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拍卖会上,小伙一眼看出古董有问题,却仍然让富少高价购买

拍卖会一结束便要散场,会议厅人来人往的。要在这门口跪下磕头,还大喊十句爸爸!那以后在渭城别说出门了,做人都难啊!

“这家伙是哪来的自信,还真是不怕输啊?”

陈友好真是被这家伙弄服气了。

其实何曲柳还真是有这自信,因为他压根就看不起陈友好这个送外卖的,也不相信你一个送外卖的人会对古董有什么研究。

他自觉自己出身名门,专业过硬。上次输给陈友好后便一直耿耿于怀,心有怀疑。

此刻编了个新宝轩与陈友好合伙骗自己谎言,没把李天昊骗到,反而越想越“合理”,越编越像,把自己给骗过去了。

“怎么样,敢不敢!”何曲柳踏步上前,逼问道。

陈友好先没回答,反而歪头想了想,看向甄老问道:“甄老,你说的那个唐老先生,可靠不可靠啊?”

陈友好相信自己的异术,但裁判这里可不能出问题。

甄老笑了笑,道:“我请的那个朋友叫唐中堂。是国内最出名的鉴宝师。很有名望的,绝对算是鉴宝的权威,这点你不用担心。”

唐中堂?

等会,这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啊!

之前陈友好在新宝轩的老先生卖了几件器物之后,也借机和老先生交换了名讳和号码。只是没想到那老先生来头居然这么大?

新宝轩那个唐老,不就叫唐中堂吗?这么说……刚才何曲柳岂不是把自己和唐中堂一起喷了一遍?

见陈友好还在思索,何曲柳顿时冷笑道:“怎么样,心虚了?我就知道你这个骗子不敢!我告诉你,今天你喊我一声爸爸,我就放过你,否则……”

“我答应了。”陈友好淡淡点头。

何曲柳脸色顿时一僵:“你还真敢答应?”

异术等于外挂,裁判还是自己人!

打比赛的时候开了外挂还收买了裁判,要这样都不敢答应,我都可以一头撞死在豆腐上了!

陈友好淡淡一笑,道:“这次比赛,赌约的执行者就交给李少了。李少,到时候你要做个见证啊!少磕一个头,声音稍微小一点都不能算数的。”

这可真狠啊!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谁怂谁是谁孙子!

陈友好突然放下狠话,反倒令何曲柳吃不准了。

李天昊本来就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此时怎么消停的下来,见状连忙哈哈笑道:“好,今天我就当一回执行人!一定把赌约执行到底。不过话说前头,兄弟要是你输了……”

“千万不用跟我客气,谁敢不履约,你照着死里整!”

陈友好这话说的,虽然语气平淡,但莫名地就让何曲柳打了个寒战。但此时后悔也已经晚了。

此时拍卖会已至中段,工作人员摆上一个子料白玉笔筒,高约十七八厘米,四周雕刻仙鹤、老翁、青松,玉质通透,极为精致。

“接下来的展品,是乾隆年间的一件子料白玉笔筒,采用浮雕手法……”

主持人开始讲解这个笔筒。笔筒既实用、又可作观赏,自古以来深受文人雅士喜爱。

陈友好目光扫去,便见这笔筒绽放出一股浓郁的深黄色光芒。这股光芒的浓郁程度,是此前陈友好所未见过的。

“真是宝贝啊?”陈友好立即定睛望去。

而甄老也是神情肃然,仔仔细细的看着上面的白玉笔筒。

“……这是清朝玉器名家朱永泰早年作品。拍卖底价,一百五十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

待得主持人最后的一句话落下,整片拍卖场顿时一片哗然。

李天昊也感觉出这玉器的不凡来,连忙问道:“陈兄弟,怎么样?这个值得拍吗?”

待得主持人介绍

“陈兄弟,甄老,你们看得怎么样?这个可以拍吗?”李天昊连忙问道。

甄老轻咳一声,刚要说话,却立即被何曲柳所阻。

“李少,咱们说好的。您只问陈友好。再问甄老,就违规了啊!”

李少眉头一挑,当即皱起眉来,暗道这何曲柳怎么这么不识趣!但也没有多说,只是淡淡道:“我当然会遵守规定。陈兄弟,还是你来说说吧。”

陈友好皱眉看着那玉筒好一会,心里却还是没把握,摇头道:“稍等,我再看一会。”

“切,半个屁都蹦不出,原形毕露了吧。”

何曲柳心中一喜,得意洋洋的说道:“众所周知,乾隆年间的玉器向来是代表了清朝玉器的最高水准……而这件玉器,更是周永泰先生的早年作品。虽然远不如周永泰显示的巅峰之作,大禹治水玉山!但也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无论是其艺术价值,还是他的收藏价值都十分之高。我预估,这件玉器用不了两年,价格最起码还会在最终成交价格上上涨三成!”

此言一出,便是连甄老也是微微颔首,显然极为赞同何曲柳的话语。

“我拍了!”薛明听得心中大动,连忙举起牌子,插入了竞拍的环节:“一百八十万!”

说罢,他也不忘讨好一笑,道:“李少,别误会,别误会!我这纯粹就是为了赌约,您等会如果看上了这笔筒,我在原价卖给你就是!”

听到这句话,李天昊的脸色才好看了些。

然后他扭头一拍陈友好的肩膀,说道:“兄弟,我感觉你这回可是真的凉凉了啊!”

说着,他突然靠近一些,低声道:“我说哥们,没你这么实在吧。就算说不出点东西,随便编点词糊弄一下人行不行,最起码等会还能扯皮。你这一句话不说的,等会还真打算跪下喊爸爸啊!”

此时的场面高下立判,李天昊倒是好心想要帮陈友好一把。

只是陈友好却始终皱着眉头,心里依旧徘徊难决。连一边的甄隽云也紧张兮兮的,脑袋四处乱转,滴溜溜地眼睛仔细在会议室门口盯着,也不知在想什么。

甄老歪着头,打趣道:“怎么,这会看到贼光没?”

“看是看到了,但总感觉有些不太对。”陈友好皱眉说道。

陈友好是真觉得不对劲!

面前这个子料白玉笔筒,确实是散发这浓郁的光芒。但和以往陈友好所见的古玩却有些不同!

因为这光芒,有缺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