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精美的永乐宫廷佛像在保利香港拍卖

朱棣成为永乐皇帝以后也极力推崇佛教,当时他在宫廷内,设立了佛作,专造御用佛像。永乐时期的铜佛造像,浇铸洁净无暇,优美光亮,铸金技艺十分高超,造像体形丰满,袈裟衣褶优美。保利香港2017年秋拍中这一场永乐佛像专场共拍卖11尊永乐宫廷佛像,小四现在介绍其中9件。

明永乐 铜鎏金大威德金刚

尺寸 高20cm 估价 HKD  50,000,000-70,000,000

本尊造像之富丽精美,可谓带有永乐款铭文之鎏金造像之翘楚。现存金铜立像中,迄今无可与之相较之独身大威德金刚参考例,唯一可以相较之作品,当属西藏博物馆所藏一件明永乐铜鎏金大威德金刚坛城。坛城高82cm,被设计成可开合的莲花,八瓣莲花内壁和外壁分别铸有高浮雕和浅浮雕造像。莲花下的缠枝花中又衬托出四尊圆雕供养菩萨,花瓣合拢后上盖一华盖,铜鎏金大威德金刚即隐入其中。全器构思巧妙,技艺精湛绝伦。坛城中间的铜鎏金大威德金刚与本尊明永乐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型相同,是本件作品的缩小版,两者相较,一大一小,皆极为华丽。

大威德金刚是藏传佛教无上瑜伽续部的重要本尊之一,被认为是文殊菩萨的忿怒相化身,备受藏传佛教各派和信徒的信奉,尤其是被格鲁派尊为该派三大本尊之一加以供奉,其地位非同一般。在藏传佛教中,大威德金刚被称之为「vjigs byed」,原为「作怖」、「能怖」之意,即以威猛凶暴的姿势慑伏一切魔障。历史上,汉文尚有大威德、威罗瓦、作怖金刚、能怖金刚等不同译法。

按藏传佛教经典和现存造像来看,大威德金刚造型众多,既有一面二臂的单尊造型、也有多面多臂多足的繁复造型。目前存世较为常见的多为主尊九面、三十四臂、十六足且怀抱明妃的形象,而本尊造像却为罕见的未抱明妃,单尊出现的独雄形象。

本尊怖畏九头,代表九种镇压阎王的契经。三目,意为千里眼,无所不见。居中牛头,表阎罗王,长两水牛角,表示两真二谛;右三头,象争着愤怒、权势、安静三德能;左三头,表示清净、死亡、愤怒;居中再上为红头,象征是吃人夜叉,名“参怖”;最高一头为黄色,呈现文殊本像,象征着慈善和平。除最上的菩萨面头戴珠宝花冠外,其余八面都戴五骷髅冠(护法装)。水牛脸和两个牛角,代表幻身与明光的教法,这是密续教法的精髓。九面代表佛陀的九类教法。

三十四臂,各手均持有法器,主臂胸前各持钺刀和颅碗,其余各手呈扇形伸向身体两侧;右手由上而下分别持:高扬、白筒、杵、勾刀、标枪、月斧、剑、箭、勾刀、棒、人骨杖、法轮、金刚杵、椎、匕首、手鼓;左手自上而下分别持:象皮、天王头、藤牌、鲜左腿、长绳、弓、人肠、铃、鲜左臂、丧布、三尖矛、炉、颅器、人左臂、军旗、黑布。

十六条腿,压阎王十六面铁城,亦象征十六空相。右八腿屈,压八天王,象征物为男人、水牛、黄牛、鹿、蛇、狗、绵羊及狐,表示是八成就;左八腿伸,压八女明王,象征物为鹫、枭、鸦、鹦鹉、鹰、鸭、公鸡及雁表示八自在清净。

本尊造型纷繁复杂,令人眼花缭乱,其中每一种造型和法器、甚至是色彩都赋有特定的宗教含义,例如主面牛头象征降服阎王,头部最上一面菩萨善相为文殊菩萨像,寓意大威德金刚为文殊菩萨的化身,额间所开第三眼象征观三时等等,不一而足,充分体现出藏传佛教艺术极强的象征性特点。

明朝在封大宝、大乘法王时,正是公元15世纪初宗喀巴大师创建格鲁派(黄教)初期,明成祖注意到了这个后起教派的潜在号召力,曾于1408年和1413年先后两次派专使至藏迎请大师进京。当时宗喀巴在西藏正忙于建寺传教,不便脱身,便派其得意弟子释迦也失(即释迦意希,1352-1435)前往南京。永乐十三年(1415年)4月,明成祖封释迦也失为「灌顶弘善西天佛子大国师」,并赐印诰。至宣德九年(1434年),宣德皇帝在北京封他为「万行妙明真如上胜清净般若弘照普应辅国显教至善大慈法王西天正觉如来自在大圆通佛」,简称「大慈法王」。

本尊明永乐御制铜鎏金大威德金刚或称为怖畏金刚,是文殊菩萨的愤怒化身,为末法时期的护法神,立于铭刻有「大明永乐年施」款的双层莲座上,全身赤裸,共有九个头,怒目瞠视每个方位,正面主要的牛头,现狰狞恐怖相,怒发如火焰般冲天,牛头最上层为代表智慧的文殊菩萨,34臂持着各式各样的降魔法器,主尊双肩和圆腹之间卷蛇缠绕,身披人头组成的璎珞,16足踩踏死神阎魔以及排成四列造型殊异的鸟兽恶魔,以此威吓之势来摧毁对于死亡的恐惧以及充满无明的愚痴。大威德金刚铸造极为繁复精细,比例适切,空间安排完美,体内嵌有装藏物,并以薄板封存,隐藏在身后卷蛇下方,为目前所见永乐时期唯一一件单独铸造的鎏金铜大威德像。

本尊明永乐御制铜鎏金大威德金刚超越一般复杂的永乐宫廷雕塑,绝对是一件天才级大师的旷世绝作。造像铜质细腻,鎏金纯厚,装饰华丽,工艺精美。造型繁缛,结构复杂,比例合度,舒展自然,气韵生动,尤其是威猛的气势、生命的活力和宗教的空灵令人叹为观止,充分体现出汉藏文化的融合和明初日益强大的实力。此件大威德金铜金刚造像即体现出明代永乐宫廷藏传佛教艺术流派的显著特点:鎏金纯厚、华丽大气、比例精准、造型繁而不乱,至今未见能超越此尊造像者。

明永乐 铜鎏金吉祥喜金刚

尺寸 高21.3cm 估价 HKD  25,000,000-35,000,000

喜金刚是密宗无上瑜伽部母续尊奉的重要本尊,也是萨迦派道果修法尊奉的主要本尊。藏语称为「杰巴多杰」,又被叫作「饮血金刚」或「欢喜佛」,「欢喜」的更深意思是通过修行所获得的大自在、大自由和大解脱,也就是真正的身心合一的大欢喜境界。传说欢喜金刚是大自在天之长子,是一个象征残害世界的大荒之神;而明妃则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之躯,以救世渡难为本,以其拥抱吸其荒神之大恶之源,镇压受摄邪恶和邪欲,以其达到自在欢喜,所以也称其为「欢喜天」。

此尊为八面十六臂双身形象,八面各有三目,头皆戴花冠,表情欣喜欢快。握持嘎巴拉碗的吉祥喜金刚像,于文献上刻有永乐年款者仅见三尊,西藏拉萨二尊,江孜一尊(参见Ulrich von Schroeder,2001,P.1258-9.347C-F)。造型华丽、细节精致细腻、做工栩栩如生的动态处理,使这尊喜金刚成为永乐宫廷造像中的佼佼者。此喜金刚造像乃精心制作的绝世精品,嘎巴拉碗内动物的身形清晰可辨,包括狮、猫、诵经僧侣、单峰骆驼、马、牛、驴。主尊的中央双手交握嘎巴拉碗,同时拥抱无我佛母,碗内盛有立姿大象与持转法轮印的僧侣。这尊喜金刚双身像,佛父与佛母亲密相拥,身躯右倾呈战斗立姿,环形手臂构成完美的扇形结构。喜金刚与亲密相拥的伴偶,两者于身体裸露处配有骷髅项串与人头项链。他们面容神情丰富,据说当双唇开启时会射出震动山谷的宇宙原音「吽」。佛母名为「无我母」,是智慧的化身,她的左手持嘎巴拉碗,钩住佛父的颈部,右手高持金刚钺刀。台座上被踩踏的四位魔剎,是死亡的化身,表示降服邪恶和无明,他们于胸口处撑住主尊的身体。下为覆式莲花座,上下缘皆饰联珠纹,莲瓣细长饱满,圆润美观,制作规整。喜金刚是萨迦派重要的守护圣尊,如此重要的作品当时定是用来献给萨迦的上师或寺庙而铸造。

明永乐 铜鎏金胜乐金刚

尺寸 高21cm 估价 HKD  22,000,000-28,000,000

胜乐金刚还有胜乐金刚、胜乐王佛、胜乐王佛和六十二佛等不同汉译名称。在藏传佛教图像志中,胜乐金刚造型丰富,常见造型多为一面二臂、一面四臂或四面十二臂造型。此尊即为四面十二臂造型,头戴五颅冠,髻顶由摩尼宝庄严,发髻前饰羯磨杵;髻上半月,表喜乐无尽,并不断增长。四头分别代表息灾、增益、敬爱、降服四德;每面各具三目,表三世智,能看三界及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每一面刻划出略微不同的半忿怒表情,即寂忿相,表示依照瑜伽行者不同的需求而示现不同的证悟方式。身着天衣,以虎皮为裙,项挂五十骷髅謦,是象征五十个梵文字母,同时也表示圆满具足所有的佛教教理。主臂二手以吽迦罗印,左持铃,右持杵,拥抱金刚亥母,表示方便、智慧交运。明妃右腿盘绕于主尊腰间,左手捧嘎巴拉碗,左手持钺刀。胜乐佛父其余诸手伸向两侧,各持象皮、嘎巴拉碗、斧、钺刀、三股戟、金刚索及人首等物。右腿直伸,足踏大自在天神;左腿微曲,脚踩大自在天妃的心上。表示降伏忿怒、贪欲、外道及众生的我执而得成就。二尊皆以五骷髅冠、骨饰、五十干湿人头璎珞作严饰,佛父以寂忿相凝视佛母,双运相立于般若烈焰之中,表现出和合而无欲的极高境界。佛母双腿各踩一外道,下为莲花宝座,台座较高,为束腰仰覆莲座,中部饰仰覆莲瓣一周,莲瓣饱满有力,十分精美。

此件胜乐金刚造像造型优美,除佩戴的头冠、宝缯、耳环、项链、手镯、臂钏、脚镯和璎珞等珠宝饰物外,裸露全身,充分展示出人体的艺术魅力。细部的处理展现工匠卓越的专注力佛父的最上双手扬举象皮披风,摆动悬垂于主尊身后,此乃象征摧毁内心的无明与愚痴。艺术家通过胜乐金刚面部、尤其是双眼和唇部微妙、夸张的神情的渲染,和明妃环绕主尊颈部的左手、环绕腰部右脚等姿势的刻画,着力营造出胜乐金刚及其明妃达到智悲合一时,物我两忘的极乐状态,极具艺术感染力。不仅如此,造像表面光彩流溢、华美而不奢侈的鎏金,造型精美、简洁,散发出一种高雅、华美和神秘的氛围。

明永乐 铜鎏金转轮王自在观音

尺寸 高18.4cm 估价 HKD  6,500,000-8,500,000

此尊铜鎏金观世音菩萨一面二臂,作正观音形。尊像方面阔额,嘴角上挑,修眉细目,寂静慈祥。头戴宝冠,缯带束发,双垂耳埵,顶严化佛。袒上身,披帛带,下着裙裳,周身佩饰璎珞、手镯、臂钏、脚镯等。上体略呈三折枝势,右舒游戏坐姿。左腿横盘,右腿支起,左手撑于左腿后,右手抚于右膝,为水月观音典型的造型样式,即所谓转轮王坐。通常称此造型者为「自在观音」,也名「世间尊观音」,汉地命名习惯可称为水月观音。

这件姿态优雅的观世音菩萨,可能是所有永乐宫廷造像中神态最为优美,最能得观音大自在神态的一种造型。观音菩萨面相祥和,上体略呈三折枝势,左腿横盘,右腿支起,左手撑于左腿后,右手抚于右膝,身姿微向左倾。给人以一种自在、放松的神态,这是一种充满着永恒慈悲的形象。优雅摆动的身躯配戴着宝饰,显现出皇室尊贵的身形与相状。

菩萨头戴花冠,正面中央花瓣根部又各出一枝花瓣向两侧伸展,形成月牙形状,为当时造像常见的花冠样式;头顶束高发髻,发髻由发辫编成,呈塔状高耸,前后清晰可见横向分布的辫状编发,髻顶安摩尼宝珠,余发则结成两条发辫分垂于左右两肩;两耳侧各有一条缯带呈U字形翻卷,耳下垂大耳珰。面形宽大,眉如弯月,双目低垂,鼻直适中,双唇微启,具有中原汉人明显特征,雅致的眼睛与嘴唇表现出悲悯的神情,此处鲜活精致的细部彩绘丰富了向下凝视的宁静神情。宽肩细腰,躯体结构匀称,造型端庄大方,具有藏式造像鲜明特点。上身胸前挂项圈和长链,项圈下又坠U字形连珠式璎珞;下身着长裙,衣纹表现十分特殊,这也是本尊造像最为经典的地方,大腿处可见双连珠线表现的波状衣纹,连珠线之间高浮雕雕饰凸起的小花瓣,小腿处有一道连珠线镶饰的宽大衣缘,衣缘上刻画缠枝莲。腰间束有宝带,腰带下亦坠满一圈U字形连珠式璎珞。全身披大帔帛,帔帛披覆双肩下垂,绕过手臂飘垂于身后;手臂、腕和足部饰有花形钏镯。身下是双层束腰式莲花座,造型周正,做工讲究。莲座上下边缘装饰连珠纹,前后满施莲花瓣,莲瓣细长饱满,上下对称分布,头部饰有卷草纹。宝座正前方刻款位置有磨损,隐约可看到本尊造像的原刻款:「大明永乐年施」款。封底原装,底板上錾刻有「计重乙(壹)分,珠心,珠十三立(粒)」,从錾刻文字可以了解到此尊造像装藏的大致内容。

十三世纪时,藏传佛教传入内地,为元朝皇帝所崇信。明朝继续扶植藏传佛教,但一改元朝专奉萨迦派的作法,实施多封众建,而宫廷造像则作为颁赐的定例品,由御用监佛作承造。永乐宫廷造像风格上乃以印、藏模式为原形,有机融入汉地传统审美意趣,表现为高度融合的艺术特征,并以铜质细腻,鎏金纯厚,装饰华丽,工艺精良著称。恰如此尊观音造像之所表现:其衣纹使转自然,灵动流畅;裙裾花纹繁缛,铸造精工;腹部肌肤质感生动,富有弹性;整体气度兼备宗教神圣气韵与皇家王者气派,堪称精品。

明永乐 铜鎏金舞菩萨 (一对)

尺寸 高16.7cm;高16.8cm 估价 HKD  5,500,000-7,500,000

本对菩萨独特罕见,头戴花冠,耳侧缯带翻卷,面形方正,面容端庄秀雅,神态宁静慈和。上身袒露,下身着长裙,衣褶流畅自然,胸前及腰间饰连珠式璎珞,手足处有钏镯装饰,周身长条帔帛,灵活生动的帔帛向两端自然飘垂,至腿部向上翻卷,富律动感。菩萨舞动的动作相同并左右对称,均为单腿站立,另一腿凌空横曲,一手搭腰,一手上举,躯体呈三折枝式,舞姿优美。如此身姿动作亦见于著名的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上,其主尊之下的随侍菩萨在莲座上起舞,单足而立并虔诚地高举盛满供品的祭盘,售于佳士得香港,2014年11月26日,编号3001,可见当时宫中是有一定的制式及轨制去设计当前的菩萨动作。

此对舞菩萨相信是如来主尊的胁侍菩萨,在佛前展现曼妙舞姿、以乐舞娱神的热闹场面,常描绘于敦煌壁画之上,当时唐代因净土宗思想的盛行,经变图中常以缤纷的乐舞来表现佛国的欢欣无忧及无上庄严,有多达二十人以上的乐部编制及一整排舞者一起跳舞。最有名的莫过于莫高窟第220窟北壁药师经变中的大型舞乐队,依著《佛说药师如来本愿经》而绘画,描述东方净土世界的情景,七佛前的舞者肩上披着彩带,轻柔摆荡,尤其左方舞者姿态与本造像的动作形态十分相似。

造像足下为单层圆形覆莲座,座上方刻「大明永乐年施」六字款,莲瓣尖长圆润,瓣尖下方的连珠纹之间更饰有连绵不断的卷草纹浮雕,更富装饰性。

明永乐 铜鎏金文殊菩萨

尺寸 高19.4cm 估价 HKD  4,500,000-5,500,000

廷制作的藏式佛像约始于永乐六年,此尊文殊菩萨造像即为永乐宫廷佳作。菩萨面相慈祥,微含笑意,头戴弯月形宝冠,装饰华美,雍容华贵。双耳挂大耳珰,项戴缨络项链,肩搭披帛,质地轻薄,衣纹流畅,如行云流水。袒露上身,下身着裙。身向右微倾,脐窝深陷,表现出肌肉的弹性。双手置胸前,各持莲花,左肩莲花上生经荚,右肩莲花生宝剑。剑与经书代表力量与智慧,其利剑能斩断无明、去除我执。双足结跏趺坐在双层莲花座上,莲瓣优美饱满,莲瓣尖端上卷成花蕊状。台座上从左至右刻「大明永乐年施」楷书款识,字体极为秀劲流畅,为所见永乐宫廷造像中款识至精之作。

整体造型精美,比例匀称,动态舒展,线条流畅,金色饱满悦目,富丽堂皇,代表了明代佛像的最高水平,具有极高的艺术性,是典型的明代永乐宫廷制作的标准造像。同类永乐作品在公私收藏机构中均有所见,其中一例载于《金铜佛造像图录》,鸿禧美术馆,台北,1993年,编号53;另见北京保利,2013年12月5日,编号6531,以超过港币1100万成交,成绩斐然,与本作品身姿、款识相同,可资参考。

文殊菩萨乃是极其特殊的佛教尊神,显密各宗有不同的文殊菩萨法相,共计数十种之多。文殊经常高居显宗八大菩萨的首席尊神,特别是在般若经典盛行的大乘早期。文殊象征般若智能,修行者必须通过智能修行关卡始能成佛;因此在大乘佛教里,文殊菩萨成为佛部的最高位阶菩萨,常与普贤侍佛左右。

明永乐 铜鎏金绿度母

尺寸 高19cm 估价 HKD  4,500,000-5,500,000

本尊绿度母身姿修长,体态婀娜,富于女性之柔美风韵。其圆润的面庞微微右倾,双目温蓄地俯视,一双细眉舒展于饱满的额上,窄挺的鼻尖下,樱唇微微上扬。其头戴五叶宝冠,冠叶细小,冠沿垂下流苏式璎珞,富丽华美。度母束发高髻,发缕丝丝可见,双耳后方宝缯飘扬,饱满的耳垂下系着圆形耳铛,耳后两侧细长的发束从双肩垂落。其胸前与腰间系有华丽的璎珞坠饰,手臂、手腕与脚踝佩带手镯、臂钏与踝饰。其细长的帛带自双肩垂下,轻绕于手臂,衣纹褶皱流畅自然。

绿度母右手展开,掌心向外,结与愿印;左手拇指与无名指相捻,结说法印,双手轻捻两支莲茎,生出两朵莲花挺立在度母两侧。绿度母呈右舒坐之姿,由莲座中央生出一支小莲座,托起右足,下承仰覆莲座,莲瓣细长而饱满,座上下缘饰以连珠纹,座面上阴刻六字楷书「大明永乐年施」,封底阴刻十字金刚杵。

明永乐 铜鎏金弥勒菩萨

尺寸 高21cm 估价 HKD  4,000,000-5,000,000

此尊造像表现出明代宫廷造像优雅的美学修养和高超的艺术水平,其面容慈悲,端凝下视,垂眸含笑,发髻高挽,顶缀髻宝,五叶宝冠精美而不繁乱,耳后缯带优扬飘起,圆形团花大耳铛垂落肩头。双手施转法轮印,各牵花枝,枝茎绕经双臂,贴身体外侧至肩头开敷,右肩头花蕊中置宝瓶,树叶在花蕊下方弯曲支撑,如同供桌的三弯腿,充满想象力和造型特点,与同时期的尼泊尔造像夸张、繁缛的风气完全不同,展示了高贵内敛的审美趣味。

精美的项链和璎珞挂于胸前,天衣从两肩侧飘然而下,如有微风吹拂,顺臂而走,落至双腿,再起绕臂,垂落身后座上,线条如流水般自然天成,在宫廷艺术家的手里,仿佛用上最柔软最有弹性的材料在随形造物,挥洒自如,铸造技术一流。菩萨上身袒露,下着长裙,腰系宝带,裙褶如波纹在全跏趺坐的两腿上随意散开,密集生动。莲座是标准的永乐样式,上下沿施细密精细的连珠纹,莲瓣饱满,看似每瓣一样,其实在弧度和角度方面都有变化,座面上刻有「大明永乐年施」款。底板为平整黄铜片,上刻有十字交杵纹,此造像的艺术水平是永宣造像中难得的精品。

明永乐 铜鎏金无量寿佛

尺寸 高19.4cm 估价 HKD  2,800,000-3,800,000

整像一面二臂,作菩萨装束,头戴五叶宝冠,上作葫芦形发髻,双手作禅定印,手心托甘露钵,全身饰珍宝璎珞,天衣自腕曲折飘下。莲座上自左至右阴刻「大明永乐年施」楷书款识。整体造型优美,比例匀称,为永乐造像中难得一见之佳作。

永乐宫廷铸造站立姿造像并不多见,最为重要的当属青海博物馆和法国巴黎塞尔努奇博物馆(Musée Cernuschi)所藏两尊大尺寸带有「大明永乐年施」款的铜鎏金观音菩萨立像。这两尊造像体格硕大,工艺精湛,震烁古今。此外,香港苏富比2006年秋推出的《佛华普照—Speelman收藏重要明初鎏金铜佛》专场封面作品明永乐铜鎏金释迦牟尼立像仅见唯一。此尊无量寿佛属于永乐造像中较小型的作品,同样题材罕有。同类作品可见佳士得香港,2015年6月3日,编号3009,以高达港币25,880,000成交,两尊永乐造像身量尺寸相仿,风格类同。本尊在面部表情方面的处理更显精巧,更完整地体现出明初铸造工艺的精湛。无量寿佛即阿弥陀佛,为西方极乐净土世界的教主,以无尽愿力誓渡一切众生,不舍悲愿,以无量光明照独行者,业障重罪皆可消减,凡持其名号者,生前获佛护佑,消除一切灾祸业苦;死后更可化生其极乐净土,得享一切安乐,法力强大。无量寿佛是能满足现世众生对于寿命绵长的追求,又能接引善良众生死后超脱轮回之苦,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因此,千余年来以无量寿佛为题材的单尊造像作品不计其数。

本尊其装饰繁缛,工艺精细,铜质细密,为典型的永乐宫廷造像。明代宫廷造像融合汉藏两种风格,风格纯熟,造型完美,材质优良,雕工精细,雍容华贵,流光溢彩,具有宗教、历史、艺术和科学多方面的价值。它见证了明代汉藏民族之间深度的文化艺术交流,同时也体现了明代藏式佛像和宫廷艺术的最高成就,代表了冶炼和铸造技术的高度发展水平,甚具收藏价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