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专家们翻车了,今后收藏鉴定谁主沉浮

最近有些自称“实践派”、“片片帮”的人,突然在各社交媒体冒了出来,他们做出欲上位伪专家们即将空出的宝座,大有鸠占鹊巢,继续为藏友鉴宝,大捞一笔的意思。他们以打击量子鉴定为幌子,反对古代艺术品科技鉴定,并诬称量子鉴定系的科技鉴定都是骗子。

自称什么派的人,未必就是。现在中国民藏事业的确需要大量具有实践经验的人,成为推进民藏鉴定体系发展的基础力量,成为新的鉴定家。但是,平台上的这些自称实践派的人,自己都搞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他心里揣着的小九九,无非是看中了伪专家们的光环。不论他们将自己包装成什么,穿上什么马甲,中国民藏人都不能相信他们,成为他们的粉丝和信众,不能被他们割了韭菜。

伪专家日末西山,并不是被实践派和片片帮颠覆的,这一点在当前这个时间点上是极其重要的。因为收藏鉴定的“革命”的果实不能被怀揣诡计的人窃取,从而将收藏鉴定再引导到邪路上去。事实上,这些所谓的“实践派”和“片片帮”的人的功劳在这一场收藏鉴定的“革命”中可以忽略不计,甚至他们中很多人本身就是伪专家,不过因为最近风声紧了,才躲进羊群,他们是披着羊皮的狼。

各种病毒危害着民藏,只有科技能让他们现身

在数十年的收藏历史中,他们大部分时间被专家利用或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一些人成了电视鉴宝专家、伪专家。

我们应该记住伪专家们翻车的导火索虽然是伍德曼事件及珠海嘉禾跑路事件、崔某专家骗粉丝藏品及伪专家错漏百出的直播鉴宝等事件,但真正掀翻他们的还是因为量子科技鉴定的巨大推力以及文化旅游部在全国开展的民间藏品登记备案工作的不断积累所形成的力量。

一句话颠覆专家的是科技。科技鉴定,尤其是量子科技鉴定和微观痕迹鉴定的经过几年的鉴定实践,已经越来越被收藏家接受和认可,其准确率和实用性,是其它方式没有可比性的。量子(霍尔效应)科技鉴定,为我们展现的古代中国的文化艺术风貌,才是真实可信的,也才是值得中华民族骄傲的。而伪专家们给我们呈现的是空洞的、枯廋的。

居士多次写文指出,以中国的陶瓷史为例,绝非像专家和实践帮、片片帮所描述的那样“枯廋”。尤其是高古瓷更被他们描述成“骨瘦如柴”的地步。实际上,作为古代中国最大的工业的瓷器业,有着巨大的产能和辉煌的技术发展。以五大名窑之首的北宋汝窑为例,当时从清凉寺到段店一带就拥挤着上百座的窑炉,烟火遮天蔽日,日进万贯富甲一方。

许多以前被杨实、崔凯、杨静荣等专家判死刑的汝瓷,通过量子鉴定,重获新生。上述专家中有古玩店出身的,就是自称所谓的“实践帮”和“片片帮”的,他们对汝窑的鉴定,严格按照汝窑“不过百”的红线进行,维护和遵守着利益集团的规矩。

通过量子科技鉴定,我们发现、看到了中国汝瓷发展的真实面貌,这种面貌才能和《清明上河图》的繁华盛世对得上号,才能和宋朝的艺术皇帝们的追求对得上号。

鉴定“革命”的胜利果实绝不能让打着“实践帮”和“片片帮”的这群害群之马给窃取了。不能再让他们耽误中国民藏的宝贵年华了。中国民藏走科技化道路的决心不容扭曲,收藏家和藏友们一定要识别这些人,认清他们的伎俩和诡计,将他们直接彻底地清除出民藏。

试想一下,如果“实践帮”和“片片帮”上位了,他们会怎么样,会不会和现在的伪专家们一样,为了自己的利益,坑蒙拐骗、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呢。人性是脆弱的,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在资本和权力的诱惑面前,谁都无法保证他们会走向哪里。他们很可能会走到广大藏友的对立面去,成为新的打压民藏的刽子手。

另外有些藏友对量子科技鉴定有些认识不清,你不妨拿着藏品到东方华夏民藏中心在各地的工作站去试试,看看它的科学性和准确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中国古代艺术品鉴定工作的唯一法宝。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亲眼所见的您还不信的话,那还有什么办法呢,就等着国家的标准吧。

居士本人一直反对以眼学鉴定为主的经验派和标型学鉴定,也反对所谓的片片帮鉴定。原因想必大家都清楚。眼学和标型学的疏漏太多了,这里就不讲了。量子科学鉴定不是以一件或多件器物为研究对象,它是以物质最基本的特性为研究对象,得出器物时间的结论。目前东方华夏民藏中心的量子鉴定仪器是量子霍尔效应理论的具体应用。

伪专家及其利益集团翻车了,今后中国收藏鉴定是科技主沉浮。科技所带来的真实、公平和公正,将护航中国民藏事业走向光明和昌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