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现场丨70人深陷收藏品诈骗陷阱 老人一生积蓄被“干儿子”骗光

“他说他不会骗自己的亲娘,我信了,没想到让他骗走了我毕生积蓄和弟弟的买房钱。”78岁的老人张翠芳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她的“干儿子”谎称能够帮其售卖藏画,却骗走了她一生积蓄。

10月19日,3名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因虚高收藏品价值共诈骗70位老人120余万元,被送上了北京房山法院的刑事审判庭。

男子只比老人孙子大两岁 为骗钱改口叫“妈”

2021年2月9日,78岁的张翠芳来到北京朝阳公安分局十八里店派出所报案,称自己被“儿子”骗走了30万元。

事情还要从2019年9月24日说起,那天她接到一个名叫赵辉男子的电话,询问手中是否有收藏品。“我说我收藏了几张名家的山水画,他就告诉我可以委托销售,与买家私下交易。”张翠芳说,她是在一次拍卖活动中,认识的赵辉。

“以前他给我办过两个单子,我交了2万块钱,但是没成。”张翠芳说,虽然持有怀疑态度,但是这次依然按照约定来到了赵辉所在的公司,她看到四周的玻璃展柜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收藏品,字画、瓷器、古币应有尽有。而赵辉一见到张翠芳便表现得格外热情,一脸的媚笑。

随后赵辉介绍了自己和公司的情况,声称之前卖过很多同一位画家的画,认识不少有实力的买家和收藏家,他们愿意出高价收购。对于张翠芳的藏品,赵辉也只是经过简单的记录,询问了张翠芳的心理预期价位后,二人互相添加了微信,便分开了。

期间,赵辉一直以各种借口拿着东西到张翠芳老人家看望,甚至改口叫了“干妈”。而其实,1997年出生的赵辉只比张翠芳的孙子大2岁。

其实在赵辉甜言蜜语的掩盖之下,黑手已经伸向了老人的腰包。

以“10幅画值1200万”为饵 骗老人交出50万会员费

之后,赵辉告诉张翠芳,称有个买家要以每张120万元的价格收购10幅山水画。

“我这10幅画,一下子就值1200万了!”张翠芳说,期间赵辉不断给其洗脑,说如何用这1200万元帮其塑造一个完美的晚年生活。

可“美梦”还没做两天,赵辉又来电话了称,公司有规定,如果不进行注册会员,就不能帮忙牵线。“只要缴纳50万元一年的会员费,就可以成为会员,这样一来,还能优先为您介绍其他买家资源,长期合作以便创造更多财富。”

可50万元绝非小数目。张翠芳为此愁了好几天,甚至想向弟弟借来买房子的30万元。正在老人犹豫之际,赵辉发来微信,“卖家今天还打电话催,我怕您有压力。我愿意出借20万元积蓄,凑齐会员手续费用。”赵辉保证,会员手续办完后,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和买家签署合同,如果买家不签,钱款双倍返还。

而张翠芳依旧忐忑不安。见状,赵辉再次发来文字劝解:“妈,儿子终于等到这么一个好的时机,我全心投入地去做了,才得到的这个好的结果,莫失良机啊!”

“他说骗谁也不会骗自己的娘,我信了。”张翠芳最终将30万元转给了赵辉,并特意嘱咐,“好好办,你是我的儿子,我放心,可现在不放心的是公司。”

“妈妈,你要放心,咱自己家的事儿,我肯定办得好好的。”赵辉再三承诺之后,便失去了消息。直至因涉嫌诈骗罪被公安机关抓获,张翠芳老人才知道自己被骗。

仨小伙联手骗了70位老人 称“没买家,只为赚提成”

而通过北京警方调查发现,除了张翠芳老人外,还有69名老人被骗,年龄普遍是六旬以上老年人,被骗钱财少则千元,多则数十万。很多被害人,被眼前的利益冲昏了头脑,甚至在没有合同、没有收据,不了解对方公司背景,不知道自己收藏品价值的情况下交付了钱款。

与赵辉一同行骗的还有另外两名男子,分别是1997年的王虎和1999年的谢伟。

据谢伟交代,2020年他中专毕业后来京务工,10月份时候被赵辉邀请到自己的公司担任业务员。

谢伟说,公司主要业务是收藏品的买卖,包括钱币、字画、邮票、书法、瓷器、玉石、粮票还有陨石。赵辉的职务虽然是总经理,但实际上是幕后老板。公司主要以中老年客户为主,业务员负责电话联系,询问客户是否有藏品想要出手,随后将有潜质的客户约至公司,以公司名义与其签订委托销售合同,给出和客户理想价格差不多或略高的价格,填写在合同上。如果成功卖出,业务员会收取8个点的佣金。

“其实根本没有买家,我们也没给客户找买家,就是骗取客户的服务费。”王虎说,他在公司4个月,每次客户来,就先给藏品拍照片,问好客户的心理价位,让客户回去等消息。“一般过了三四天,再给客户回电话说找到买家了,让客户到公司来。”

他描述,整个诈骗过程要遵循的重要原则就是以升值空间为诱饵,然后以服务费、报名取号费、审核费、预付款和拍卖费等各种理由忽悠客户交钱。“我只负责让客户交钱,交到公司的钱,有20%是提成。”王虎说,客户的电话来源都是赵辉提供的。

受审时求轻判 称“真判个十几年这辈子就完了”

2021年10月19日,该案在北京房山法院开庭审理。

检方指控,2019年底至2021年初,赵辉伙同王虎、谢伟,在北京某艺术文化有限公司,编造被害人收藏品经鉴定价值极高、有多人欲高价购买收藏品、能够将收藏品拍卖、上交流会等虚假事由,骗取70余名被害人,共计120余万元。

其中,王虎直接参与实施诈骗数额40余万元,谢伟直接参与实施诈骗数额9万余元。

公诉机关认为,赵辉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欠款,赵辉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王虎诈骗数额巨大,谢伟诈骗数额较大,三人均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在庭审中三人表示认罪认罚,但始终表示对具体数额存疑,称“其中部分钱有我们垫付的,不应该算在数额之内。”

赵辉的辩护人则认为,该案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而非诈骗罪。

检方认为,首先所有钱款均在赵辉控制下,或个人占有使用,或以提成形式发放给谢伟和王虎,这类行为根本不是正常公司运行生产经营行为。其次根据被害人陈述,均反映出赵辉、王虎、谢伟等人以公司为包装,有组织有套路地进行诈骗,通过拨打电话、发送短信的方式向不特定人群寻找有老物件的人员,几人在不具有任何鉴定能力的情况下,捏造被害人藏品价值极高,已有买家有意愿购买的事实,诱使被害人产生其藏品有极高价值的错误认识,从而同意支付钱款,行为模式符合诈骗罪构成要件。几人所在公司自成立以后无任何纳税记录,实则是“皮包公司”,当前诈骗活动均为业务活动,各被告人应当依据其行为承担各自责任,该案并非单位犯罪。

同时检方表示,该案认定数额经过被害人陈述以及合同、交易收据、银行转账记录共同印证得出,并非仅按照被害人陈述与销售合同约定所得,是该案所有数据综合认定的数额。

在最后陈述阶段,赵辉向法官表示,能够从轻处罚,“我们才20出头,如果判了十几年,我们这辈子就毁了。” 此案未当庭宣判。

庭后,赵辉告诉记者,他的公司本来有能力、有实力去组织拍卖和鉴定,自己真的没有那么罪大恶极,只是急于求成而已。“自始至终自己没有想过骗钱,钱就在我私人的地方存着,如果他们要退,我可以全额退款。”

对此,负责该案的北京房山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隋丹向记者透露,至今赵辉仍拒不交代被骗钱款去向。(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实习生 闫语璇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王浩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