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收藏家正确的方向,在哪里?

进入古玩行业,因理念不同,搞收藏的方式就变成了五花八门。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才是最正确的,其实抛开现象看本质,收藏就是一个爬山的过程,站在山底、山中和山顶所看到的风景,会完全不一样。

就拿圈内最常见的片片帮、国宝帮以及真精稀圈子,来说一下现状吧。平时很少写国宝帮,因为实在受不了某些毫无文化水平,一碰到观点不同张口就骂的低端赝品玩家。

但今天我要说的是:国宝帮,一点都不可怕!而搞收藏如果一直沉浸在“老普残”的怪圈里出不来,那就彻底没救了。

可以批发的“国宝”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从国宝帮这个阶段过来的,有谁敢说自己从来没买过赝品,一出手就是国宝,还得到圈内认可的?我记得自己以前也花350元淘来一件钧窑,以为捡到了什么大漏,到处兜售,还被拍卖公司骗过。

等眼力水平上来了,不用别人提醒,我就知道自己闹了个大笑话,有则改之,心想以后坚决不在同一个地方跌倒。

搞收藏必须要交学费,不交够了是出不了师的,被骗怕了我又进入第二个阶段。从“整个市场都是宝贝”进入到“整个市场都是假货,民间收藏家都是国宝帮”的思维里。

这无疑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也是收藏道路上避免不了的“心理门槛”。

直到我参加了一次“民间南宋官窑研讨大会”,当时我看了很多前来参会的藏品,大多都是一眼假,便在心里下了一个定论:“又是国宝帮自娱自乐!”

谁曾想大会开始后,出现了好几件精品修内司官窑,那品质、那酥润的光泽,在千百件赝品里鹤立鸡群,我终于体会到了那种“惊艳”的感觉,也终于明白民间还是有高手存在的。

一旦突破了自己的心理障碍,水平便会突飞猛进,此时在我眼中,便会区分哪些人是“顽固国宝帮”,哪些人是“预备国宝帮”。

“顽固国宝帮”的特点,大同小异:过度自信、负能量爆棚、脏话连篇、喜欢扣帽子、常识都不具备却一拿出“国宝”就是几十上百件。

曾看到一位老藏友自称:“历史上著名的瓷器收藏家,古代是乾隆皇帝,现代就是我。”然后拿出来东西一看,成套的钧窑花盆,五颜六色的汴京官窑,化学金水的描金御窑,还有什么“宋徽宗御制”、“御赐万贵妃专用”、“大元国至正三年”等等,在地摊上都排不上号的那种赝品。

和这类人交流,你不能说一丁点反驳的话,否则就会面临无休无止的谩骂和骚扰。因为他们虽然看着年纪大,但心理年龄和三岁小孩一般,你得哄着,使劲夸他们,夸到他们自以为天下第一就行了。

其实他们是很可爱的,甚至可以说对社会做出了贡献,正是因为他们的“盲目”,才促进了工艺品市场的繁荣,为国家贡献了GDP。人活一世,已经很幸苦了,就让他们活在自己的梦里吧,戳穿太残酷了!

而“预备国宝帮”,则是古玩收藏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到达这个阶段,如何去选择,不夸张地说将会直接影响自己下半生的收获。

有些人花了太多的金钱,却因为眼力不济收藏了一屋子假货,心理承受不了便会转变为“顽固国宝帮”,开始自欺欺人。有些人及时醒悟,只要年轻不自负,自然而然地就会走出国宝帮阶段,开始真正进入追寻真精稀的圈子,一步步往上爬。

而最无奈的,是有些人再也没有勇气更进一步,变成了片片帮,在“老普残”(老货普品残器)的怪圈里自得其乐。说句不中听的,既然选择了收藏这个行业,如果只沉浸在“老普残”里,那么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出息。

几乎所有的古代文物都有一个规律:在历史上非常值钱的古董,现在仍然很值钱,而历史上那些不值钱的古董,现在还是不值钱。

像青铜器、汝窑、成化斗彩之类的,一旦拍出几个亿,立马就有人叫嚣:“这是假拍,洗钱。”可你不知道的是,这些“重器”,在古代被制造出来就有皇室贵胄、达官显宦愿意一掷千金去求购,它们值这个价钱!

而当代书画、清三代瓷器拍到上亿,那才叫炒作,这是因为高古的文物受法律限制,资金被迫流向近现代品种。

南宋初建时,宋高宗赵构贵为皇帝,也在心心念念地去仿制北宋汝窑,结果终南宋一朝都没仿制出来。后来专家统计出所谓的“汝窑还剩67件半”,全都是清代宫廷旧藏的文物。90年代清凉寺村发现遗址后,整个村子都搬迁了出去,遗址受到严格保护。多种原因才造就了汝窑的价值连城。

寥若晨星的珍稀文物谁不喜欢?纵然民间可能会有汝窑的存在,但也绝不可能是“烂大街”的存在,否则价值就会大打折扣,马未都说过“民间汝窑可能还有百十件”,这个数据比较中肯,谁不想找到一件?

就算不用金钱衡量,你是愿意收藏温润如玉的官窑,还是收藏老百姓日用的粗瓷呢?有人拒绝真精稀的理由很简单:“假货泛滥,能力资金不够,没胆子收藏,遍地都是国宝帮,怎么敢玩!”

道理没错,要是还心存一个观念,带上几百块钱去地摊买到国宝捡大漏,那么肯定就会掉坑里出不来。但一直沉迷于破瓷烂片当中,一辈子就只能做个古玩贩子,还是最底层的那种,连樊家井卖假货的都比不上。

高屋建瓴,精品放在家里又养眼又能保值升值,而老普残放在家里就会很糟心,为了那几十几百块的利润,绞尽脑汁,到头来说是玩收藏,其实就是“捡破烂”。

我们常说“从小玩起”,并不是说卡在第一步就不敢前进了。老普残是打基础经验的,后面还要慢慢升级。从普货到民窑精品、晚清民国官窑、高古瓷、大名头重器等等,纵然很少有人能走到最后一步,但手上没件圈内认可的官窑,能叫收藏家吗?

国宝帮的圈子属于自娱自乐,老普残的圈子属于“菜鸡互啄”,但民间的精品圈子、拍卖圈子你想要进去,必须要有拿得出手的好藏品,人家“看货不看人”,宁藏精品一件不藏普品一堆,这才叫收藏。

怎样去找寻真正的精品呢,先别想着怎么赚钱吧,不付出巨大的成本,妄想靠捡漏“晋级”在如今是基本不可能的。收藏,首先是心静、名利心淡泊之人的修身养性之道,当你能依靠出色的学识被精品圈接纳(实力),当你能不靠专家凭个人本事淘到真货(眼力),甚至说当你在欧美淘到明清瓷,在日本淘到高古玉的时候(财力),到时候不用刻意追求,你已经是圈内能说得上话的收藏家了。

追求名利请往他处,贪多求广勿入藏门!一开始就想赚大钱,却没有任何人脉经验的藏友,从来没听说过他们真的赚到了钱,相反,那些潜心研究,在残酷的竞争里一路杀出来的民间高手,才能获得应有的财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