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外卖小哥进古玩城,被富二代嘲讽,两人互骂后开始鉴宝赌局

下午两点,外卖爆发期过后,陈友好骑着机车,再度赶到了古玩市场。

两点到五点这块是他的休息时间,他想趁着这个功夫看看还有没有漏可捡,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转转……

渭城作为一座历史古城,底蕴深厚,光古玩市场就有三个,解放街的这个古玩市场是最杂的,因为除了商户外,还有大量散户,就是那些没钱租店,便在市场里面摆摊的存在。

散户相对于商户,假货居多,真的也有,大多是从乡下收上来的,但极少,不过要说捡大漏,还真得从散户的摊子上碰运气,毕竟这些摊主对于古玩的认知大多一知半解,不像商户的那些鉴宝师,哪怕看走了眼,也绝不会把真古玩看成假古玩,因此,从商户手里捡漏远不如从散户手里捡宝,所以,逛散户摊,是所有古玩爱好者最喜欢干的事儿。

解放街古玩市场的散户摊在市场北侧了,宽广平整的地面上,建有四排长长的水泥平台,那些散户的摊子就置放在水泥台上。

陈友好将机车存在古玩市场的存车处,便在散户市场转了起来。

很快,他在一个摊位前停了下来。

这个摊位面积不小,足有十来米,上面摆着大量“古玩”,基本都是小件,品类很多,有瓷器,有玉器,有石器,有金属制器,还有字画,卖的很杂,每一件古玩看起来都很陈旧,充满岁月感。

此时,在他的摊位前,站着几个年轻小伙,看气质有点像是学生,书卷气很浓,时不时从摊位上拿起一件物品,或询问,或探讨,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有要买的意思。

摊主老板一脸无奈,坐在椅子上看手机视频,不时抬头幽怨的看这些人一眼。

那些年轻小伙却如同未见,该干嘛干嘛,根本就不搭理他这茬。

这些人明显是以一个戴金丝眼镜的小伙为首,那小伙岁数与陈友好差不多,二十二三岁,穿着一身耐克的运动服,脚上蹬着一双限量版的AJ,头发烫着纹理烫,长相颇为帅气,就是嘴唇太薄,给人一种刻薄感。

此时,眼镜男正在高声阔谈,不断给其他几个年轻人讲解古玩知识,像什么古代瓷器的发展史,什么各朝代玉雕刀法的技艺演变,什么字画的画法传承等等,搞得跟专家似的。

其他几个年轻人均以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眼睛男虽然板着一张脸,一副平静的样子,但陈友好从其雀跃的眼神里能看得出,这人心里得意着呢!

“呵呵,也是个闷骚!”

陈友好心里有些好笑,但没有理这些人,走到摊位的右侧,上手在摊位上翻翻捡捡。

摊主见来了新顾客,虽然对方只是个外卖员,但他仍热情道:“小兄弟,买古玩?哎呦喂~我跟你说,你可算是来对地儿了,我李四在这市场做生意十来年,就没换过地方,信誉绝对有保证,从来不坑人,看到咱这摊子上的古董没,个个都是上好的物件,你随便买一件回去都能当传家宝使……”

也不知道他是被憋急眼了还是咋的了,一口气说了半分钟都没停下来,那叫一个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陈友好听得头疼,连忙道:“我先看,看好了再和你说。”

“行行行,您先看,嘿嘿……”

摊主的笑容别提多憨厚了。

陈友好感觉这人笑得很真诚,心说这老板还不错,摊位上应该有些好东西,可现实结果却狠狠抽了他一巴掌。

随着他集中精力,发动异变双眼,摊位上的真品古玩顿时散发出了宝光,可数量仅有为数不多的几件,绝大多数都毫无反应。

陈友好惊呆了,以前他虽然知道散户这边假货多,真品少,但没想到真品竟然这么少,心里别提多无语了。

“这不是坑人吗,还信誉保证,信誉个屁啊!”

“糟老头子坏的很,我信了你的鬼!”

陈友好无语摇头,正要仔细看看那几个有散发宝光的物件,突然一愣,却见那个眼镜男正满脸诧异的望着自己。

陈友好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不脏啊,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眼镜男道:“你也玩古玩?”

陈友好点头:“是啊,有问题吗?”

眼镜男的表情更诧异了,“你一送外卖的,还玩这玩意儿?”

陈友好脸黑,“送外卖的咋了,谁规定送外卖的就不能玩古玩了?”

“还真是奇了怪了,是人不是人的竟然都想玩古玩,真当古玩这么容易玩呢?!”眼镜男摇头晃脑,一脸好笑,对于外卖员玩古玩好似有点看不起。

陈友好被这话气到了,“你嘛意思?瞧不起谁呢!”

“没瞧不起谁,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话虽然难听了点,但没打击你的意思,玩古玩需要非常深厚的专业知识,你一送外卖的能懂这些?”

这世上总有些人自觉高人一等,眼镜男明显就是这样的人,也不知道打哪里来的优越感,看陈友好的眼神充满了高高在上的感觉。

他一副“我全都是为你好”的表情,说道:“哥们,看你面相应该和我岁数差不多大,听我一句劝,老老实实送你外卖去,你们这行赚钱不容易,别辛辛苦苦赚个仨五俩枣结果全搭这里面,得不偿失,听我的,别瞎凑和,古玩这东西真不是你们这种人能碰的……”

陈友好气笑了,“我们这些人到底咋了嘛,咋到你嘴里感觉很低级的样子呢,你是有多牛逼啊这么瞧不起我们这些人?亿万富翁?还是文化学者?我看你的样子也不怎么样嘛,也没长俩脑袋啊,跟我这装什么逼啊,信不信老子随便挑件东西都比你费劲脑汁寻出来的东西强啊!”

“吹牛逼呢你!”

眼镜男也笑了,好似听到了这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不屑道:“老子再怎么说也玩古玩几年了,还随便找个东西都比我的强,口气到不小,你要真能做到,老子管你叫爸爸都成!”

被人如此瞧不起,陈友好顿时犯了牛脾气,瞪眼瞅他,“你说话算数?”

“咋的,听你这口气……你还想跟我比一比?”

眼镜男嗤笑,之前陈友好观察古玩的手法,完全是外行人的做派,陈友好跟他较劲,在他看来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装逼说大话罢了。

因此,他看着陈友好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个不知所谓的垃圾,充满了蔑视感。

这种眼神深深的刺痛了陈友好的内心,心里骂道:“怎么到哪都能碰到这种恶心人呢!以貌取人,狗眼看人低就这么好玩吗?”

陈友好光一上午就碰到三次这种情况了,这会儿又碰到一次,心里别提多无语了。

他冷呵呵笑道:“你想玩那咱就玩玩,说吧,怎么玩,你尽管划出道来,老子奉陪到底!”

他心说,老子有异变的双眼,还玩不过你?!

老子今儿非打你逼脸不可!

“呵呵,既然你上赶着求打脸,那我就成全你……”

眼睛男一脸自信道:“不过我一会儿还要带学弟们去其他地方开开眼,没时间和你在这边耗着,咱们干脆玩的简单点,半小时内,每人从市场上找个物件,看谁的物件卖的价高,价高者胜,咋样?”

见陈友好一脸怀疑的表情,他又道:“卖货的地方你来找,这样可以了吧?”

陈友好心中大定,说了声好,果断朝西边走去。

这个摊子上,有散发宝光的那几个物件,光晕并不强烈,显然不是多好的物件,赢的面小,因此他懒得查看,直接去其他地方找古瓷器。

这年头,古玩市场上古瓷器最热,要是能找到一个好的古瓷,铁定能卖个高价,赢的面更大。

摊主见他要走,连忙喊他:“哎你别走啊,看看我摊上的东西啊,我给你优惠价……”

陈友好头也不回,“你摊上的东西太次。”

摊主:“……”

都还没仔细看呢,咋就知道我摊上的东西次了?

这人,也太不靠谱了……

然后,他把目光投向眼镜男。

结果,眼镜男都不看他,对他的那几个学弟说:“你们从这边继续探讨,这个摊上的各种仿造品挺全的,对你们了解古玩造假手段有很大的帮助。我去其他摊位看看。”

一学弟道:“学长,你有把握吗,我看那小子停挺有信心的,应该是个有本事儿的。”

眼镜男嗤笑:“你啊,还是太嫩了,他那不过是恼火之下的虚张声势罢了,之前他观察物件的手法我看了,绝对是外行,这把赌局,我赢定了,放心吧。不说了,一会儿还要带你们去其他地方开开眼,我先解决了他……”

径直离开摊主,从始至终,都没理摊主。

摊主::“……”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咋遇到的都是这种人呢,也太没品了吧……

眼镜男显然与陈友好是一样的打算,想找一件古瓷来分胜负,每逢路过卖瓷器的摊位就停下来瞧上一瞧,然而,两个人的寻宝之旅都不顺利。

陈友好几乎将整个散户市场转遍了,也没看到一个好的古瓷,真品倒是有,但宝光并不强烈,远不如他上午卖的那个青瓷笔筒散发出来的宝光,显然,品质差距有点大,想都不用想,肯定卖不了多少钱。

陈友好一咬牙,返身又去找字画,古玩字画在市场上的热度仅次于古瓷,价值也不低,一些精品名人字画甚至都能卖出天价!

然而,这一次他又无功而返,硕大散户市场,竟然没有一副画作真品,全都是现代仿品,连宝光都没有!

“我去,不会吧……”

陈友好无语了,他没想到找个不错的物件竟然这么难,心里有些着急,难不成老子这次要被打脸?

正胡思乱想着,他的目光在一个杂项摊子上扫过,不经意间,一道淡黄色的宝光晃入他的视线,光晕形如小太阳,十分浓烈!

“咦!”

陈友好通体一震,连忙朝那摊子走了过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