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唐家请来古玩专家,一露面竟是他,阔少:这小瘪三懂个屁

九号包间。

段朋不屑一笑,十万对他来说就是毛毛雨,毫不犹豫就是按了下去。

“九号包间报价一百零四万,一百零四万一次。”

此刻。

唐依依眉头一皱,虽然这点钱对她唐家小姐来说不算什么,但这么往上加也不是一回事啊。

“这九号干嘛的啊,我出一万他跟一万,我出十万他跟十万。”唐依依脸上闪过一丝郁闷。

转瞬间,十二号包间又加了十万。

“十二号包间出价一百一十四万,一百一十四万一次!”主持人的声音猛地兴奋了起来。

这拍卖品的价格能卖到定价的一倍,那拿的提成就高了啊。

一旁。

顾风眉头已经皱起来了。

一百二十万是他的底线,超过这个价格就已经是亏了,而现在看样子九号包间和十二号包间似乎是势在必得啊。

“我直接加二十万,不信他们还跟。”唐依依颇有些赌气的按了20。

“八号包间出价一百三十四万,一百三十四万一次!”主持人一声大吼。

十二号包间内。

一个大胖子眉头皱的死死的,“这搞鸡毛啊,这玩意九十万就封顶了,给熬到一百三十万了,疯了啊。”

大胖子暗骂了一声晦气,按了罢拍键。

而刚开始的一些人,在叫价到九十万过后就全部罢拍了。所以此时屏幕上剩下的,也就八号和九号了。

“嘿,臭娘们,跟我斗啊,老子不怕你。”段朋蹲在沙发上,手里遥控器狠狠一按,赫然是二十万。

“九号包间出价一百五十四万,一百五十四万,八号包间,请问是否还出价,一百五十四万一次。”

“这……”

唐依依有点慌了。

“远叔,我刚才是不是冲动了?”唐依依可怜巴巴的问道。

“小姐,说不定八号也喜欢呢,不过依照我看啊,这价格有点过分了。”远叔也是拿不到注意。

他虽然不是唐家人,但却是服务唐家的,这再跟下去肯定是亏大了啊。

不过这话远叔可不会说,于是眼珠子一转,就看向了顾风。

“顾先生,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

顾风闻言一愣,迎来的就是远叔平淡的眼神。心里微微一突,原来这家伙是拿自己当挡箭牌啊,他是怕扫了唐依依的兴,才故意让自己来。

“这看唐小姐是否喜欢了,而且老人家过大寿可不是钱能比拟的。”

“顾先生说的有道理。”唐依依立刻笑了,毫不犹豫按下了十万。

九号包间。

“好得很,一百六十四万买这一副破字!”段朋兴奋的跳了起来。

“八号包间包间一百六十四万,一百六十四万一次,一百六十四万两次,一百六十四万三次。”

主持人一锤定音。

“八号包间的贵客,恭喜你们拍卖成功,拍卖品五分钟后将由我们负责人亲自送到包间,请到时候验收。”

一道声音从门口的通话设置响起。

“远叔,成功了哦。”唐依依拍了拍手心。

“小姐果然厉害。”远叔乐呵呵一笑。

而顾风耸了耸肩,得,自己是被遗忘干净了。

五分钟不到。

包间门打开,一个身穿西装的老人走了进来,他身旁则是两个工作人员,其中一个工作人员手里正放着一个托盘。

“贵客,你们拍卖的福寿双帖已经送达了,鄙人是天龙拍卖会鉴宝师,你们中有相关的业内人士么?”老人鞠躬笑道,可见职业素养非常强。

闻声,顾风立刻紧了紧领子,虽然存在感低,但好歹也是应邀而来,到了自己出面的时候了。

“这就不必了,天龙拍卖会我们信得过。”远叔笑着摆了摆手。

正蠢蠢欲动的顾风眉头一皱,不过也没说话,只是内心微末的苦笑了一下。

“哎呦喂,唐依依。我来看看啊,这花了超出竞拍价一百万,就买两个字帖的冤大头是你啊。”

门口,段朋眼中憋着一股子坏水,还有一丝得意,插着兜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唐依依一见段朋,声音带着一丝冷意,“段朋,闭上你的嘴巴,东西在于意义不在于价格,我喜欢就是了。”

“是是是,你喜欢就是了,你还真的是口味重啊,什么东西都敢往嘴里塞,也不嫌脏。”段朋咬牙看着唐依依,而脏自然是看向了角落的顾风。

顾风暗暗缩了缩肩,背锅啊背锅……

“段朋,你过分了啊。”唐依依听到这话,脸色也是黑了下来,这大小姐失态的样子可是很少见。

“哼。”

段朋冷冷一笑,“我知道你要干嘛,你买这个是为了给老爷子贺寿嘛,不过你说老爷子知道你花了三倍的冤枉钱拿下两个破字贴,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呢?”

这话一出,唐依依柳眉微簇,唐门是大家,家训便是富而仁,勤而俭。

眼看着唐依依面色犯难,远叔立刻站了出来。

“小姐,不用担心,我们这可不是浪费,毕竟我们是请了专家来的,这是专家给的价格,老爷子不会怪你的。”

“专家?”段朋眼睛一眯。

而旁边本来就打算这么过去的顾风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就黑了。

“好你个老东西,我就说请我过来怎么啥事都不用干,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啊……”顾风嘴角抽了抽。

“唐依依,你还请专家了啊,在哪呢?”段朋叉着腰桀骜的看着四周。

“在这。”

顾风冷着脸走了出来。

“嗯?”

段朋一愣,下一秒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你?哎,唐依依,这人不是你的对象?”

“顾先生?”

唐依依反应过来,看着顾风脸色不好看,急忙就要劝住他。

而这时,顾风已经走到了那老人面前。

“小先生,你也是古玩字画一道的?”天龙拍卖会的鉴宝师问道。

“他就一个小瘪三,懂个屁。”段朋嘲讽道。

“九珍阁,顾风。”

顾风摸了摸鼻子,双手抱拳。

“哦?”

鉴宝师突然面色疑惑,“敢问顾沧海?”

“我父亲。”顾风不卑不亢的说道。

话音落下,鉴宝师哈哈一笑。这顾沧海在云川古玩行业里算是小有名声,所以鉴宝师也给面子。

“原来是九珍阁顾小少爷,鄙人王海,幸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