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玩行大佬,连专家都敬重三分,毛头小子却说他是徒有虚名

何林垫脚朝着人堆里面一看,只见里层是一个长宽两米左右的摊位,在摊位上林林总总的摆放了十几件东西,那些物件无一例外全是玉器,看得出这是个专门卖玉的摊位。

在摊位旁边坐了一个年纪约莫三十来岁的胖子摊主,穿了一件脏兮兮的大褂子。

“咦——?!”

何林在看见了那摊主老板后,忍不住发出一声惊疑声:“这不是古玩街口玉器行的张胖子么!”

张胖子本名张学优,也是在古玩一条街上开玉器行的,虽说平日里跟何林家的‘何通宝鉴’没什么交集,但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自然也混了个脸熟。

在古玩街上有不少玉器行,竞争压力极大,所以张胖子店铺平日里生意也是惨淡。

但是他小子平日里倒是心态很好,总是声称他自个儿才是玉器这一块儿里的真正行家好手,其他几个大玉器行也不过只是徒有虚名而已之类的话来聊以自慰。

可实际上古玩一条街真正知根知底儿的人都明白,这张胖子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棒槌!

何林瞄了一眼张胖子的摊位,不可否认,这张胖子摊位上的好东西确实不少。

他又转头一看,这才注意到在人群里头摊位前正蹲了两个人,好像正在挑物件儿呢!

只是周围人实在有点儿多,再加上灯光确实有些暗,何林一时也看不清里头两个人的面貌。

“嗯,我看这玉佩确实不怎么样,先不说这玉佩是真是假,就冲这玉佩上面的这道黑色裂纹来说,这块儿玉就值不了几个钱了。”

蹲着的其中一人掂了掂手里的玉佩,开口说道:

“张老板,你牛也吹得有些过分了吧,还说这玉佩是隋朝物件儿,你咋不说是汉代的呢?”

何林听见这声音后不由得一愣,随即将头一偏,见到王维这时也正朝着自己投来惊诧的目光。

何林眉头微皱:“走,挤进去瞅瞅!”

王维一点头,跟着何林就朝着人堆里面挤了进去。

一挤到摊前, 何林两人一下子就看清了摊位前挑选玉器的两个人身影。

只见其中一个身材清瘦,穿着一身麻布大褂,一手盘着一对儿文玩核桃,一手拿着一块玉佩在手里打量着,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人。

虽然没有看清那人的正脸,但光从那人声音、体型以及嚣张的动作何林跟王维一下子就认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死对头 ——金元坤!

金元坤旁边蹲着的另一个人看样子约莫五十岁左右,从侧面来看,那人身材适中,还戴了一副眼镜,看上去倒是斯斯文文的。

由于灯光昏暗,何林并没能看清旁边那眼镜男的全脸,但是总觉得也有些熟悉,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苏先生,您是簋市玉石圈的大佬,您帮我也掌掌眼??”金元坤说着就将手里的那枚玉佩交给了他身边的那个中年人。

何林眯眼望去,昏暗的环境下他虽然看不清那枚玉佩具体长什么样儿,但是借助异能,他却发现那枚玉佩上发出的金黄色宝光在夜色下也显得格外的醒目!

那枚玉佩分明是件好东西!

“呵呵,既然金掌柜您刚才都这样说了我就不用上手了!您的眼光难道还会出错不成?”

眼镜男罢了罢手,面上堆笑说道:“这玉佩刚才我也看了一下,雕工确实精细,但是也正是因为太过于精细,苏某也不敢妄下结论。”

说完,那姓苏的男子抬手扶了扶眼镜,用手一指玉佩说道:“但如果苏某没有猜错的话,这玉佩上的这条黑线,倒是像做旧时不小心渗进去的蜡!”

古玉做旧的方法很多,其中一种便是用蜡对玉器进行沁染。

苏姓男子说话虽然不像金元坤那样子直白,但是话里话外,暗指金元坤手中那块玉佩是现代工艺做旧品 的意思却也已经是再明显不过。

他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竟是把那块玉佩说得一无是处。

“哈哈哈,张胖子遇上专家傻眼了吧!”

“哎呦,苏专家都说这玉佩不行,那铁定是假货无疑!”

“就是,张胖子,人家玉石鉴定专家苏专家都说不行了,你还忽悠什么隋代玉佩呢?”

一众围观的人也是起哄嬉笑,不难听出,这些人基本都是古玩街附近的人。

听见围观的人起哄,那姓苏的男子也是面上有光,朝着四周人拱手笑了笑,说道:“呵呵,虚名而已,还是承蒙各位圈内人的抬爱。”

何林这时一惊,心中暗道:“难怪我刚才觉得这男的熟悉,原来是苏蒙丰!”

苏蒙丰,在簋市的玉石圈内还算是小有名声,之前参加过不少的玉石鉴赏交流会,也上过相关的玉器类节目。

原来金元坤虽说开了‘金玉阁’这一家古玩店,但他主攻还是青铜器和瓷器,所以反倒是在玉器方面金元坤倒不能算得上是完全的专家。

今天他来逛这天桥鬼市,也是顺道拉上苏蒙丰给他掌掌眼的。

“何哥,那金瘦子还有点手段啊,连苏蒙丰这样的玉石鉴定家都跟他混了?”王维在何林身边低声嘀咕一声。

“哼,今天看来那姓苏的也不过是一个徒有虚名的家伙而已。”何林不屑的低声道。

他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难怪这摊位前会围上这么多人,原来是有苏蒙丰这样的名人在!

“金掌柜,你要是瞧不起我的物件儿,那就去其他摊位看去!”张胖子被众人这样讥嘲,心情很明显不怎么好。

“呵,东西不好还不让别人说了不成?”

金元坤盘着手里一对儿狮子头轻蔑一笑,将手里的玉佩扔回张胖子摊位:“苏专家,既然这里没啥好东西,那咱去其他摊位看看?”

苏蒙丰笑着点了点头,准备起身离去。

“自己眼力劲儿差,也好意思学人出来捡漏,可笑!”

何林故意提高了声调叹了一声,一步就跨到了摊前拿起那枚玉佩问道:“张大哥,这玉佩我来瞧瞧!”

张胖子先是一愣,随即才回过神来:“哟,原来是何家小子啊,你随便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