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玩街看上一块木头,摊主张口说十万?最终成交价让人意外

古玩街位于云城市中心,在云城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也是连云省最大的古玩交易集散地,吸引五湖四海的古玩爱好者聚集于此。

从早到晚,古玩街人潮不断,络绎不绝,大多数人都是抱着捡漏心态前来淘宝,如果淘到真品,一夜暴富不是梦。

街道两侧店铺林立,数之不尽,能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拥有一家古玩店面,无一不是古董界的资深高手,有钱有势。

当然,由于近些年来古董不断升值,一些小商贩如雨后春笋冒出来,他们没有太多资金购买实体店面,只能退而求其次,摆摊兜售自己的古玩产品。

一来二去,路边摊迅速发展,短短时间形成一定规模。

林枫和朱一龙两人迈进古玩街,立刻行动起来,开始淘宝大业。

想要在古玩街淘宝,并不是一件容易事,没有资深专业知识,很有可能宝贝没淘到,还把自己搭进去,这种情况每天都会上演。

所以说,淘宝也具有一定危险性,不是什么人都能玩的转。

林枫在各大摊位前闲逛,其实他也知道,这里百分之九十九的古董都是假货,真货少之又少,想要在海量的假货中挑出真品,难度可想而知。

花大价钱买到假货的人,比比皆是,所以说,林枫轻易不出手,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绝不会做冤大头。

“疯哥,听说前段时间有人在这里淘到一件品相完好的明代成化斗彩鸡缸杯,拍卖出两个多亿,真的假的?”朱一龙跟在林枫身后问道。

林枫从一个摊位上站起来,拍拍手中灰尘,感叹道:“确有此事,还上了新闻,估计你小子没看到,当时在古玩界引起不小的轰动呢。”

“乖乖啊!那岂不是乌鸦变凤凰,瞬间成为亿万富翁了。”朱一龙咂舌。

林枫呵呵一笑:“没有意外确实如此,但我听小道消息说,那个人第二天就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天啊,不会这么倒霉吧?那岂不是替别人做了嫁衣?”朱一龙大吃一惊,唏嘘不已。

“所以说,宝贝虽好,但也要有保护宝贝的能力,不然只能深受其害。”林枫感叹。

“哎,哎,我说,你们两个到底买不买?不买赶紧走,别影响我做生意。”摊位老板是个中年人,一脸猥琐样,看到林枫和朱一龙挡在摊位前高谈阔论,脸色沉了下来。

林枫眉头一皱,“我们倒是想买,不过,你这些碎石头、破瓦片就别拿出来骗人了,有好东西也别藏着掖着,给我们开开眼。”

林枫就在这条古玩街上班,自然明白其中猫腻,这些摊位老板个个心黑着呢,明面上摆一些垃圾坑人,其实背地里也有好货,只不过他们分辨不出来罢了。

“呦呵,没看出来小兄弟也是同道中人呀,也罢,今天还没开张,就让你们见识我的珍藏。”猥琐摊主眼中一亮,知道碰到行家,肯定糊弄不了,从身后皮包拿出三样物品。

“我跟你们说呀,这几件老东西可是我珍藏几十年的真品,不是看两位器宇不凡,我真舍不得拿出来。”摊主是个老江湖,推销自己古董的同时,也不忘拍了个马屁。

“得了吧老板,你也别忽悠我们,要是真品你会拿到这里卖?我们可是云城大学古玩系毕业的学生,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朱一龙撇嘴,牛气哄哄亮出身份。

其实朱一龙虽然是古玩系的学生,但他不过是去混文凭的,纯属打酱油的角色,没有太多真材实料。

闻言,摊主老板摸着脑袋讪讪一笑,显得有些尴尬,没想到碰到两个云城古玩大学生,知道这单生意估计要黄。

林枫没有说话,开始研究摊主拿出的三样物品,一件是瓷瓶,油彩鲜亮,画工精湛,一件是木质笔筒,木质细腻,做工精致。

摊主说这是海南黄花梨木所制,价值连城。

这两件东西看上去卖相不错,几乎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一般人上当的几率非常大,林枫通过透视眼观察,知道它们都是赝品,以现代工艺加上黑科技高仿而成。

第三件物品是一截木头,半米左右,有成年人手臂粗细,表面有光泽,布满一片片类似鱼鳞状的皮壳,感觉有些年头。

林枫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他竟然看不出是什么木头,启动透视能力一看,发现里面别有天地,有绿光弥漫。

“千年龙鳞竹心!怎么可能?”通过透视眼传回来的信息,林枫心中震惊,难以置信。

如果没有玄门传承的知识,他绝不会知道龙鳞竹心的珍贵之处,医经中记载有一种以气驭针的绝世手法,能治百病,需要的就是龙鳞竹心打造的竹针。

但是,如今龙鳞竹几乎灭绝,更不要说千年以上的龙鳞竹,就算有千年的龙鳞竹也不一定生出竹心。

“这节龙鳞竹必须弄到手才行!有了它,自己的医术才能发挥到极致。”

林枫心中呐喊,表面不露声色,淡淡说道:“老板,这节木头是什么啊?!”

摊主心头一喜,煞有其事介绍道:“这可是好东西,它叫乌木,是我花十万块钱收来的。”

“忽悠,接着忽悠,还乌木,真当小爷是凯子啊!”

林枫不屑撇撇嘴,还没说话,胖子朱一龙先开口了:“不对呀老板,乌木又叫阴沉木,属于炭化木质,表面乌黑,并有细小裂痕,这节木头表面光滑,还有鱼鳞斑,根本不是乌木好不好。”

胖子说的头头是道,他虽然属于打酱油角色,但一些基本理论知识还是懂的,相互对比,一看就知道老板在撒谎。

“呃…这…其实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木头,反正应该很值钱,你们买吗?算你们便宜点,一万块拿走。”摊主丝毫没有被拆穿的尴尬感,依然厚着脸皮推销。

林枫神色自若,不着痕迹说道:“我也不知道木头是什么,看你推销半天不买也不好意思,便宜点我买了。”

摊主老板沉吟片刻,一脸肉痛道:“今天和两位有缘,五千拿走。”

“你怎么不去抢,一截不知是什么的破木头要五千,你也好意思开口,疯哥,我们走吧。”胖子装作愤懑样子,拉着林枫就要离开,这种把戏两人没少干,轻车熟路。

“别呀,价钱好商量,三千,最低三千拿走,就当交个朋友。”摊主急忙叫住两人。

林枫摇头,转身就走。

“两千!”

林枫走出五米。

“一千,不买拉倒。”

林枫走出十米。

“碰到你们算我倒霉,五百拿走,亏本卖给你们。”摊主眼睛通红,仰天长叹,做个生意真难啊,两个年轻人真不好骗啊!

林枫不露声色,掉头回来,装作肉痛扔下五百块,抱着龙鳞竹离开。

“嘿嘿,二货,到头来还不是被我忽悠了,老子花一百块收来,一转手挣四百,还云城大学古玩系学生,我呸!”摊主看到林枫离开,立刻眉开眼笑。

“傻货,有眼不识金镶玉,还好小爷慧眼识珠,不然宝贝蒙尘,难见天日!”林枫心头火热,恨不得立刻劈开龙鳞竹拿出竹心。

朱一龙不明白一块木头而已,用得着这么兴奋吗?疑惑问道:“疯哥,这木头是什么东西?看你激动的都流口水了。”

闻言,林枫擦了擦嘴角,哪里有什么口水,转头嘿嘿笑道:“胖子你又皮痒了吧,连我也敢调侃了。”

“呃,今天星光璀璨,非常适合饮酒赏月,估计小梅在想我了,疯哥你忙,我先撤了。”朱一龙要开溜。

林枫笑喷,这个兄弟也是个极品,睁眼睛说瞎话也到了一定境界,大白天都能整出星光璀璨,笑骂道:“别贫了,跟我去找鲁班。”

“雕刻师鲁大业?找他干什么?”朱一龙一怔,不明所以。

“少废话,赶紧走。”

朱一龙应了一声,开车拉着林枫直奔滨江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