前几天在拍卖行遇到的那个花钱买了陶罐,砸出刻字黄金,近几日如日中天的,刻字黄金的发现者。

当时的灯光有些发暗,而且注意力都在陶罐上了,他也没怎么看清楚那个小伙子的容貌。

如今仔细一想,不就是面前的这个小兄弟吗。

以这一眼看破铜如意的眼力,毫不犹豫买下来的魄力,发现黄金应该不仅仅只是运气好这么简单。

“小兄弟,前几日拍卖行的,那个发现刻字黄金的,不会就是你吧。”

郑教授虽然大致已经确定了,但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可能是他!”郑岚想也没想就说出了口

哼,怎么可能是这个讨厌鬼。

刻字黄金在古玩圈可谓是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无数的专家教授都曾经发言预测,这批黄金上面很有可能有史书上未曾记载的历史部分。

这段历史意义非凡,于是乎这批黄金的价值也是水涨船高。

在郑岚心目中,有如此眼力的,除了精通古玩,从小研究古董的天才以外,就是像他爷爷这样的老前辈了。

怎么想也不可能是一块铜如意都要跟她抢,一点度量也没有的小气鬼,讨厌鬼。

不过这段话她可不敢说出来,否则还要挨爷爷的骂。

“正是在下,一点虚名,只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于飞听到郑教授的问题,微微一愣,随后笑着回答道。

在拍卖行,鉴定完他手里的刻字黄金的时候,郑教授就惊叹不绝,还说上面的信息很有可能是一段缺失记载的历史。

当时他也没怎么在意,那些黄金就走了。

看到郑教授今天这幅神情,估计这些黄金的影响力恐怕已经非常出名了。

那今天郑教授追上来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有意向购买这一批黄金。

“那真是太好了!”

“敢问小兄弟,这批黄金是否有意向出售?”

郑教授神色激动的问道。

果不其然,郑教授的确想要购买这刻字黄金。

不过这黄金于飞还没有吸收过,当然是不会卖出去的。

以往在拍卖行工作的时候,能让他接触到的,根本也没有几百上千万的古董。

偶尔搬箱子时,吸收的一些也只是红色橙色的光芒。

当时体质还比较虚弱,吸收这些完全可以提升他的身体素质。

现在红色橙色的,几千几万块的古玩古董对他的效果已经微乎其微了,至少要价值几十万,黄色的光芒才能有效果。

绿色的光芒他可是一次都没有吸收过,感受到里面浓厚的能量,效果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这时候,他是绝对不会将这批刻字黄金随随便便卖出去的。

听到于飞的话,郑教授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无法将一件传世珍宝放到自己手里收藏,对于老教授来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不过买卖这种东西不能强做。

只要能让他研究一下上面的文字,补缺历史上的空白,他的心也就能踏实下来了。

“不是吧爷爷,你真的相信他了,他怎么可能是那个刻字黄金的发现者呢。”

郑岚一脸的惊讶,不知道平时十分精明的爷爷今天怎么会如此听信一个陌生人的片面之词。

郑教授似乎根本没听到郑岚说的话,好像耳旁风一样略了过去。

“君子不夺人所爱,既然如此,可否让老前辈我提一个过分的要求。”

姜还是老的辣,郑教授瞬间就掩饰的自己失落的神情。

“上次在拍卖行小兄弟应该也听我说过了,你发现的这批刻字黄金上面,有一些对整个史书都极为重要的一段历史。”

“相传徽商,会以陶罐雪藏的方式把黄金藏起来,但是市面上一直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和出土文物。”

“你这可是第一件,其文化价值远超出古玩价值,我想去参观一下你的藏品,补充上这一段缺失的历史,你看如何。”

郑教授一口气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和于飞讲了清楚。

于飞点了点头。

补充缺失的历史,这种能为整个史书做贡献的事情他是完全不抵触的。

反正只是获取黄金上面的资料,东西和上面的光芒也还是他的,何乐而不为呢?

郑教授见于飞同意他去参观黄金,一脸的惊喜。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一起回去吧,黄金就放在我的家里面。”

于飞指了指远处的公寓楼。

郑教授有些惊讶。

没想到在古玩界和历史界现在都如此出名的人物,居然只是居住在这种廉价的出租房里。

怪不得那群老家伙问遍了所有的别墅都没有找到这个人。

分明就是寻找的方向搞错了,他们根本没认为如此的一个人会住在老城区的公寓楼里。

于飞没有多说,在前面带路。

刚一进屋,郑岚就睁大了眼睛。

整个屋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又小又挤,通风和采光都非常不好。

屋子倒是收拾的十分干净,但是一股下水道的味道却从厕所反了出来。

郑岚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在大学这种文化之地的人,根本想不到该怎么住在这种地方。

于飞却毫不介意,像他这种自己出来社会打工的,有的地方住,有的东西吃就不错了。

哪会要求那么多。

“你们等一等,找地方坐,我给你们取黄金去。”

于飞把郑教授爷孙女两人安排在客厅的小桌子上,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打理的也很干净,不像一些邋里邋遢的男生卧室。

郑岚此时对这个男人也有了一丝的改观。

于飞在卧室的床头上取下来一盆干枯的差不多的芦荟。

只见于飞伸手一把拽掉了芦荟,在花盆里面刨弄起来。

郑教授此时有些哭笑不得。

这小伙子居然把价值几百上千万的刻字黄金埋在床头的花盆里面。

这简直是整个古玩收藏界的一朵奇葩。

可是,偏偏就是这一朵奇葩,在古玩方面的鉴赏能力却如同天才一般。

多年没有收徒想法,一心一意培养孙女的郑教授,居然有了想要收面前这个小伙子当自己徒弟的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