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副价值千万的古董画让众专家震惊不已,小伙:这是赝品

郑岚见到吴月,迫不及待的想跟她分享这几天遇到的事情。

尤其是她听唐会长说,于飞在玉石展会上大显神威的事情,越发的对这个男人崇拜了。

“小岚,你又在夸张了。”

吴月遮脸轻笑两声,拍了拍郑岚的肩膀说道。

郑岚是吴月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年轻人,也是吴月最好的闺蜜。

吴月前些年在一次请教郑教授问题的时候,认识了郑岚,两个热爱古董的女人自然就结识成了好朋友。

“真的,这个男人非常的年轻,也就和我差不多大的样子。”

“而且他今天可是拿到了吴叔叔亲自发出的金色邀请函,吴叔叔指名今天要见他一面呢。”

郑岚将这几天关于于飞的惊人事迹描述了出来。

在古玩市场一眼认出铜如意,发现了前一阵子热度如日中天的刻字黄金,还配合她和郑教授获得了黄金上重要的历史文献。

吴月越听越惊讶,甚至感觉郑岚在讲故事给他听了,一个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这么多令人惊讶的事情。

这绝对不会是巧合。

“一会儿倒是要看看这么传奇的人物是不是长了三只眼睛。”

吴月心中有些期待的说道

此时寿宴算是正式开始了,原本安静的会场变得吵闹起来。

每个人都在利用这个宝贵的机会结交可能会用的上的人脉。

商人们开始互相交换起名片来,一些客套话也是张嘴就来。

于飞随便找了一个离高台不近不远的位置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吃吃喝喝一段时间后,宴会的主人公,吴天刚在一群保镖的簇拥下,进去了会场。

整个会场都下意识的安静了下来。

吴天刚也是如此,上台说了几句没有营养的官方话,随后找到一群老头子所在的位置,笑呵呵的走了过去。

那一片区域无一不是老专家和老教授,周围的人也非常知趣,没有人去那边找麻烦。

这一场宴会的目的好像很纯粹,没有什么仪式,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商业目的,吴天刚似乎也只是想好好的跟这些老头子聚一聚。

开始一段时间后,一些人开始陆陆续续的去给吴天刚敬酒和送礼。

张凯的父亲张德盯着那边盯了好久,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带着一副卷轴走了过去。

“祝贺吴老先生七十大寿,这是小弟张德送的一点小礼物,唐黑虎的真迹,一副梅花,不成敬意。”

“什么?唐黑虎的真迹!”

吴天刚刚想让保镖想刚才那样把礼物收起来,却忽然反应了过来,缓缓朝着张德走了过去。

各位专家教授也听说居然有人送出一副唐黑虎的真迹,立马眼睛瞪得溜圆,跟着一起走了过来。

唐黑虎的梅花,如果是真迹的话,至少价值几千万。

如此价格的礼物,居然说送就送。

周围人看到张德手中拿着的卷轴,无不都倒吸一口凉气。

吴天刚却不在意这个,在他眼中几千万只是小钱,而唐黑虎的真迹所存在的艺术价值是无价的。

而且在市场上,虽说唐黑虎的真迹梅花也有几千万的明码标价,但是就和黄翠一样,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几位专家走过来鉴定起来,每个人看完了都无不暗暗咋舌。

这明显是一副真作啊,谁看都觉得没有瑕疵。

张德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了。

他们家的公司早就在玉石行业里难以生存了,毕竟竞争太激烈,如果有别的渠道可以保证收入的话,危险就会降低很多。

他早就有进入古玩行业的想法,所以一开始也是把张凯放到了拍卖行里面工作,让他多接触一点古董。

而就在前几天,他在地摊上发现了一副唐黑虎的真迹,居然只卖两百万。

虽然张德别的古董不在行,但是唯一喜欢的就是唐黑虎的画,这画在他看来绝对是一件真迹。

早就听闻吴天刚对于古董十分痴迷,如果自己送出这幅价值几千万的真迹。

那以后进入古玩行业经商之路,必然是一帆风顺。

正当张德还在臆想以后的计划,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这幅画,是假的。”

发声人正是在一旁不远处的于飞。

这一声引起了附近一大批人的注视。

于飞刚刚吃东西的时候,看了一眼张德递过去的画。

这幅画上面连最低等级的红色光芒都没有,也就是几千块钱都不值。

估计也就值个一百来块,根本没有几千万。

如果是别人的话他也就懒得管这一档子闲事。

但是这是张凯他们家送出的寿礼,张凯找了自己不少的麻烦,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他。

再说了,如果这几千万的礼物成立,那自己价值百万的黄翠可就一点也不起眼了。

“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张德回过头,用冰冷的目光望向于飞。

“我当然知道,这东西不值几千万,最多也就一百多块钱。”

于飞摆摆手说道。

张凯此时拍桌而起,指着于飞大骂道:“有病吧,你以为我家的礼物随便砍价吗,还一刀999。”

“这位小兄弟,还望你给一个说法。”

吴天刚面色也有些不满。

这么多专家包括他自己都鉴定这幅画是个真迹,而现在居然被当众打了脸。

“很简单。”

于飞迈着步子走了过去,轻轻的拿过图画,随后在三分之一的位置撕开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小口。

“你干嘛!”

张德刚想把画抢过来,忽然也愣在了原地。

因为小口子的损坏处,里面居然是崭新的纸张,画画的纸张通常很厚,所以赝品只有外面被进行了做旧处理。

当时也不会有人特意撕开画辨认真假,如果是真的恐怕价格也会大打折扣。

这个口子上还有一行小字。

诡影手制作。

“原来是诡影手的赝品,怪不得我们这几个老家伙都打眼了。”

郑教授惊呼道。

吴天刚用震惊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少年。

诡影手的赝品几乎是整个古玩市场的灾难,看上去跟真品没有一丝两样,很多教授都打了眼。

由于行内的规矩,做赝品必须要留下“生门”,也就是瑕疵。

诡影手留下的瑕疵通常都在古玩的内部,谁也不可能为了鉴定真伪去破坏古玩。

而这个年轻人居然看出来了!

“老吴,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位,发现了刻字黄金的年轻人。”

郑教授指了指于飞说道。

“好啊,真是英雄出少年。”

吴天刚笑着拍了拍于飞的肩膀,眼中的赞赏之意不言而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