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鉴定标型学到底是标还是本?是法宝还是法术?

古玩鉴定,派别众多(谈正经事,不涉及精确到年月日的量子神棍)。但是,“标型学”的三字真经,却像老祖宗似的,家家遵奉,甚至没人敢质疑。

那么,这上百年来,我们究竟在标型学里看到了“标”还是“本”?如果所谓的标型学,看到的只是“标”,这和刻舟求剑有什么区别?从这标型学里来的圣旨还得遵奉吗?

崇奉标型学的人,最津津乐道的一个故事,就是溥仪重游故宫的故事,“那是我父亲”,“和我家的不一样”,我倒是挺想知道,溥仪有没有看出袁世凯会拉他下马,如果说那时候还小,对袁大头也不熟,那有没有看出袁大头会称帝?有没有冯玉祥会赶他出紫禁城?

再看看古玩圈今天的标型学鉴定成果,“底款字太粗”、“这一笔太低了”;“没有釉珠的建盏是新的”、“止釉线一圈釉太薄了”;挡住了名款的字画,“这谁知道是谁画的?”;“这不美”,“线条不饱满”,“去故宫看看就知道新老了”……

隔个玻璃、打个灯光,看几眼就知道新老了?自己的玩意咋就看不了新老了?万物的新老,难道没有规律?你自己有没有走进老年人阵营,还需要看下你小学同学、你同胞兄妹有没老,他们是怎么老的?

我们所看到的以“治标”为核心的法术,究竟是谁的法宝?谁距离标本最近谁最有话事权,谁拥有标本最多谁就是专家。至于你能从标本上看到什么,不重要。止釉线齐整的建盏标本再多,也挡不住本地人最懂得现实;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新的标本与标型学理论不符,挡不住故宫扫地僧的全国大师地位……

标型学,其实是一个伪命题。混乱的鉴定圈,终将回到“万物讲个理儿”的清明世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