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妇女拿传家宝去鉴定却被没收,妇女告状29年,法庭:归还

本院宣布,撤销石药碾和黑陶钵两件文物收归国有的行政行为,责令被告晋州市文体局尽快归还原告刘翠钗的私人物品。

伴随着正定县人民法院法官手中法槌的敲定,这场轰轰烈烈的闹剧也暂且落下了帷幕。

图片源于网络

刘翠钗的脸上是尘埃落定的喜悦,但文体局代表人却表示要继续提出上诉。

普通百姓刘翠钗为何会状告河北省文体局?两件珍贵的文物背后又掺杂着什么隐情呢?让我们走进一级甲等国宝级文物背后的故事。

身份疑团,公堂对峙

“这是我们家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为何我不能拿回来,你们这群强盗”。

坐在原告席上的刘翠钗怒不可遏,起身对着坐在被告席上的高英民吼道:

“你这个大骗子,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高英民

在受到值庭法警的呵斥后,刘翠钗不甘心坐下,因情绪激动大口地喘着粗气。

较于刘翠钗的疯狂,坐在被告席上的高英民却表现得格外冷静。

为何事态发展到对峙公堂的地步,高英民却还是如此的气定神闲呢?

因为在他看来,自始至终自己都没有做错什么,这一切都是刘翠钗为了将国家文物占为己有自导自演的戏码。

刘翠钗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事情还要从1983年说起。

凛冽的寒风肆意地在空气中流窜,田野里的积雪已经盖住了小麦的绿芽,因为路面湿滑,所以街上偶尔才会有三两个裹紧帽子的行人经过。

但此时拿着一个密封严实的包裹奔走在林径小道的刘翠钗却起了一头的汗

赶了很久的路,刘翠钗已经有些筋疲力尽,但她丝毫不敢耽搁,还是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来到了石地文管所

当气喘吁吁的刘翠钗出现在文管所大门口的时候,值班人员有些吃惊,但是他还是给刘翠钗端来了一碗热茶。

图片源于网络

刘翠钗接过水之后,一口没喝,把它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毕竟她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喝茶,而是为了鉴宝

刘翠钗向值班人员表明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后,值班人员就把她带到了高英民的办公室。

看着衣着普通的刘翠钗,高英民的神经开始紧绷,他觉得刘翠钗随身携带的那个密封严实的包裹中,一定会有价值不菲的宝贝。

高英民搬来了一个凳子,意欲让刘翠钗坐下,然后再谈论一下她想要鉴别的宝贝。

图片源于网络

但心急火燎的刘翠钗,不等高英民让自己坐下,就急急忙忙地掏出了自己的宝贝。

“专家,你帮我看看,我家这祖上流传下来的宝贝到底是不是真的?”

高英民从刘翠钗的手里小心的接过两件宝贝,仔细的端详着,并未说什么。

刘翠钗也不管高英民回应与否,继续自顾自地说着:这两样宝贝是我爷爷传给我的,从我记事开始,这两样东西就一直在我家了,您快帮我鉴定一下。

高英民向刘翠钗表示,文物鉴定不是小事,需要时间来仔细辨别,在给她打了一个收条之后,让刘翠钗回了家。

图片源于网络

可令刘翠钗没有想到的是,等她再次来到文管所的时候,她却没能把自己祖辈传下来的传家宝带回家。

刘家的宝贝被充公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主观臆断 “自愿”充公

作为一名文物鉴定的专家,高英民很快就判定这是两件货真价实的宝贝,但在鉴定的时候,却有一处异样吸引了他的注意。

刘翠钗送来的两件文物,一个是石药碾,另一个是黑陶钵

石药碾

但高英民却在石药碾上发现了泥土。

高英民心生怀疑,他觉得这两件东西可能不是刘家的传家宝,刘翠钗也不仅仅是一个朴素的农妇,而是一个欲将国家珍宝占为己有的不法之徒。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高英民决定带队私访北张里村,而这次突然兴起的造访,也坚定了他认为刘翠钗行骗的心。

因为就在刘翠钗来到文管所的几天前,北张里村发现了一座唐代中期的墓葬。文物学家在里面发现了邢窑白瓷、铜净瓶以及汉白玉石药碾等数件宝物,而发现这个古墓的正是刘翠钗家。

图片源于网络

当地政府为了奖励刘翠钗一家发现了这个古墓,还奖励了他家600元现金

要知道,1983年的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64元,当时的600元足足相当于现在的三万元。

高英民不再觉得这是巧合,他觉得刘翠钗就是一个盗拿古墓里的宝物充当传家宝,从中谋取巨额财富的不法之徒。

心里已有打算的高英民按照刘翠钗留下的号码,给她打了一通电话,让她第二天来文管所详谈。

刘翠钗

第二天,心急火燎的刘翠钗在天边还没完全泛白的时候,就来到了文管所,等了好大一会,她才再次见到高英民。

刘翠钗心中躁动的情绪早已按捺不住,一见到高英民,她就立马上前去询问自己传家宝的鉴定结果。

高英民对刘翠钗说,经过仔细地甄别和对雕刻纹饰的分析,石药碾应是唐代遗物,而黑陶钵的历史更为悠久,大概率是春秋战国时期所造

听着高英民的话,刘翠钗喜不自胜,可当刘翠钗表示要将宝物带回家的时候,高英民却表示,文物已转交给了上级文物局。

刘翠钗

听完高英民的话,刘翠钗很是错愕,为何自家的宝贝被上缴而自己却一无所知,她很生气,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现在的要紧事应该是把传家宝要回来。

刘翠钗又马不停蹄地来到了晋州市文体局。

但依旧碰了一鼻子灰。

因为文物是高英民主动上缴的,晋州市文体局根本就不知道刘翠钗是谁,因此他们不愿意将文物双手奉还。

刘翠钗生气极了,但是她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于是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此时的刘翠钗已经因为发现古墓,成了北张里村小有名气的新闻人物,甚至还当上了晋县文物爱好者协会的会员。

图片源于网络

但在刘翠钗心里,她从未放弃过这两件珍贵的宝物。

沉寂了20年之后,刘翠钗一纸诉状递到了晋州市人民法院,很快法院的传票就纷纷传到了高英民和晋州市文体局的面前。

刘翠钗在起诉书中要求高英民赔偿她三千元的经济损失,并且承担诉讼费用,但她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让晋州市文体局归还自己的白石药碾和黑陶钵

黑陶钵

这件尘封的往事再次被提起,因为一纸诉状,已经退休的高英民也坐上了法院的被告席,但他却依旧不见怯意,坦然地说道:

原告刘翠钗拿着白石药碾和黑陶钵鉴定的时候,药碾上还沾有新鲜的泥土,经过鉴定与同期在北张李村古墓中出土的文物如出一辙,这两件文物绝不可能是刘家家传,而是古墓里的文物。

出土文物,理应归国家所有。

刘翠钗毫不退缩,拿出了爷爷在世时的医书,想要证明这两件文物出现在自己家中的合理性。

但这些并不能代表什么,法院驳回了刘翠钗提供的证据,因为刘翠钗不能提供任何实质性的证据,所以话语权再次落到了高英民和晋州市文体局这边。

图片源于网络

晋州市文体局的代理律师指出刘翠钗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文物归她所有,所以她对高英民和文体局的控诉并不成立,文物依旧归属国家所有

这一次,刘翠钗败诉了。但她会就此善罢甘休吗?这两件珍贵的文物真的是她家的传家宝吗?

二次较量,转折横生

刘翠钗当然不会。

2005年6月28日,她向晋州市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这一次的被告栏上还多了一个石家庄文物保护研究所

图片源于网络

但案件依旧没有丝毫的进展。

被告方律师控诉刘翠钗,前几天发现古墓,尔后不久家里便有宝物拿去鉴定,这种过分巧合的事件没有证据的支撑就等同于胡编乱造。

刘翠钗没有证据,法院也只做了判处石家庄文物保护所承担诉讼费用并撤销了收归国有的具体行政行为

刘翠钗不服,高英民等被告也不服。

他们不理解,为何明明自己是秉公办事,收复国家文物,不仅要无辜招架接二连三的官司,为何还要自己承受诉讼费。

图片源于网络

高英民觉得不公平。

因为双方的强烈反对,石家庄人民法院撤消了原先的行政判决,决定在正定县人民法院开庭重审。

这一次的审判团成员个个都接手过大案,政府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2008年6月18日,正定县人民法院宣告石家庄文物保护研究所收归国有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判处其六十天内归还石药碾和黑陶钵。

怎么可能?

图片源于网络

当审判结果出来了之后,被告席上的所有人都不敢置信。他们不愿相信刘翠钗的胡搅蛮缠赢过了不争的事实,他们更不愿意接受,中国珍贵的历史文物就这样归刘翠钗一家所有。

于是,石家庄文物保护研究所再次提出了上诉。

但二审的“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结果却再一次寒了高英民一众文物保护者的心。

石家庄文物保护所没有放弃,他们找上了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部门,希望在他们的帮助下能够再次开庭审理此案。

因为石家庄文物保护研究所拿不出证据证明刘翠钗口中的“传家宝”是出土文物,所以最后的结果依旧是维持原判。

图片源于网络

但高英民和石家庄文物保护研究所的人依旧没有放弃上诉。为何他们会对这两件文物这么坚持呢?

或许是因为太害怕了。

1840年鸦片战争的爆发,让中国沦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与民族尊严一起丢失的,还有中国不计其数的奇珍异宝。

1860年英法联军侵入北京,盗走中国无数稀世著作及珍贵文物后,一把大火把圆明园化为了焦土。

昔日外辱已使我国遭受巨大损失,而今朝盗墓贼和文物贩子在巨额利益的驱使下,又源源不断地偷盗古墓,检获文物卖给外国人。

火烧圆明园

意外发现敦煌莫高窟的王圆箓,将大量珍贵的经文贱卖给了外国人,给中华文化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文物贩子卢芹斋不仅源源不断将珍贵的中华瑰宝展现给外国人,还将唐太宗李世民生前最爱的六匹战马中的两匹石型以12.5万美元的高价卖给了美国人,使六匹石型战马国宝再无重聚的可能。

最为可恨的当属监守自盗的李海涛

任职于承德博物馆的李海涛,白天是勤恳务实、天真无害的名校高材生,黑夜里他却偷偷仿制文物,以假换真。

李海涛

李海涛的狐朋狗友负责帮他寻觅销售渠道从中抽取提成,但大笔的赃款还是流进了李海涛自己的口袋。

他一改昔日的窘迫处境,在家中修建了装潢精致的别墅洋楼,而他也给自己买了不少名贵手表。

十年时间,李海涛盗取了288件文物,其中大半早已没有了影踪,这是中国文物界近代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损失。

李海涛罪不可赦,在2004年的时候被判处了死刑

李海涛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中国遭受的巨额损失已无法弥补,文物和金钱从来不是等价的东西,文物背后的历史价值任何东西都无可替代。

白石药碾和黑陶钵是否是刘翠钗家祖传的真相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刘翠钗力争文物所有权的态度却应该值得我们深思。

中国文物保护学家们的一生都在期翼着更多流失海外的文物可以回归中国,无数爱国志士也在这方面竭尽所能的努力着。

为了中国的瑰宝,他们甚至不惜出高价从昔日侵略者的手中买回“中国制造”的东西,但为了中国的文物,付出再多他们都觉得值得。

图片源于网络

在石家庄中级法院的最终审判下,刘翠钗和高英民这场持续了数十年的文物纠纷终于落下了帷幕,可是,河北省文物局却依然不认可最终判定,不仅向上级提出了报告,而且还时刻关注着这两件文物的走向。所以,这场文物纷争究竟会持续多久,还未得知!

所有人都不希望刘翠钗据理力争的初心是为了贩卖,如若不是如此,让两件珍贵的文物作为刘氏传家宝流传下去也是未尝不可。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为了保证文物的万无一失,石家庄文物保护研究所还在努力上诉着,这件事究竟会有一个怎样的结果,所有人都未可知。

希望会是一个好的结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