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闻墨鉴古董,是一种鉴别古董的常用手段,它的原理是这样的

金老取下眼镜,将镜片擦干净,再将眼镜重新戴好。

接着,金老凑到张刚的那幅字旁,仔仔细细的鉴定了一遍。

然后,金老又凑到吕良的那幅字旁,仔细的鉴定了一遍。

最后,他居然把鼻子凑近卷轴的表面,嗅那些写在卷轴上的字。

所有的旁观之人,全都瞠目结舌。

“我的天,金老为什么,要嗅卷轴上的字?他又不是狗!”沈丽娅不解道。

吕良想了想,低声道:“我猜,他应该是在嗅,墨汁的气味。”

“墨汁的气味?”邵伯那双浑浊的老眼,突然射出一缕精光。

他也觉得,吕良的猜测,有些道理。

练过书法的人都知道,刚写好的书法,会有很刺鼻的墨汁气味。

书法作品被保存了几年、几十年之后,这些刺鼻的气味,会慢慢变淡,演变成比较好闻的墨香。

而韩愈是唐朝人,他生活的时代,距今已经有一千二百年了。

他亲手书写的千古名篇——师说,保存至今,是不可能有墨香的。

那些墨汁的气味,早就被挥发干净了。

就在这时,金老结束了嗅墨的动作。他挺直腰背,转过身,对吕良笑道:“小伙子,你很聪明啊。我的确是在嗅,墨汁的气味。”

颜铁军笑道:“你们可能还不知道,金老用来鉴定古董字画的绝技之一,就是嗅墨。他从小就酷爱书法,每天至少要写两千个大字。所以他的鼻子,对墨汁的气味特别敏感。哪怕卷轴上仅存一丝墨香,他也能闻出来。”

闻言,众人叹为观止。

有一个女人,笑道:“金老这一招,闻墨鉴古董,真是让我们长见识了。那位华京的牛未都先生,肯定不会您的这一手绝活。”

闻言,众人齐声附和。

张刚有些不耐烦的问道:“金老,您的绝活,让我佩服。您就直说吧,我和吕良,谁是真迹,谁是赝品?”

金云昌感叹道:“这两幅字,书法的风格,几乎是一模一样,都深得韩愈书法的精髓。所以,我并不能从书法的风格上,断定谁是赝品,谁是真迹。”

“如此说来,那幅赝品,也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了。”颜铁军说道。

“没错。”

金老笑道:“如果将那幅赝品,妥善保存个几十年之后,赝品就完全能够以假乱真了。到那时,就算我还活着,就算我使用了闻墨鉴古董的绝招,也无法鉴别,谁真谁假了。”

众人又是一阵感叹。

有个男人说道:“看来,那个制造赝品的家伙,也是一个大书法家啊。几百年之后,他自己的书法作品,未必不能成为,价值连城的古董。”

很多人点头附和。

但是张刚却说道:“哼,赝品再好,那也是假货。金老,您就别再卖关子了,赶紧宣布鉴定结果吧。”

金老点了点头,用一种有些怜悯的眼神,望着张刚。

“金老,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张刚的心里,突然滋生出了,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张老板,你珍藏的那幅书法上,还残存着一丝墨香。”

此话一出,众人都明白了,有墨香的书法,绝对不可能是真正的古董。

“你的意思是,我的那一幅韩愈的字,是赝品?”张刚满脸惊愕。

金老点了点头。

“这不可能!”张刚怒道:“为了买这幅字,我当初花了一亿。而且,我还请牛未都鉴定过。我买的这幅字,怎么可能是赝品呢?”

“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抓几只苍蝇回来,试一试。”

金老说道:“苍蝇对刺鼻性的气味,非常敏感。就算远在几千米之外,它们也能锁定,那些刺鼻的气味。”

在场之人当中,有两位是某大学生物系的教授。他们纷纷开口,赞同了金老的说法。

“李戡,你出去抓几只苍蝇回来。”颜铁军冲着一个跟班,吩咐道。

几分钟之后,李戡回来了。他的右手,攥成了一个并不是太紧的拳头。

他当着众人的面,松开拳头,几只趴在他掌心上的苍蝇,立刻展翅,全都飞到了张刚的卷轴上。

而吕良的那个卷轴上,没有一只苍蝇光顾。

这下子,所有人都对金老的鉴定结果,信服不已。

保存完好的古字画上,不可能残留着墨汁的气味。

所以,吕良的那一篇师说,才是韩愈的真迹。

而张刚的那一篇师说,是一件非常精美的赝品。

胜负已分,真相也被揭露了出来。吕良心满意足的,将自己的卷轴收好。

就在这时,张刚突然怒骂道:“吗的,一定是牛未都那个王八蛋,伙同那个古董商人,一起做局坑我!”

然后,张刚走到长桌旁,想要把自己买来的那件赝品,撕成粉碎。

不过,他只要一想到,这件赝品是他自己花了一亿,才买来的,他就舍不得撕了。

内心挣扎了好久,张刚踉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张老板,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你的这件赝品非常精美,好歹也能值点钱。”

吕良劝慰道:“若是你撕了它,那你收购它时,花掉的那一亿元,就全都打水漂了。”

这段话,听起来像是劝慰,但其实是吕良,在张刚的心灵伤口上,又捅了一刀!

“阿噗!”

张刚果然被气得,张嘴狂喷了一口老血。

“爸爸,你不要紧吧?”

张威和刘丽,急忙跑过来,安慰刚刚吐过血的张刚,不要再生气了。

“吕良,如果不是你从中作梗,我爸早就把那件赝品卖出去了。”张威低声骂道:“你害的我张家损失了2.5亿,更害的我老爸吐血。这个仇,我一定会找你报的!”

“呵呵,你们卖赝品,还不许我揭穿了?”

吕良不屑的说道:“我要是不揭穿,你爸爸卖的是赝品,那么颜铁军先生,就会被你们骗走2.5亿。”

此话,言之有理,众人纷纷支持吕良,大家一起对张家父子俩,口诛笔伐。

而张威此时,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被吕良抓住了把柄。

他无法狡辩,憋气憋的,都快憋出内伤了。

就在这时,颜铁军走到张威的面前,说道:“张公子,你老爸花一亿元,买到一件赝品,我也对你老爸的遭遇,深表同情。不过,吕良揭穿了你老爸的赝品,实在是有功无关啊。如果你再以此为由,指责吕良,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闻言,张威委屈的很想哭。

这时,张刚也回过神来。他有些惶恐的说道:“颜先生,我以前也不知道,我买的那幅字,是赝品啊。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骗走你的钱。”

张刚的身家和势力,远不如颜铁军。所以他必须向颜铁军,道歉。

若是颜铁军因为赝品之事,而怨恨张刚,那么张刚以后,肯定会被颜铁军,整得很惨。

“老张啊,我知道,你也是一个受害者。”颜铁军拍了拍张刚的肩膀,安慰道。

张刚有些感动,连忙道:“谢谢颜先生,您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好人。”

“你也不要急着感谢我。”

颜铁军话锋一转:“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我们卧龙山庄的规矩,就是不能拿赝品来拍卖。你违规了,所以,请你们出去吧。以后,你们也不能踏入卧龙山庄半步。”

张刚、张威二人,面如死灰。

这二人都没有想到,颜铁军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要将他们父子俩,赶出卧龙山庄!

“颜庄主,我虽然违规了,但那也是无心之过啊。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张刚苦苦哀求。

这卧龙山庄,是龙海市最顶级的,社会名流交往平台。

只要你成为了卧龙山庄的常客,那就证明,你是既有钱、又有社会地位的名流。

若是张刚被颜铁军,赶出了卧龙山庄,那么张刚的名流头衔,就没有了。

就算张刚还有几个亿的身家,那些龙海市的社会名流们,也不会和张刚,继续交往。

“老张啊,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卧龙山庄,想要保持住一流俱乐部的地位,就必须按规矩办事。”

张刚明白了,颜铁军的意思。

此刻,他真想扑倒吕良,吃吕良的肉,喝吕良的血。

但是,张刚又不敢这么做。

因为,吕良及时揭穿了张刚的赝品,这才让颜铁军,避免了2.5亿的巨额损失。

颜铁军欠了吕良,一个很大的人情。

如果张刚当着颜铁军的面,动手殴打吕良,颜铁军肯定不会,轻饶了张刚。

想明白了这些,张刚叹气道:“张威,刘丽,咱们走吧。”

张威在临走之前,双目充血,无比怨毒的,瞪了吕良一眼!

他对吕良,已经起了杀心。

张刚等人走了之后,现场的富豪名流们,主动跟吕良套起了近乎。

“吕先生,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没想到你居然拥有一幅,韩愈的真迹。”

丁总笑道:“那幅韩愈亲笔书写的师说,你打算卖掉吗?”

刚见面的时候,丁总瞧不起吕良,称呼吕良为小吕。

现在,吕良身怀一件国宝。而且他还让颜铁军,避免了2.5亿的巨额损失。

丁总知道,吕良的地位,已经水涨船高了。所以他立即改口,称呼吕良为吕先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