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回到九零,她用七毛钱在地摊买了手链,事后才知是古玩

很快,一周过去了,文雪每天除了学习就是锻炼,她想练一些防身术。

这天早上文雪刚锻炼回来就接到了程勇的电话,“文雪,有位客人想见你。”对面传来程勇的问话。文雪想着自己也没事,就准备去看看,一般没事程勇不会给她打电话。“好的程叔,我一会就到。”

来到雪玉堂,程勇正陪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老者身边还有两位黑色西装的精壮男子,像是保镖。

程勇看到文雪进来,连忙来到她面前低声的说道:“文雪,就是这位老者要见你。”

文雪微微点头,来到起身的老者面前,“老先生,您要见我?”文雪微笑道。

老者还未说话,只见他从衣袋里掏出一条手链来,文雪有些疑惑,这不是自己花七毛钱买到的吗?

她带着疑问看向程勇,程勇轻轻的摇了摇头。

文雪看到老者轻轻的抚摸着手链,好像在对待最爱的人一般,眼里流露出浓浓的思念和喜悦。

老者看了半天,才压下翻涌的情绪,看着文雪轻声问道:“小姑娘你好,我就是想知道这手链你是哪来的?”

文雪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着老者:“请问您是?”

“小姑娘我没别的意思,这手链是我爱人的,我就想知道它是哪里来的。”老者情绪有些激动的说。

“老爷爷,您确定是您爱人的吗?我是从地摊上买的”文雪压下思绪,冷静的道。

“谢谢你小姑娘。这手链是我已去世的妻子的,当初我从战场回来时,只看到了我的孩子却没找到这条手链。本来我已经快要放弃准备回京都时,上个月在拍卖行正好看到了这条手链。”老者说完已经是热泪盈眶。

文雪也不禁动容起来,她倒不是同情老者,而是老者所说的这些话,跟她之前从手链上看到的画面非常的吻合。

文雪按压下激动的情绪,沉声问道:“您怎么看出来这是您妻子的呢?”

老者收拾好情绪,微笑道:“那是因为这条手链是我自己雕刻的,上面还有我妻子的名字。我雕刻它时每日抚摸,早起熟悉它的样子,所以我才会一眼看见它就能认出来。”

“恩,这手链是我在一个地摊上花七毛钱买的。”文雪太激动了,如果自己真的能这样鉴别古玩……

“谢谢你小姑娘,我是何其生,你叫我何爷爷吧。”老者也就是何其生对着眼前的有礼貌的文雪微微笑道。

“好的,何爷爷。您稍等。”文雪想找程勇说句话,她刚转身往台阶下走去。

“何老,”

文雪猛然一回头,就看到其中一名男子扶着摔倒在地的何其生。

“别动,”文雪害怕随便移动晕倒的人会造成其他伤害,连忙大喊一声。随后来到何其生的面前,将其平躺在地,脉搏微弱,眼睛发白,这应该是情绪大起大落引发的急促心梗,必须马上治疗。

“何老必须马上救治,我会针灸,你们帮我将何老抬到旁边的房间。”文雪着急的说道。

两名男子相互看了一眼,不敢轻易决定。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如果救治不及时可是会出人命的。”文雪看着一动不动的两名男子,有些生气的喊道。

拼了,伸头缩头都是一刀,那就拼一把。

两名男子连忙将何老抬到文雪手指的房间,刚放到床上。“你们赶紧出去准备几样草药,程叔快帮我倒一碗水。”文雪摆放好何其生,将两名保镖支出去,端着程勇倒好的水,就将房间的门关上。

文雪先将灵泉水加入到清水中稀释,随后取过小勺慢慢的喂到何其生的嘴里,喂完水,文雪连忙来到何其生的心口,指挥者身体里那股清凉的气流,梳理着何其生心口的那团黑气,一缕一缕,时间过得很慢,没一会文雪就将那团黑色散开了,但是她觉得自己丹田里的气流有些减少。

嗯,气流减少?

文雪有些惊慌,为什么治病气流会减少?难道用气流治病还会有枯竭的时候?这要是治疗什么重病的,还不得吸干自己身体里的气流。看来还得去找些玉石吸收灵气。好像上次那块极品翡翠里的灵气也没有那手链的几幅画面的灵气来的多呢。自己是否再开一个古玩店?

“小丫头,是你救了我吗?”何其生的问话惊醒了沉思的文雪。

“是的何爷爷,您突然心猝,吓到我们了。”文雪回过神看着何其生道。

何其生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知道文雪说得不错。但是他刚才说的救,可不是只是简单的急救,何其生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的好了,就连心脏也比以前强而有力。何其生看着文雪认真的问道:“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谢谢你救了我,既然咱们有缘,何爷爷想认你做干孙女,可以吗?”

“啊?”文雪愣了一下,连忙说道:“何爷爷,我叫文雪,您不必这样的,救你那是应该的,谁看见了也会帮忙的。”

“爷爷家里只有两个小子,爷爷是真心喜欢你,你又救了爷爷的命,这就是天大的事呢,难道你看不上爷爷吗?”何其生说着说着就强装生气的说。

“没有没有的,那爷爷,我家里还有爸妈和一个哥哥呢,您让我回去问一下可以吗?”文雪看着强横的何其生,有些无奈的说道。

“哎,这怪我怪我,忘了先拜访你的家人。那这样,一会爷爷就跟你回家去吧。”何其生笑着说道。

文雪无奈的点点头“那何爷爷您先歇会,我去找程叔安排一下。”

何其生看着文雪走出房间,脸色有些沉,不说文雪治病的本事,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小丫头,他觉得这是一种缘分,自己从京都来到这里寻找妻子的遗物,再到发病,这找到东西的,和救他的都是同一人这就是天大的缘分。加上家里是两个臭小子,自己早就想要一个乖巧聪明的孙女了。

文雪走出房间跟程叔说了一下情况,程勇就出门安排去了,文雪看着面前那两位男子说道:“两位放心吧,何爷爷没事了。”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抱拳“多谢小姐。”心里松了一口气,这要是老爷子出点什么事,两位少爷还不得……

两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同时打了一个冷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