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外卖员获得神眼,花两千买古董瓷瓶,转手竟卖了十五万

或许是因为被打击到了,老先生有点小不高兴,反正脸上没了笑模样,再不理陈友好,装作一副我很忙的样子,继续观察货架上的那些瓷器。

陈友好无语,心说老家伙心眼还挺小,但他没就此离开,而是在一旁继续默默关注。

很快,老先生将所有瓷器看了一遍,从货架上挑出了三件瓷器,一个青花酒壶,一个斗彩小碗,一个粉彩笔洗。

“老板,这三件什么价格?”他问店老板魏奉贤。

陈友好记的分明,这三件瓷器都是老先生翻来覆去查看的,且他在集中精力观看的时候,这三件瓷器都有赤黄色光晕出现,且不是那种松散光晕,而是那种很密的赤黄光晕!

显然,这三件瓷器,绝对是老物件,且是比较好的那种老物件!

下一刻,陈友好眼中亮起一道精芒,简直比太阳的阳光还要明亮,激动的看向货架上的一个青釉笔筒。

此前,老先生鉴定这些瓷器的时候,一共有四件瓷器花费的时间最长,这件笔筒就是其中一个,且赤黄色光晕比其他三件还要浓,光晕更紧密!

显然,这件笔筒恐怕要比他挑出来的那三件古瓷器还要好!

只是老先生当时在鉴定这件青瓷笔筒的时候,好似有点拿不定,最终没将这件笔筒挑出来。

“这个笔筒肯定是件好东西,既然老先生不买……那不好意思,如果价格不高,我就笑纳了!”

陈友好心里别提多兴奋了,心说今儿怕是能捡个漏,实在太幸运了,但脸上却没什么变化,不动声色的站在一旁,打算等老先生走了之后再将笔筒拿下来。

“这三件啊……”

魏奉贤擦了擦嘴,从柜台里面走出,看了眼老先生挑出来的那三件瓷器,随口道:“青花酒壶五千,粉彩笔洗四千,斗彩小碗三千。”

对于这个价格,陈友好并未感到诧异,在古玩市场上,几千块的瓷器多得是,更多的是几百几十的,当然,那些便宜货都是仿品,几千块的大多是民窑古瓷,倒不是说民窑古瓷就这个价,但也差不多,上下浮动不大,没多大差距,除非是做工特别精细的那种,但价格也就是几万,顶天了也就十几二十来万,再高就不可能了。

要说值钱的古瓷,还要数历代官窑,普通的都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要是赶上那些保有量比较稀少的官窑,几百万都是便宜的……

店老板估计认为这三件瓷器是民窑古瓷,就没报太高的价格。

老先生都没砍价,直接同意了。

只是在交易完成后,再也掩不住脸上的喜意,嘴巴都快咧到了耳根子,拎着三件瓷器,急匆匆打店里离开,生怕魏奉贤反悔一样。

店老板看的一愣,随之瞪大了双眼,“我贼他个祖宗!这老家伙买的三件瓷器绝对是好东西!我怕是被这老家伙捡漏了!”

店老板满眼后悔,恨不能马上追出去,将三件瓷器讨回来,不做这单生意了。

可古玩这一行,有买定离手的规矩,如果他真要这么做,这辈子都别想在古玩这一行混了。

他表情别提多懊悔了。

见状,陈友好都有点于心不忍,心说:既然你都这么痛苦了,那我就让你再痛苦一些吧……

他走到货架前,将那款青釉笔筒取了下来,“老板,这个笔筒多少钱?”

“咋?你想买?”

魏奉贤好不容易才收拾好心情,苦着脸看向他手中的笔筒,只是这一次认真了好多,看了好半晌,心里才道:颜色不正,应该不是官窑的,但做工还行,应该是个民窑古瓷。

只是他被老先生坑怕了,怕卖低了价格自己吃亏太大,于是说道:“现在市场上文房物件比较热,价格要比其他的物件要小贵一些……”

眼见他要狮子大张口,陈友好连忙将笔筒放了回去,吐槽道:“我不买了还不行吗,真是的,你至于吗,被人捡了漏也不能从我身上往回坑啊,这个笔筒色儿都不正,你也好意思说高价?真把我当冤大头呢……”

魏奉贤都无语了,我这还没说价格呢你就嫌贵,干脆白给你得了!

他没好气道:“多少不嫌贵,干脆你说个数吧。”

陈友好直接给他伸出一个巴掌。

魏奉贤:“五千?”

陈友好没好气道:“五百!”

“边玩儿去!五百块就想买个老物件,你咋不去大马路上捡呢!”

魏奉贤当时就急了,这哪是来买东西的,这分明是来砸场子的。

陈友好一脸真挚:“我倒是想捡,关键大马路上也得有啊。老板,你就说个实在价吧,合适我就拿了,不合适,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也别耽误谁,咋样?但你要是想坑我,那就算了,我可不当那冤大头……”

魏奉贤见他是个送外卖的,手里估计也没啥钱,咧了咧嘴,最终说道:“三千块,不能再低了……”

“两千!同意我就拿走,不同意你就继续摆着吧!”

陈友好一副要走的架势。

魏奉贤犹豫,但还是同意了,气道:“行吧行吧,两千就两千,卖给你了!贼他个祖宗啊,竟然被人捡了漏,我咋就没仔细看呢,太倒霉了……”

陈友好笑嘿嘿不说话,心说你要是知道我也捡了你的漏,你怕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两人交易完毕后,陈友好径直离开了欣宝斋,只是并没有回小吃城那边等接单,而是直奔古玩市场中心位置的新宝轩。

新宝轩是这个市场里面最大的古董店,也是最有钱的一家。

陈友好心想,这家店是个不差钱的,估计能给上价格。

径直步入其中。

他很想知道,这个青釉笔筒到底能值多少钱!

此时,新宝轩没有顾客,只有一个老先生在柜台里面忙着擦拭柜台里的那些古玩。

陈友好进入后,直接装有青釉笔筒的盒子放在玻璃柜上,问老者:“老先生,贵店收古玩吗?”

“收。”

老者瞧他一眼,见他身穿外卖服,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但很快笑着说道:“拿出来瞧瞧吧。”

陈友好说了声好,将笔筒从木盒里取出。

老者上手一阵,突然一声轻咦,又端详一阵,恍然道:“原来是仿钧窑,难怪颜色上有所出入……”

陈友好心中一动,仿钧窑?

他曾经听市场上的人说过,仿钧窑的瓷器一般都集中在“康乾雍”三个时期,不论是清廷还是民间都曾大量仿制过,只是仿文房的不多。

也就是说,这个笔筒还算是个稀奇物件,不论是民窑的还是官窑的,都能值些钱,他花两千块买来,绝对值了!

心里立马敞亮起来,心道:“如果是官窑的那就好了,少说也能值几万!”

这时,老者问他:“打算卖多少?”

陈友好哪知道该要多少,但脸上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笑道:“还是您老说吧,哪有让卖家说价钱的。不过您也别蒙我,官仿钧窑笔筒,怎么着也算是个稀奇物件,价格低不了,您老就说个实在价吧,我如果感觉合适就卖您了……”

他怕被坑,直接将笔筒说成了官窑。

哪知老者听了他的话,点头道:“你既然能知道这个笔筒是官窑的,看来此笔筒的来路应该是正常渠道。既然如此,我就给你报个实价。市面上,清代官仿钧窑的瓷器,一般价值十八万左右,但我收过来不可能给你这么多,毕竟店里还要赚钱,十五万不能再多了,怎么样?如果你感觉不合适,可以再去其他店里看看……”

“还真是官窑啊!”

陈友好都惊呆了,他就那么随口一说,没曾想竟然给蒙对了。

更让他震惊的是,这个笔筒老者竟然给出了十五万的高价!

他虽然知道官窑瓷器值钱,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么小小一个笔筒竟然能卖到这么高的价格!

他还以为最高也就十来万呢。

这有钱人的世界,简直太疯狂了!

陈友好一脸懵逼,随之而来的,是兴奋!

难以抑制的兴奋!

他这笔筒是两千块买来的,可转手就卖出了十五万的高价!

整整七十五倍的利润!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啊,难怪古玩圈有一寸光阴一寸金的说法,我今儿总算体会到了。”

“嘿嘿,有了这双异变的双眼,我陈友好何愁发不了财啊!”

“什么车子、房子,老子终于不用愁了!”

陈友好家是农村的,高中毕业后就离开家乡外出闯荡,一心想要干出一番事业,让家里人以他为荣!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几年过去,手头上仍没几个余钱,这让他连在城里买套房子的愿景都成了人生中最大的奢望。

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都有可能在渭城买不起房子了。

然而,造化弄人。

谁也想不到,事情的转机就是这般离奇的出现了!

从他接到外卖订单,到他从新宝轩离开,整个过程才四十来分钟,然而,在这短短四十分钟内,他却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巨额财富,十四万多!

这要是放在以前,他连想都不敢想!

可现在,

“等着吧,我早晚会在城里买房、买车,娶媳妇,干出一番大事业!”

异变的双眼给陈友好带来了极大的自信,这一刻,他再次向老天发出了已经埋葬在心中几年的愿景,一定要成功!

交易完成,陈友好带着满脸的自信,骑着电摩,兴高采烈的朝银行行去。

然而,乐极生悲这话,总是有一定道理的。

就在路过一个巷子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