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图鱼雁集失窃始末:拍卖牵出16年积案,嫌疑人成地方名人

春熙路,成都市最为繁华的商业街,各地往来人流如织,坐落于天府广场西北侧的四川省图书馆,自2015年搬迁修缮一新,仅距离其约两公里。如今,新修的图书馆因外形独特馆藏丰富成为成都的地标式建筑。

藏书500余万册,古籍达65万册,民国文献22万册,隋唐时代的手写经卷,宋元明清著名文人重要诗词集,历代四川珍贵地方志书,中国古代医学典籍等不计其数。人人皆知川图是网红打卡地,但却鲜有人知,图书馆里藏着的珍贵的文史资料蕴含极为重要的文物价值。

16年前,发生在图书馆内的一起文物盗窃案在成都流传,馆内一级文物唐代佛经《金光明最胜王经坚牢地神品第十八》意外被盗,盗窃现场痕迹寥寥,警方16年侦查未果。

16年后,与佛经一同被盗的古籍《鱼雁集》现身广东某拍卖会现场,网络上一篇质疑其是赝品还是赃物的文章广为流传,引起舆论高度关注。16年前的文物失窃案再度浮出水面,公安部组织指挥四川省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追踪侦查,真相却出人意料。

今年1月,成都市公安局将犯罪嫌疑人陈某军抓获归案,追回当年被盗的两件文物,尚有八件流落在外,该案目前仍在进一步侦办中。(注:10件文物可分拆为48件,其中一级文物1件,三级文物46件,一般文物1件)

四川省图书馆。

失窃

现场铁锁被锯条破坏,物证不见踪影

时间拨回至16年前。2004年12月13日,春熙路派出所接到时任四川省图书馆特藏部主任刘明(化名)的报案,称馆内一卷唐代佛经《金光明最胜王经坚牢地神品第十八》被盗,这是唐中期的写本,经文后有包括清末民国时期四川著名文人赵熙、宋育仁、林思进等11位名家的题跋,经文物部门鉴定为一级文物,具有重要历史和艺术价值。

刘明刚上班即发现藏有古籍的那间房门的铁锁被撬开,古籍室幽闭,平日少有人至。派出所接到报案后,警方前来侦查,发现作案工具和铁锁已不知去向。由于图书馆进出人杂,现场的痕迹被破坏,没有物证,侦查一时陷入僵局。

盗窃图书馆且了解其中藏有珍贵之物的人并不多见,成都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侦查二处一大队教导员浦云懿告诉南都,起初警方曾认为是馆内人员作案,但经过调查,很快排除了这种推断,只能初步判断,这是一名“雅贼”。

四川省图书馆距离成都最繁华的商业街春熙路极近,然而春熙路上每天人来人往,要找到嫌疑人堪比大海捞针,受限于早年的侦查条件,该案一时之间成了悬案。

16年间,四川省图书馆经搬迁修葺,从繁华的春熙路边搬迁至不远处的天府广场,当年的报案人于2018年去世,知晓案情的人员也多已退休,这起案件成了派出所的挂案。而在另一个平行的时空里,一并随着这卷佛经所丢失的9件文物,却多次在北上广各大拍卖会上出现,几经易主,辗转至多个买家之手,而最初的盗窃者,却像人间蒸发一样隐藏在人海里,消失不见了。

警方追缴回的《鱼雁集》。

转机

《鱼雁集》现身广东拍卖会,是赃物还是赝品?

2020年9月,一篇有关文物打假的文章在网上广为流传,文中称广东某拍卖有限公司“古艺清芬.信扎古籍文献”专场上出现近代名人与西南名儒林思进的来往信札《鱼雁集》。《鱼雁集》原本存放于四川省图书馆,文章直指拍卖物到底是赃物还是赝品?就在文章发布几小时后,作为该场拍卖会重头戏的《鱼雁集》即撤拍。

这起拍卖会,引起了熊柯嘉的关注,也勾起了他对于16年前馆内文物失窃案的记忆。当年刚入川图工作的熊柯嘉还是一名大学毕业生,如今已是川图古籍部主任。熊柯嘉告诉南都,《鱼雁集》由西南名儒林思进与近代100余位名人的200余封来往信札与诗笺组成,林思进曾任四川省图书馆第一任馆长,其收录的藏品和物件,多存放于四川省图书馆内,川图早期即收藏《鱼雁集》,它能反映当时的文化时代图景,对研究近代史有着重要价值。自川图2004年出现文物被盗案,馆内一直在做馆藏清点工作,直至近年才完成清点,川图经过清理发现,当年随着唐代佛经一同被盗的除了《鱼雁集》,还包括清初刻本《巍巍不动太山深根结果宝卷》等共计10件重要文物。

一起陈年旧案再次有了新的线索,2004年的盗窃案,也远比大家预想的复杂。成都市公安局在公安部、四川省公安厅的指导下全面开展调查,熊柯嘉和刑警浦云懿等人一同赶赴广州,经比对发现,《鱼雁集》即是与当年唐代佛经一同失窃之物,随后《鱼雁集》被成都警方扣留。

广东之行也让这起尘封了16年的案件迎来了转机,成都警方得知,这起拍卖的委托人名为刘得成,2005年,《鱼雁集》曾在上海某拍卖公司流拍,此次是《鱼雁集》第二次出现在重要拍卖场合。浦云懿与同事直奔上海,但遗憾的是,该拍卖公司早已注销人去楼空,好不容易出现的新线索又断了。

唐代佛经失而复得。

追赃

嫌疑人曾被北京警方抓获,家中搜出假身份证

几经辗转,警方找到了上海该拍卖公司的负责人,该负责人称,虽公司注销,但库房的电脑里还存有相关资料,那是一台已经过时的电脑,在打开之前,浦云懿甚至怀疑能不能正常启动。所幸电脑还未完全死机,让浦云懿兴奋的是,川图丢失的10件文物均在电脑留存的拍卖记录中出现,委托人均指向刘得成。根据拍卖记录,10件被盗文物已卖出5件,另有5件流拍。“这个人就算不是案犯,也一定与该案有关联。”浦云懿感到,自己距离真相又近了一步。

成都警方进一步侦查发现,5件流拍的物品又有3件曾在北京某拍卖行出现。通过一家家公司核查,成都警方最终查到了名为刘得成的身份证号、银行账号和手机号。然而出乎浦云懿的意料,刘得成所关联的却是一张伪造的一代身份证,一张假身份证如何找到嫌疑人?

就在此时,成都警方得知,北京警方曾抓获了一名叫陈某军的嫌疑人,经案件串联比对身份信息,确认陈某军就是刘得成。

2021年1月28日,专案组敲开了四川德阳市陈某军的家门,警方在其家中还查缴到一张名为刘某的身份证,以及陈某军在上海某拍卖行流拍的签收条。

雅贼

16年间成当地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曾上过电视节目

早晨6点23分18秒,浦云懿清晰地记得结束最后审讯的时刻。他看了一眼表,发了一条朋友圈以示纪念,尽管身体疲惫,但侦破16年陈案的喜悦要远大于这半年多来办案的劳累。

据陈某军供述,2004年12月的一个周末,自己在成都图书馆盯上了古籍书库,在图书馆对面的商场买了钳子、改刀等工具盗窃文物,还曾专门为此踩过点。

自2004年至2020年间,陈某军陆续将手中文物拍卖,获利近90万。陈某军在文玩市场上先后以刘得成、刘某的身份招摇过市,出人意料的是,在生活中,陈某军却是德阳市远近闻名的名人,还曾上过电视节目,如今网络上还能看到陈某军的表演影像。

成都市刑警支队侦查二处处长付勇告诉南都,陈某军的人生经历颇具戏剧性,他是德阳人,原是东方电机厂工人,早年生活困难为牟利有盗窃前科。陈某军本人爱好精石篆刻,又擅长吹萨克斯、弹吉他,过去16年间,因文艺特长在德阳开办艺术班小有名气,还是四川音乐家协会会员,德阳市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在被抓捕的当天,陈某军还曾告诉警方,“班里还有几十个学琴的孩子,通知他们明天不要来了。”

该案成功侦破后,目前成都警方已成功追回唐代佛经《金光明最胜王经坚牢地神品第十八》与《鱼雁集》,另有8件被盗文物仍在买家手中。

追缴

香港商人主动归还国有文物,警方期待“国宝”早日回家

国家文物出境鉴定四川站书画责任鉴定员刘振宇告诉南都,根据《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仅能通过三种主要方式依法获得文物,包括继承或接受赠与,从文物商店购买以及从拍卖企业购买获得,非法所得国有馆藏珍贵文物,从事持有运输贩卖等违法活动将受到法律制裁。

他表示,在该案中除陈某军外,买家通过拍卖的合法渠道购买文物属善意所得,国家层面也未强制规定拍卖行需担负鉴定文物是否合法的责任,因此难以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这也意味着一旦非法文物进入拍卖程序,追缴将成为难题。

目前,唐代佛经《金光明最胜王经坚牢地神品第十八》与《鱼雁集》被存放于四川省博物馆,除《鱼雁集》因涉案在广州当场被警方扣留外,其中唐代佛经原本由一位香港商人以80万价格拍卖所得,浦云懿告诉南都,该名商人了解案情后,主动将唐代佛经归还给了四川省图书馆。

近年来,文物盗窃贩卖案件猖獗,国家层面高度重视文物保护。去年8月,公安部会同国家文物局部署开展新一轮全国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截至今年5月31日,已侦破各类文物犯罪案件1774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544名,累计追缴文物4.9万件,专项行动取得成效。

南都记者了解到,为遏制非法文物交易,2017年11月16日,公安部与国家文物局共建中国被盗(丢失)文物信息发布平台正式上线。平台目前采集被盗文物信息2700余条,对外发布560余条被盗文物信息,详细注明被盗(丢失)文物的尺寸、年代、外形等信息,平台将信息及时推送国际刑警组织“被盗艺术品数据库”(Stolen Art Data),必要时方便国际刑警协助侦办案件。公安部刑侦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若有文物出现在拍卖交易环节,拍卖行和买家都应在上述网站检索验证是否为被盗丢失的文物。

如今,成都警方仍在全力侦办该案追缴未找回的被盗文物,浦云懿的手机中存着那个名为“国宝回家”的工作群,他期盼着丢失的文物能够早日回到川图,“四川失窃的东西一定要回到家乡,不能再丢了。”浦云懿说。

南都记者蒋小天 发自成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