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与妻子置气 投资古董证明能力 欠款1300万 经鉴定全是仿品

广东省佛山市的居民李凤女士,接到了这样一通讨债电话,对方表示李凤女士的欠债还不是个小数,高达一千三百多万,这个数字让李凤女士彻底晕了,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怎么会欠下这么大一笔钱呢?究竟是对方在瞎扯,还是整件事另有隐情?来电话的人自称叫潘冠球,来电话的目的就是催债,听说债务的数目之后,李凤第一反应就是反驳他,很快潘冠球就在电话里头说,这债不是你本人签的,而是你丈夫签的。

李凤的丈夫叫黄健国,夫妻俩在半年前闹了些矛盾,目前正处于分居状态,所以对于丈夫的现状,李凤还真的不大清楚,可是李凤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太可能,因为黄健国在一家国企有稳定工作,他怎么可能欠下这么一大笔钱呢?很快潘冠球说,黄健国最近干了一件大事“倒腾古董”。一听到这个,李凤简直就不敢相信了,丈夫是在供电局上班,怎么欠钱买古董了?

挂断电话之后,李凤虽然不相信,但还是带着怀疑的心情来到了丈夫居住的老房子,可是房门一打开,里边的情形却让李凤瞪大了眼。屋里全部是古董,李凤又惊又怕,难不成丈夫欠下巨债是真的?她赶紧叫黄健国回来了,他表示自己在聚宝堂,一共买了207件古董,交了现金,包括定金是61.5万,赊账是1305万。李凤怎么都想不通,但是很快另外一桩让她崩溃的消息传来了。

南海区人民法院给黄健国发来传票了,原来就是卖黄建国古董的老板,到法院起诉了,让黄健国还钱,本金1300多万,利息还得花2万多。李凤详细地问了黄健国为为何要买这些古董?李凤的觉得这是个买卖古董诈骗局。黄健国表示,一切从他跟李凤闹矛盾开始。当时他心里头挺难过的,而这个时候,一个叫潘冠球的人进入了他的视线。

这个潘冠球严格说起来,其实最早是李凤哥哥的朋友,眼看黄健国夫妻不睦,潘冠球就对黄健国说:你怎么又看李凤的脸呀,你在这厉害给她看看。黄健国一听,觉得似乎有点道理,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工资不高,每月也就五千,怎么才能够干出一番厉害的事业呢?潘冠球又出主意了,他说现在要用脑赚钱,他说自己在做古董生意,这一行获利丰厚。

这么一听,黄健国也心动了,轻松就能赚钱,那自己该上哪进货呀?潘冠球立马就给他做出了推荐。之后黄健国也研究了聚宝堂古玩店,就开设在佛山市的一条著名的古玩商业街上,店主叫梁燕容,开业已有五年了,看上去似乎是比较可靠的。很快黄健国就光顾了聚宝堂,并且在第二次来的时候就下了个大单。他以二十八万的价格买了六只花瓶,不过到现在,黄健国才说,这其实是潘冠球背后指导的。

再后来黄健国就成了聚宝堂的老客户了,经常光顾并且多次都是跟着潘冠球一起来的,潘冠球推荐什么他就买什么,而且价格是越来越豪气。店主也豪气,愿意赊账给黄健国,正因为店主这个举措,才导致他最后不知不觉地拿走了两百多件古董,欠了1300多万,而另外一方面,他之所以敢这么拿,也是潘冠球还做出了另外一个承诺,他称通过他的关系可以找到台湾公司,能帮他卖好价钱。

所以黄健国想到,这边拿古董又不要钱,拿来之后万一能在拍卖公司顺利卖出去那是最好,万一卖不掉自己还可以退货,这不就是完全空手套白狼了吗?可半年之后,黄健国表示说所有的古董在拍卖公司竟然一件都没卖出去。他赶紧就聚宝堂退货,可是老板却一改往日的大方果断拒绝,之后老板甚至就开始催债了。

由于债务数额比较大,法官也是相当重视,于是开展调查,但是让人意外的是,当法官找到潘冠球和梁燕容的时候,他们却说出了另外一番真相。首先是潘冠球表示,自己经常阻止他购买古玩,黄健国与老板谈价格他都不参与。而梁燕容表示,赊账这事绝对不是她自愿的,而是黄健国再三请求的,对于他购买这么多东西,她也表示很担心,但他坚持要买,自己没办法。

就在这时针对梁燕容的起诉,黄健国和李凤夫妇同样采取了法律措施。他们以古董交易无效为由提起了反诉,希望法院撤销交易合同,并且黄健国虽然基本上都是赊账,但还是支付了61.5万的定金,他们要求梁燕容返还定金。针对案件的情况,法院首先对黄健国购买的古董进行了查封保全。

因为这些物品的真伪和数量是审查的重点,接下来黄健国就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把这些古董拿去做了一下鉴定。这些物品用现代科技手段进行检测,利用仪器对物品的材质元素进行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这些物品都是现代的仿品,这个结论客观可信,法院予以采纳。

最终法院根据梁燕容出具的三张欠条合法性进行判决,审核完毕后判决,黄健国夫妇一共要返还梁燕容85余万的物品欠款,而梁燕容则要退还黄健国十万块已付货款。梁燕容对判决表示不服,上诉到了中级人民法院,之后宣布维持原判。梁燕容还是不服,她又向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终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案件至此一锤定音,这桩1300万的古董之争总算是落下了帷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