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玩捡漏,小伙花三百块买下青玉簪,事后鉴定价值竟超十万

“刚刚是刚刚,现在是现在。”

叶君面无表情,与他凝视对峙道。

店老板顿时一脸无奈,表情故作愁苦的道:“好了好了,这簪子最低六百,不能还价了,再还价的话,我就要亏……”

“三百。”

店老板话音未落,叶君再次刷新了价格。

下一秒,店老板的脸都青了。

今天这是遇到硬茬儿了,我本来就够黑了,想不到他比我还黑啊!

“得得得,小伙子我算是怕了你了,您说的三百是真不行,咱们就按您刚刚说的五百块成交,您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看我还得再降一点,不如就二……”

“四百,小伙子,我当和你交个朋友,一口价,四百块钱,真不能再降了。”

店老板一看叶君还要还价,二话不说抢断了他的话,同时拿起发簪就往米冬儿的手里塞。

叶君稍微想了下,终于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好,四百就四百吧,给,我这儿正好有四百块钱。”

“哎,我今天真是倒了大霉了!”

店老板一边收钱,嘴里还一边嘟囔着。

米冬儿本来想自己付钱的,但叶君比她手快了些,而且给了钱后直接起身离开,她也只得追上叶君的步伐。

走远一些后,米冬儿看着拿在手里的发簪,心中十分欢喜,她看向叶君直言道:“君哥,想不到还价的本事还这么厉害呀,这件发簪我觉得买的真值。”

“不仅是值这么简单,你手里的这支发簪,的确是一件正儿八经的皇室古玩,而且年代要比唐朝更远,是三国时期小乔戴过的。”

“啥?”

米冬儿脚步当场定在了原地。

她瞪大眼珠来回打量发簪,不可置信的道:“君哥你不是骗我的吧?这一根发簪,竟然会是三国时期的?还是小乔戴过的?”

“我没骗你,你回去之后可以拿放大镜好好看下,这发簪的凤凰图案上,是否刻着东吴二字,据我从史料上所了解,周瑜当年送给小乔的定情信物,便是一件青玉发簪,而且那支发簪从外貌形态,还有和氏璧玉的品种,都与这支发簪完全一致,更重要的是,这支发簪的年代正好属于三国时期,所以我才能断定,它正是当年周瑜送给小乔的那一支。”

叶君淡定的向米冬儿解释一番。

米冬儿眼珠彻底呆滞了,心说着原来如此,这下子可发达了!

跟着叶君,轻松捡漏啊!

片刻后,她又好奇的询问叶君:“那君哥,这支发簪,大概能值多少钱啊?”

“最少不低于十万。”

叶君毫不犹豫地回应。

“十……十万?”

米冬儿再次一惊,她竟然拿着三百块钱,换了件价值十万的发簪?

不对,这钱还不是自己付的,是叶君帮自己付的,那自己等于没花钱,白赚了十万……

更重要的是,这簪子是当年周瑜送小乔的,现在是君哥送冬儿,听起来绝配呀!

米冬儿回家的半路上,心里独自嘀咕一通,脸上笑容不断。

但是忽然又想起今天叶君开出一块儿帝王绿翡翠,还在金姐那里买了五千万的事,一丝疑惑隐隐浮上心头。

“对了君哥,你今天一次赚了五千万,现在你比我爸都有钱了,以后还会继续租我家的房子吗?你是不是要自己去买房子呀。”

米冬儿表情略有失落,她十分舍不得让叶君走。

“大千世界,能找到适合自己安栖的一块地才是最重要的,我在这条街道上生活的十分开心,不会搬走的。”

叶君淡然回应一句。

的确,这整个市区中,怕是也只有这么一条街是古式建筑了,在这条街上,叶君隐约还能看到点古代的影子,反而是那些繁华热闹的大都市,他觉得与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

就在米冬儿刚露出一丝喜悦表情的时候,叶君又发话了:“现在我的手头有了钱,如果能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按照我自己的装修风格来设计就更好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这附近买一套房子。”

“买房子?在这附近?嘿嘿,那我平时多帮你留意着点就好啦,要是有人要卖,我立马通知你买。”

米冬儿心里的担忧彻底放下了。

这样一来,即便以后叶君不租自己的房子,也可以每天都见到他。

叶君微微一笑,点头应下。

还没走两步,米冬儿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她转眼盯着叶君认真询问:“对了君哥,还有今天金姐忽然帮你忙的事,你心里有什么看法啊,她第一次见你,明明要收保护金的,可是后来为什么会让你自由报价?”

“这事我现在也想不通,不过我猜,不用多久就会明白的。”

叶君眼神略微变得深沉,缓缓应道。

等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天色都逐渐变暗了。

米叔今天下午也去了趟古玩街,自从上次买的那个假葫芦瓶被叶君揭穿之后,他的心里还是惦记着想要一个瓶子,于是今天下午专程去了街上,挑选了大半天,最后买了一件元朝的青花瓷宫廷瓶回来,这会儿正坐在房门口好好的欣赏呢。

看到叶君的身影,他立即喜悦的起身,专程让叶君过去帮他鉴定了一下,确定是真品无疑后,他心中的石头才算是完全落下。

晚饭已经被米叔提前准备好了,叶君在米冬儿和米叔的一再邀请下,同上一张餐桌吃饭。

吃饭途中,米冬儿还向自己老爸炫耀了一番叶君给她买的发簪,米叔一听是三国时期的,还捡了个大漏,那表情别提多惊讶了!

等叶君吃完饭先行离开,米叔看到米冬儿痴痴的望着叶君的背影有些不舍,心中略微猜疑,不解的问:“冬儿,你还在看什么呢?叶君他都已经回屋了。”

“啊?没……没有啊!”

米冬儿瞬间回过神来,有些不大自然的回应。

米叔开朗一笑,他指着米冬儿的额头继续道:“你呀,从小就不会撒谎,老实跟爸说,你是不是对叶君那小子有意思了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