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鉴定中六大错误观点之三 以“不可能”为鉴定标准的错误观点

张玉昌|文

(三)以“不可能”为鉴定标准的错误观点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诞生文明的国家之一,有近5000年的历史。中华民族以不屈不挠的顽强意志和勇于探索的聪明才智,谱写了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创造了同期世界历史上极其灿烂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

万里长城、大运河、明清故宫以及多姿多彩的各种出土文物,无不反映出高超的生产技术;在思想文化、科学技术领域产生了无数杰出的人物,创造出无比博大、深厚的功绩,包括指南针、造纸术、火药和印刷术这四大发明在内的无数科技成就,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

虽然我们的祖先,在历史上创造出许多艺术品,它们因各种客观原因沉淀遗留民间。但在文物鉴定方面,一些人至今还墨守成规,对陆续在民间出现的不寻常文物,都以“不可能”为鉴定标准,全部否定。客观的讲,现在社会上确实出现很多文物赝品,但不能因此就把10亿件民间藏品全盘否定吧?

在此重申作者观点:“虽然民间不可能遍地国宝,但也不可能没有国宝。”希望大家都能以客观公正的态度善待民藏, 正如国家文物局刘玉珠局长所说:“还有大量的文物被民间收藏, 它们也是我国文物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中外考古史上,也经常出现一些奇怪的文物,根本不像是古代遗留下来,反而让人感觉更像是穿越之物,天外来客。连参与发掘的专家都大呼惊奇,无法解释。为此,作者特举四个中国考古事例说明如下:

1、穿越之物—战国水晶杯

在《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中,规定64件国宝此后永久不准出国展览。位列14位的是战国时期水晶杯。

战国时期 水晶杯 杭州半山镇石塘村战国墓出土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1990年杭州半山镇石塘村战国墓出土一只水晶杯,高15.4厘米,敞口,斜壁,圆底,圈足外撇。素面无纹饰,透明,器表经抛光处理,器中部和底部有海绵体状自然结晶。此杯是用优质天然水晶制成的实用器皿,国内罕见,其制作技巧和工艺水平令人惊叹。

这只二千年前又极具现代工艺造型的战国水晶杯,被收藏界戏称为“穿越之物”,如果不是出土于战国墓地,它会被现在的专家认可吗?

2、二千年前的魔镜—西汉透光镜

在上海博物馆收藏有一件非常逆天怪异的文物—西汉“见日之光”透光镜,被西方誉为“魔镜”。大家都知道铜镜在古代是被用于梳妆用的,但这件西汉透光镜就与众不同,能在阳光或者平行光照射时,可以呈现镜背面的纹饰与铭文,效果恰似光线从铜镜透过一般。非常的诡异,而这种透光的原理在历史上一直是个谜。

西汉 “见日之光”透光铜镜 直径7.4厘米,净重约50克 上海博物馆藏

透光镜有“见日之光、天下大明”八字铭文,是中国铸镜工艺上的一项杰出创造,充分体现了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此镜制作工艺技术极为高超,可惜的是这样的技术到了宋代以后就无故失传了。

铜镜神奇的透光功能,让当时的专家们感到了惊叹,这种黑科技原理居然出现在二千年的汉代,这似乎不太令人相信,但是事实就出现在眼前。如果让现在的专家以“不可能”为鉴定标准,会把透光镜鉴定为赝品吗?

3、一千多年前的高科技产品—唐代香囊

1970年10月5日,陕西省西安市南郊何家村,省公安厅下属的某收容所,在兴建房屋挖地基时,施工队在距地表0.8米深处,挖出了一个高65厘米、腹部直径60厘米的大陶瓮。由此揭开了轰动世界的“何家村窖藏”惊世发现。

唐代 葡萄花鸟纹金银香囊 何家村窖藏出土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其中有一件唐代匠人发明的现代“高科技”产品—葡萄花鸟纹金银香囊。香囊外径4.6厘米,内部的金香盂直径2.8厘米。香囊外壁以白银制成,通体镂空,呈圆球状,内部的“香盂”则以黄金制成。球体还能分成上下两部分,上下球体之间,一侧以钩链相勾合,一侧以活轴相套合。

香囊设计精巧,不论外部球体如何转动,中间的“香盂”总是保持平衡,里面的香料也不会撒在外边,是唐代匠人发明的一件现代“高科技”产品。据专家介绍,唐代香囊中的持平装置完全符合陀螺仪原理,这一原理在欧美是近代才发明并广泛应用于航空、航海领域,而中国最晚在1200年前的唐王朝时就已掌握了此项原理。

在此之前,曾有文献记载,杨贵妃被勒死后,唐玄宗非常想念。他从四川回来,专门命高力士一定把杨贵妃的尸体找到。高力士在马嵬坡发现了杨贵妃的尸体,他回来后对唐玄宗说,尸体朽坏了,“唯香囊犹在”。

一般常识认为,香囊就是个丝织的香包,怎么还没有坏呢?从何家村窖藏出土才知道,杨贵妃的香囊原为金银所制,再次颠覆了人们的传统认知。在此之前,类似这种东西也出过。考古界将它们称之为“袖珍熏球”。后来法门寺中也出土了两件,唐人在埋藏的物账上点明这叫香囊。

这个香囊也被收藏界戏称为“穿越之物”,无论从对香囊一般认知上讲,还是从制作工艺上论。这个具有现代陀螺仪原理的唐代“高科技”产品,如果不是从何家村窖藏出土,而是来自民间,现在的专家敢认吗?

4、天外来客—“三星堆”出土文物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被发现,出土上千件稀世之宝,轰动世界,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英国《独立报》撰文说三星堆的发现“比有名的中国兵马俑更要非同凡响。”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

虽然早在1929年春,三星堆玉石坑就被月亮湾农民燕道诚祖孙三人,在离家不远的林盘地沟边发现。但真正使三星堆名扬四海的,还是1986年7~9月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的发现,两坑上千件国宝重器的出土,震惊了世界。

在考古界的精心发掘和考证下,面积近4平方公里,有东、西、南三面城墙的古城出现了,震惊海内外的三星堆古文化自此得以重见天日。

三星堆部分出土文物照片

三星堆遗址文化距今4800~2800年,延续时间近2000年,即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延续至商末周初。同时,三星堆两座大型商代祭祀坑出土了金、铜、玉、石、陶、贝、骨等珍贵文物近千件,其中最让人吃惊的是金杖、铜人头像和青铜神树。然而,三星堆文化的起源、消失的原因、出土的器具,以及所发现的文字和图画都有着难以解释的谜团。

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文物,不但震惊全球,而且彻底颠覆了人们的三观,让人难以相信这些文物的真实性。如果不是国家发掘出土,现在的专家会以“不可能”为标准,把它们鉴定为臆造品吗?

综上所述,一些专家切不可以个人狭隘的认知,以“不可能”为鉴定标准,去评断历史的未知。在历史的长河里一切皆有可能,还有无数的谜团等待着人们去破解?在浩瀚的历史面前,我们永远是小学生。

友情提醒:目前各种文物仿造技术已非常成熟,赝品早已大量出现,请注意鉴别。

请看下篇:对文物鉴定中六大错误观点的分析之四

推荐阅读

对文物鉴定中六大错误观点的分析之二

以“无同类馆藏品”为鉴定标准的错误观点

对文物鉴定中六大错误观点的分析之一

以“数量论”为鉴定标准的错误观点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十五

从蛮子营47件窖藏,谈民藏汝瓷

对汝窑六大错误理论的分析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十四

从黑山头捡的金属牌,竟是国宝《元代忽必烈圣旨金牌》

观木闻香赏崖柏之五 崖柏发展前景分析

观木闻香赏崖柏之三 崖柏鉴赏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十一

偶然发现的一块压豆腐的石板,竟然是国宝《爨宝子碑》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九

农民喂鸡用的陶盆,竟是六千年国宝“陶鹰鼎”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五

农民从红薯窖挖出一青釉小洗,从此揭开了汝窑遗址的千古之谜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三

从废品站捡回的镇国之宝“中国”二字,最早出自这件“何尊”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一

令人震惊金鱼村民一锄头下去,竟然挖出个南宋瓷器大窖藏

揭开陶瓷史上千古之谜?“北宋官窑”可能在鲁山段店

高古瓷是一座被政策封存的金矿

北方最大的民窑系磁州窑瓷器鉴赏

马刚 一个从中国诗歌和象棋之乡走出来的油画家

钱绍武先生是无锡“名门望族”钱家中唯一的艺术家

范曾先生最敬佩的艺术大师是谁?就是钱绍武先生

作者简介

张玉昌

艺条微信公众号创始人,资深艺术品投资人,中国文物学会会员,中国古陶瓷学会会员,深圳文交所艺术顾问,现任豫记文化艺术院院长。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涉足收藏,亲历了中国收藏界和艺术品市场兴起发展的整个过程。在对高古陶瓷、古代石雕、翡翠玉石、名家字画、崖柏等收藏实战中,感悟至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