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董市场,小伙通过鉴宝赢了古玩专家,白赚价值40万物件

“是商老,难道那小子手里的白玉蝉不是赝品?”

“商老是谁?很出名吗?”

“不是吧,你连商老都不认识?他叫商天,是东海有名的古玩鉴定师,只知道他没过一段时间,都会来这里转上几圈,很少出手,可一旦出手,必定捡漏,是老鹰级别的买家,外号‘一眼老人’。”

周围的摊贩纷纷议论道。

说话间,商天已经走了过来,只见他精神抖擞,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唐龙手里的白玉蝉。

唐龙随手递了过去,笑道:“当然可以。”

商天接过白玉蝉后,仔细端量了几下,最后脸色一凝道:“我出十万卖给我怎么样?”

十万?

唐龙白了商天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前辈是在开玩笑吗?这可是真品,从雕工上来看,这枚白玉蝉采用的是玉蝉刀法,汉代玉蝉刀法简练,粗犷有力,刀刀见锋,又称‘汉八刀’,蝉形比战国时期薄而大,重视玉料选材,玉色以白为上,表面琢磨得平整洁净,线条挺秀,尖端见锋,锋芒锐利,其边缘像刀切一样,没有崩裂和毛刀出现,尾部的尖锋有扎手的感觉,线条以直线为多,再看这白玉蝉的眼珠,已经跳到了轮廓外,而且尾部的横线足有十二道,绝对是西汉中晚期的珍品,世俗罕见,前辈不觉得十万有点低了吗?”

“这?”

商天老脸一红,干笑道:“呵呵,这样吧,我出一百万,还请小哥能够卖给我。”

“什么?难道这小子说得都是真的?”

“真厉害呀,看他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四五,没想到懂得这么多。”

“哈哈,估计老王头非得后悔死,那可是一百万呀。”

其他摊贩纷纷起哄道。

老王头涨红着脸,脸上满是悔恨。

可做古玩生意就是这样,你能捡漏,别人也能捡你的漏,没什么好怨的,只怪自己眼力不行。

很快,商天便将一百万转给了唐龙。

商天收起白玉蝉,笑道:“老夫商天,多亏圈内朋友抬爱,称我为一眼老人。”

“我叫唐龙,刚来东海不久。”见商天报出了名号,唐龙也只好说出了名字。

不过唐龙看得出,眼前这个商天并不怎么服气。

不管怎么说,商天都是有着‘一眼老人’之上,像一般的古玩,只要扫上一眼就能分辨出真假。

商天扫了一眼老王头的地摊,一脸凝重道:“唐小友,不如咱俩赌上一把,看谁选中的古玩价值给,输得人便将古玩送给对方,你看如何?”

“呵呵,我看不必了。”唐龙笑着拒绝道。

商天轻笑道:“哼,中看不中用,我看你是怕了吧?懦夫!”

“你说什么?”唐龙一脸恼怒道。

商天哼道:“就问你一句,敢还是不敢?如果你下面不带种的话,可以不接受挑战。”

“叮,宿主触发任务,狠狠打一眼老人的脸,证明自己是个男人,是否接受?”

妈的,这不接受都不行呀。

唐龙可是个军人,骨子里就流露着一股不服输的劲,自然不可能是懦夫。

唐龙气笑道:“好,我跟你赌。”

“哎,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呀,商老是谁?他可是古玩一条街的捡漏神人。”

“是呀,一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赢得了商老?”

“切,输了也不丢人,最起码可以出去吹嘘一下。”

一些买家跟摊主都朝唐龙丢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唐龙没有说话,正道:“我不欺负你,你先挑吧?”

“小子,你太狂了,你知道商老的外号是什么吗?”

“商老,狠狠打他的脸,一个外来户也敢这么猖狂。”

一些东海本地人也都纷纷起哄道。

商天也是哼了一声,随手指着摊位上的犀牛角杯说道:“我选那个犀牛角杯。”

“叮,名称:犀牛角杯。”

“年代:明朝正德年间。”

“鉴定方法:杯子表面略带玉质光泽,有几条黑色的裂纹,杯子底部有一块三角形的区域是黑色的,犀牛角杯增酒之香。而用犀牛角杯盛水,角中有药用成分也会溶解在水中。”

“鉴定结果:真品。”

“估值:四十万左右。”

唐龙看了一眼商天挑选的犀牛角杯,很快,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连串的信息。

“是犀牛角杯?这家伙比黄金还贵,素有‘一克牛角,两克金’之称。”

“真不愧是一眼老人,这眼睛还真是毒,看这犀牛角杯少说也有五千多克,应该值三十多万。”

一些买家跟摊贩也都纷纷议论着。

商天随手递了过去,一脸自信的说道:“要不要长长眼?”

唐龙摇头道:“不用了,这相传是将军御马出征,皇帝送行赐酒时,在马上饮用的杯子,因此也叫“马上杯”,估值大概在四十万。”

商天面色一暖,笑道:“嗯,说得不错,接下来该你挑选了。”

想要取胜怕是很难。

唐龙能够认出的古玩,商天同样能够认出,要不然也对不起他‘一眼老人’的名号。

看来也只能在赝品中捡漏了。

就算商天再怎么厉害,也总有疏忽的时候。

像其他的真品,比如说鼻烟壶、翡翠扳指,大都破损严重,价值大大缩水。

“哎,要输了。”

“是呀,这小子输就输在太嚣张了。”

围观的人也都纷纷惋惜起来。

突然,一个黑色的玉蝉出现在眼前,施展透视眼,唐龙一眼就看穿了,原来这玉蝉表层被人吐了一层墨汁。

“我选这个。”唐龙一脸激动的将黑色玉蝉抓了起来。

商天微微皱眉,叹声道:“哎,你输了,这玉蝉是赝品,表层被老王头抹了一层墨汁,从颜色上看,应该是出摊前才抹的。”

一旁的老王头涨红着脸说道:“真不愧是一眼老人,这眼睛还真是毒。”

唐龙哼道:“商老未免也太自信了吧?”

咔。

只见唐龙用力一捏,就见那枚黑色玉蝉表层脱了一层皮,露出了一抹金黄色。

“这是?”商老脸色一变,随后苦笑道:“哎,是老夫输了,这是东晋时期的黄玉蝉,价格还在白玉蝉之上,应该在一百五十万左右。”

唐龙笑道:“承让。”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这玉蝉表层被人镀了一层东西的?”商老不解的问道。

唐龙将黄玉蝉对准太阳,开口解释道:“很简单,因为这黄玉蝉的顶端有对穿眼,小眼里面的颜色就是金色。”

商老一脸豁然道:“原来如此,老夫受教了。”

唐龙呲牙笑了一声,随后接过了商天递来的犀牛角杯,

再看周围人的眼神,除了崇拜还是崇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