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禄生:我经历的古董拍卖那些事儿

我经历的古董拍卖那些事儿(一)

◆ ◆ ◆

文 |石禄生

古诗云:“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作为一名痴迷于古玩的收藏者,套用这句话,我心里深有感触:一入“藏圈”深似海,从此“贪念”是路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早年一路走来,我创办过不少企业,也赚过不少钱。

毋庸置疑,追逐利润,是创业者该有的目标与态度。关键是,衡量一个商业家是否合格,要看他能不能始终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保持头脑清醒,不利欲熏心。

我进入收藏圈子的时间,跟创办企业几乎是同步的,迄今为止将近三十年。

我不敢说自己道德完美,但一边办企业,一边搞收藏,的确让我得以始终远离不必要的“贪念”。原因很简单:玩包浆的人(编者按:包浆是收藏术语),对金钱与物质没有过多的欲望。

在各种各样的古玩艺术品中,潜藏着另一个世界,使人愉悦,使人精神充实。舍此以外,我只要抱着平常心办企业,凭本分赚钱,就是极大的满足了。

至于企业赚多赚少,都不会太困扰我,更不会因此起非分的“贪念”。因此可以说,收藏塑造了我的人格,对此我引以为傲。

在多年的收藏生涯中,我经历过的国内外艺术品公开拍卖,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期间我的收获也多:除了举牌竞买一些东西以免空手而回,拍卖会本身也会给我带来一些感触。

▲福建品藏文化厦门馆

记得在2005年左右,有一次周末秋拍,我从福建远赴北京举牌竞拍,以两百二十万元的价格拍得一幅古字画。

这一次的经历,令我终生难忘:竞拍过程本身并无特别之处;真正的故事,发生在竞拍结束后的拍品交割过程。

根据拍卖价格,我持银联卡去拍卖行的财务处交费,然后提取拍品。我清楚地记得,我带的银联卡里,存款金额是三百多万,绝无可能更多。

所以当拍卖行的财务人员把刷卡单据推到我跟前让我签字确认时,我只需要看清楚刷卡金额的起始数字是不是22就可以了,根本没有必要去留意后面有多少位有效的0。

▲福建品藏文化厦门馆

确实,我的卡里不存在两千万,无需担心会不会被多刷了一个0。就这样,我扫了一眼刷卡单据上的起始金额数字22,就飞快地签字了事了。

交完款后,我按正常的拍卖交割程序,提走了拍买的字画。由于赶着回到福建参加第二天的周一工作例会,我乘坐当天下午的航班回到了厦门。

但就在航班落地厦门,我第一时间打开手机时,意识到了一个不寻常的“严重”问题:刚打开的手机,接连收到了十多条滞后短信,提示有一个区号为010的北京座机号码,在我飞行期间,疯狂拨打我的手机。

紧接着,又收到一个陌生手机号码给我发来的短信,读完之后我才明白怎么回事:

原来,拨打我的手机未果,最后又用自己的手机发短信给我的人,是拍卖行负责拍卖登记的工作人员,一位年轻的姑娘。

她告诉我,由于她的失误,把我竞拍的古字画最终成交价格,登记成220000.00,即二十二万元,比真实的成交价格少了一个有效的0;而只负责按登记表收款的拍卖行财务人员,根本不清楚其中的蹊跷,只管“照方抓药”收钱,导致我的刷卡金额少了一个有效的0,即我只交付给了拍卖行二十二万元,而不是正式的拍卖价格两百二十万元。

我赶紧掏出刷卡回单查看,果然如那位姑娘所说,我只刷了二十二万的消费金额。

也就是说,我少交了198万元。问题是,我已经如愿把拍买得来的字画带回厦门了。

一时之间,我的思维空间被各种想法充斥。第一个想法是:“我赚大发了。”第二个想法是:“按照拍卖及拍品交割规则,我似乎可以不补交这笔高达一百九十八万的费用。”

但第二个念头转瞬即逝,紧接着是第三个想法:“不管拍卖规则怎么定,这笔钱我还是要补交。”

原因很简单:首先我也是拍卖行的常客,不能坏了自己的信誉;其次那个姑娘只是个普通的工作人员,打工的,她造成的过失并不会转化成拍卖行的损失,她要背负赔付责任;再有,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该有的“贪念”一定要去除。

第四个想法随之而来:至于什么时候补交这笔拍卖款项,我得过了明天再说。说实话,周末两天时间,我飞去北京参加拍卖,然后再赶回来,这一来一回连轴转,疲惫之极。

但现实容不得我慢条斯理。我正思忖呢,电话打过来了,是那个姑娘。我接通电话,那头传来她万分忐忑、惊慌失措、同时又极度期待“奇迹”发生的口吻:“石先生、石总、石老师,我是拍卖行的登记员,我叫XXX…..”

那位姑娘,几乎刚说完两句话,就在电话里哭起来了。我安抚她,让她慢慢说,并让她相信,我不会挂掉电话玩失踪。

于是,在姑娘哭泣的诉说中,我了解到了一个对她来说迫在眉睫的“严重”问题:根据她与拍卖行签订的入职合同(她刚刚大学毕业,入职时间不到三个月),因为工作失误,造成拍卖行经济损失的,拍卖行无条件开除主要责任人(即使挽回了损失也不再留用),并要求其全额赔偿损失。

就在姑娘打通我的电话之前,拍卖行管理层已经臭骂了她一下午,各种侮辱性的语言问候有加,公司高层已经放话:她必须先行走人。赔偿问题,让律师出面向她追讨。

我虽然跟这位闯祸的姑娘素昧平生,但了解到她即将面临的严重个人后果,我当即决定,马上再复飞北京。因为,我不忍想象这位姑娘将要遭遇的打击:

她的职场人生才刚刚开始,如果追讨不回这笔对她来说相当于天文数字的拍卖款,她的大半辈子恐怕都难以翻身;即便我马上转账给她,她也要被开除,于她而言这将是一段灰暗的人生经历,从此断无可能立足拍卖行业。

▲福建品藏文化厦门馆

那一刻,我想到了我的女儿。按当时的时间推测,再过十年左右,我的女儿就要走上工作岗位。如果有一天,她初入职场时,也遭遇类似的工作失误与打击,她该怎么办?

这种联想一旦产生,便再难以抑制住思绪,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使命感:我要拯救这位素味平生的姑娘,彷佛这样做将来一定会给我的女儿带来福报似的。

我再次飞到北京并赶到拍卖行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由于发生如此重大的财务失误事件,拍卖行管理层和所有的工作人员无一人下班;当然另一方面他们也都在等我。

我事先在电话中告知那位姑娘,让她转告拍卖行管理层,我可以无条件补交款项,但前提是,他们必须等我,并答应我一个非经济方面的条件。

见到拍卖行管理层以及那位马大哈姑娘后,前者诚恳地向我表示感谢;后者除了向我表达感激之情外,几乎都要失语了。

看得出来,她的内心还是万分忐忑的:毕竟我的补交款还没有转账到位,随时可能生变,这是其一;其二,她心里已经百分之百肯定,自己是必定要被开除的。

我无意绕太多圈子,便直截了当地向拍卖行管理层表达了来意:我可以马上安排补交拍卖款,但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不能开除那位姑娘,也不能过多问责;并且要立字据盖章确认。

听完我开出的条件,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很意外,他们本来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我可能会提出减少支付款额度的要求,对此他们也是做好了准备要同意的,只是尽量要争取减少损失罢了。

事情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拍卖行管理层一致同意并落实了我的条件,并再三向我保证,既然那位姑娘这么有善缘,必能为拍卖行吸引更多的优质买家客户前来,所以要重用她。

▲福建品藏文化厦门馆

当然我也毫不犹豫地兑现了自己的诺言,爽快地补交了款项。事情得到了皆大欢喜的解决。从那以后,我也被这家拍卖行列为了优质客户。我想,这也算是我的一大收获吧。

朱柏庐《朱子治家格言》说:“施惠无念,受恩莫忘。”意思是说,帮助了别人不要念念不忘,受了别人的恩情却不能忘记。

我想,我和那位姑娘都做到了,即我“施惠无念“,她”受恩莫忘“。

后来有那么几年时间,这位姑娘逢年过节总会给我发祝福或问候短信,并每每不忘向我表达感激之情。

对此,我深感欣慰。但实事求是地说,我从来没想过要她知恩图报:我从不主动联系她,更不会主动跟她提起此事。再后来,她跟我也就失去了联系。

但我始终记得这件事,不是因为我念念不忘对她的所谓“恩情“,而是这件事也温暖了我自己的内心世界。

如果说施人点滴会有福报的话,那么内心的满足就是我的福报。我等”玩包浆”的收藏者,不就是图个精神充实么?

我的朋友许先生当年全程陪同我参加了这次拍卖会,每每他跟我聊起这件事,都很感慨:当年拍卖业在中国内地尚处于发展初期,拍卖交割流程比较简易,各种技术监控手段也落后,拍卖管理工作高度依赖人工操作,所以才会发生如此“低级”的失误,而那位姑娘的前程也差点毁于一旦。

相比之下,如今的拍卖业都已经高度规范化了,竞拍艺术品也更加方便,这也是我们这些收藏者的福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