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修复有“规矩”,文物行业首个职业技能标准颁布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我在故宫修文物》等一系列影片让大众对“文物修复”这个职业充满了好奇,以故宫博物院来说,180余万件文物,历史长河中蒙尘的、甚至支离破碎的文物如何以熠熠生辉的样子呈现在大众面前,这背后少不了文物修复工作者的努力。

10月19日,我国文物行业首个职业技能标准——《文物修复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颁布。澎湃新闻获悉,因为文物修复工作涉及众多类别和材质,这是目前职业方向最多、内容最为丰富、体量最大的一项职业技能标准。

上海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人员工作状态

关于文物修复师的报道,近年屡见报道。在文物修复师的妙手下,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唐代三彩马,辽金木雕佛像,康熙皇帝60大寿的32扇屏风,乾隆皇帝生母的金发塔等稀世珍宝经过修复重获荣光。公众也开始了解修钟表的师傅因为要处理很多细小的钟表结构,手要格外稳当;修古画则要有足够的耐心去“洗画芯”“揭命纸”;而修复壁画时,面对一碰就掉的墙壁,则甚至要判断墙壁的成分、是否有病虫害,当从事文物修复这个工种的师傅们被冠以“匠人”称呼时,在崇敬之余,也有带着一些神秘。

最近,国家文物局也指出文物修复领域存在的这一问题,国家文物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顾玉才谈及:“长期以来,文物修复领域由于缺乏国家职业技能标准而难以评价从业人员技能水平,加之缺乏科学标准的操作规范,文物修复质量也难以保证,文物修复人才队伍建设滞后于行业需求,成为影响文物事业高质量发展的瓶颈问题。”

瓷器修复示意图

10月19日,我国文物行业首个职业技能标准——《文物修复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以下简称《标准》)颁布。

《标准》依据《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编制技术规程(2018年版)》的规定,充分考虑文物修复师从业特征及基本要求,遵循整体性、等级性、规范性、实用性、可操作性的原则制定。共涉及13个职业方向、65个职业等级,主要包括职业概况、基本要求、工作内容和权重表四个部分。《标准》将该职业分为五个等级,分别为五级/初级工、四级/中级工、三级/高级工、二级/技师、一级/高级技师。

故宫博物院,陶瓷保护修复

如果以某些职业方向的具体规定来理解,比如“陶瓷文物修复师”这个职业方向的评定,从五级到一级,都在“现状调查”“修复材料制备与工具设备选用维护”“本体修复”“档案记录”四个方面作出规定,但是不同的级别需要掌握的技能不同,比如,五级、也就是初级工“能目测识别陶瓷文物病害类型、能记录病害基本信息、能手绘病害示意图”“能配制常用清洗溶液”等就可以达标,而一级、也就是高级技师则需要“能用综合方法清洗病害不稳定的彩绘陶、能用综合方法清洗开片瓷器”,还需要“能组织采用3D打印等新技术进行补配、能组织开展缺失部件的复制”等等。

宝鸡石鼓山商周墓地出土龙纹禁组里户方彝(修复前)

宝鸡石鼓山商周墓地出土龙纹禁组里户方彝(修复后)

《标准》的制定也相当细化,以壁画修复这个职业的三级技师所需要掌握的职业能力为例,包含预加固处理、安全防护、起甲病害修复、彩塑加固、地仗脱落加固修补、历史加固剔除、脱盐处理处理、新支撑体安装、壁画表面附着物的去除等方方面面,是对整个修复流程中所可能遇到的问题的整体判断,文物修复师可以直接对照操作。

据了解,《文物修复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以国家职业大典中“文物修复师”职业定义和描述为基础,确定了包含壁画彩塑、纺织品、金属、石质、陶瓷、纸张书画、出土(水)竹木漆器、土遗址、木作、泥瓦作、油漆作、石作、彩画作文物修复师在内的13个职业方向、65个职业等级,全文70000余字。文物修复工作涉及众多类别和材质,标准编制难度较大。这是目前职业方向最多、内容最为丰富、体量最大的一项职业技能标准。《文物修复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对各方向文物修复师职业分别进行定义注释,重点表现在下述几个方面:

故宫博物馆古典家具的保护修复

一是规定了文物修复师的职业技能鉴定要求。对文物修复师相应等级技能鉴定评价、理论知识考试、技能考核及综合评审方法和方式做出了要求;二是提出了相关职业道德基本知识、职业守则以及应掌握的通用基本理论知识、安全知识、环境知识和有关法律法规知识等内容;三是理顺了不同职业方向的职业功能,并根据不同等级文物修复师在工作内容中应达到的结果或应具备的能力、掌握的技术理论、操作规范和安全规范等知识点进行了细分;四是合理匹配不同职业方向、不同等级所对应的职业功能的理论知识和技能要求权重。

故宫博物院镶嵌工艺的保护修复

国家文物局方面表示,考虑到文物行业首次制定职业技能标准,行业及社会势必已经沉积了大量富有经验且工作年限较长的文物修复人员,《标准》分别在三、二、一级中对应增加了累计从事本职业或相关职业工作15年、20年、25年(含)以上的开放申请条件,将相关职业、相关专业的范围尽量放宽,让更多有能力的人员从事文物修复工作。

新闻发布会现场

“《标准》是我国文物行业第一个职业技能标准,将推动文物修复向社会开放,对文物事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标准》是建立我国文物修复人才评价制度的重要环节,对于规范文物修复师职业管理、推进职业技能评价科学化、打通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才职业发展通道、提升文物修复质量、促进文物事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国家文物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顾玉才谈及。

责任编辑:黄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