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极品蔬菜上市,古董专家扔下百万的古董瓶,一心只想多吃菜

吃过晚饭,杨铁铮钻到院子的一角忙着给小鸡苗们收拾晚上住的鸡舍。

在父亲出事前,家里也是养过七八只鸡,母亲专门把生下来的鸡蛋攒着,给两个孩子补身体吃。

不过在父亲出事后,母亲便把那些鸡都卖了凑成医药费,而院子角落里的鸡舍就空下来了。

杨铁铮把鸡舍打扫干净,铺上了厚厚几层干净的稻草杆子,又往装鸡食的几个坛子里倒了一些山河水和米糠,便招呼小鸡苗们进窝了。

当那些黑凤鸡苗们晃着屁股钻进窝中,那山河水释放的灵气立即惹来了它们的注意,根本不需要杨铁铮再招呼,这群黑凤鸡苗们便欢叫着冲向了坛子,欢天喜地地吃了起来。

杨铁铮看它们吃得有趣,忍不住拍摄了一段小鸡争食的小视频发到了微博上。

刚把手机放回口袋,杨铁铮便听到身后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水生啊,”母亲来到杨铁铮身边,看了看鸡舍里那正在争食的鸡苗们说道,“你刚刚说有个城里的饭店老板想要收购咱们家的蔬菜,这是真的吗?”

“是啊,”杨铁铮点了点头,“我今天过去,就是跟人家谈这个事情的。”

因为从池塘里挖出来的木箱子牵扯到山河图的存在,杨铁铮索性连那两个青花瓷瓶的事情也给隐瞒下来了。

“水生啊,我今天去田里看过了,除了那些无花果树附近的蔬菜,那些距离无花果树稍微远一点的蔬菜都已经得了虫害!”母亲一脸担忧地说道,“我看要不还是打点农药吧,免得到时候菜都被虫子吃光了!”

“这恐怕不行,”杨铁铮一听,立即摇头道,“妈,人家之所以会看上我们家的菜,就是因为我没有打农药、没有施化肥,人家看中的就是这种绿色有机蔬菜。如果我打了农药,人家可就不会要了!”

“啊?是这样啊!那还真不能打!”母亲立即摇了摇头,看着鸡舍里的鸡苗们,“难不成,真的要靠这些鸡苗去吃虫子不成?”

“妈,你就放心吧!”杨铁铮听出了母亲话中蕴含着的担忧,他站起来,轻轻抱住母亲的肩膀揉了揉,“儿子做事,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啊?我明天就把这些鸡苗放到田里去试试,要是不行,咱们再想别的办法呗!”

“哎!那行吧!”杨母见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点了点头,“你在外面忙了一天,晚上早点休息,别累着了!”

杨铁铮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妈,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

“爷爷,我回来了!”在甬城市市中心的某别墅小区内,蒋大量跟大伯蒋大量下了车,从后备箱拎上东西,便咋咋呼呼地进了家门。

“回来就回来了,干嘛这么大呼小叫的!”蒋大量的母亲听到动静,从厨房出来,没好气地瞪了儿子一眼,“小心别吓坏了你孙爷爷!”

此时,蒋大量的爷爷蒋要信正与一名老者坐在客厅的茶几边品着茶,听到动静,纷纷放下了茶杯。

那位孙姓的老者笑了笑道:“呵呵,无妨无妨,大量这孩子从小就这么开朗,赤子之心,难得啊!”

蒋大量嘿笑着说道:“还是孙爷爷了解我,嘿嘿!”

“怎么?你孙爷爷了解你,难道你亲爷爷就不了解你了?”一旁的蒋要信立即吹胡子瞪眼道。

孙姓老者立即笑道:“得!还不赶紧给你爷爷倒茶,看你爷爷这醋吃的!”

“哈哈哈!”客厅里顿时发出一阵哄笑。

与此同时,蒋要信也看到了蒋发富像是捧着宝贝似的捧着的两个木箱子:“怎么?发富,又淘到好货了?”

“也不算是什么好货,”蒋发富小心翼翼地将那两个木箱子放到茶几上,笑着说道,“从大量的一个同学那里收了两个瓷瓶,要不您给掌掌眼?”

掌眼,是古玩界的术语,意思是对古玩的真假、年代、材质、完残状况等进行鉴定。

同时,跟掌眼相联系的,还有叫“打眼”的,意思就是看走了眼,买到了假货。

“哈哈!好啊!”蒋要信哈哈一笑,“老孙啊,闲着也是闲着,咱们一起来看看怎么样?”

孙姓老者笑着点点头:“行啊!”

随后,两位老者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两个青花瓷瓶,过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把两个瓷瓶放了回去。

蒋要信笑着问道:“发富啊,这两个瓷瓶你花了多少钱收下的?”

“三百万!”一旁的蒋大量立即说道,“怎么了?爷爷,是不是大伯出的价格低了?要是出得太低,我可不答应!洋葱头可是我最好的兄弟!”

一旁的蒋发富一听,顿时无奈地翻了翻白眼,这败家侄子,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啊!

“哈哈!不低不低!”一旁的孙姓老者哈哈笑道,“据我估计,如果拿到拍卖行好好运作一下,赚个五六十万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难怪看你进来的时候春风满面的,哈哈!”

“孙叔,这你可就说错了!”蒋发富笑呵呵地说道,“我这春风满面的可不是因为这两个瓷瓶,而是别的东西。”

孙姓老者一愣:“哦?什么东西?”

“保密!”蒋大量嘿嘿一笑道,“孙爷爷,这时间也不早了,你就一起留下来吃饭吧!等吃饭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你这小子!”蒋要信在一旁笑骂道,“什么时候你也学会卖关子了?竟然还吊起你孙爷爷的胃口了?翅膀硬了啊?”

“嘿嘿!爷爷你不用激我,说不说就不说!我先帮妈做饭去了!”蒋大量嘿嘿一笑,拎着蛇皮袋溜进了厨房。

“这小子!”蒋要信笑骂了一句,扭头看向蒋发富。

“爸!孙叔,你们先聊着,我先把东西放到书房去!”蒋发富也随之溜之大吉了,留下蒋要信在一旁吹胡子瞪眼:“这两个家伙!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唔……什么东西这么香?”

十来分钟后,两位老者突然闻到了一股异香飘来,忍不住伸着脖子闻了起来。

“好清新的味道?这是大白菜味道?不对,大白菜不可能这么香!是什么?”孙姓老者眯着眼睛,快速地吸着鼻子,判断着香味的来源,“竟然是从厨房传过来的?”

“走!去看看!”早已经坐不住的蒋要信立即站起来,招呼着老友一起过去。

当蒋要信打开厨房移门的时候,一股浓郁的香味顿时涌了出来,跟两人撞了个满怀。

“唔!好香啊!”两位老爷子忍不住齐声发出了一声惊呼!

“阿芬啊,你在做什么啊?怎么这么香?”孙姓老者迫不及待地问道,“我活了七十多年,还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菜香味呢!”

蒋要信在一旁连连点头:“我也是啊!”

“啊?”蒋大量的母亲回过头来,脸上也是一脸的惊奇,“我在做酸辣大白菜,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香的大白菜呢!”

“香!真是香啊!”孙姓老者连连点头,“这菜哪里买的?回头我也让家里人去买一点!”

“孙爷爷,那你恐怕是要失望了,这大白菜啊,市场上可没得卖!”在一旁早已擦了好几遍口水的蒋大量得意洋洋地说道,“这是我的好兄弟自己种植的蔬菜,味道啊,那就一个字,好吃!”

“那是两个字好不好?”母亲白了蒋大量一眼,“别呆在那里,赶紧给我拿个盘子过来!已经可以起锅了!”

“哎!好嘞!”早就馋的不行的蒋大量立即从旁边的碗盆里拿出了一个大盘子递了过去。

等到母亲将一大盘酸辣大白菜盛好时,蒋大量立即迫不及待地从对方手中抢下了大盘子:“妈,我帮你端出去!”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从盘子里抓了一块大白菜放入了口中。

“烫烫烫!呼呼呼!”在几声吹气过后,蒋大量三口两口就把它嚼碎,吞进了腹中,然后,露出了一脸的满足,“好吃啊!”

蒋要信和孙姓老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向盘子伸出了手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