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城中村风云之十二:隐藏在城中村里的古玩大亨们

在西安市大雁塔附近的一处古玩店内,店老板老苗一边抽着烟,在云雾缭绕中神秘的观察着在店门口徘徊的人们,一边对我介绍说:“我也是从城中村闯出来的,西安现在大部分古玩大亨们以前都是租住在城中村的。你别小看在我店门外窥探徘徊的那些衣帽不扬的人,他们大多都是隐藏在城中村里的古玩大玩家,都有可能身怀宝物准备找下家出售。”

这时,一名在门外徘徊了很久的中年汉子走进了老苗的店。老苗马上起身满脸笑容的迎上前去。中年汉子面色黝黑,上身穿着一件破旧的黑色皮夹克,下身穿着皱皱巴巴的黑色长裤,脚蹬一双棕色登山鞋,表情警惕精干。

等中年汉子坐下喝茶后,老苗问:“你来西安多久了,以前住在那个城中村?”中年汉子答道:“我来西安十几年了,以前大多数时间都租住在不远处的瓦胡同村。我是在村里开始学玩古玩的。”

随着交谈的深入,我们知道了一个不一样的瓦胡同村,一个不一样的江湖。

“当年,隐居在瓦胡同村内的古玩玩家们不少。每天,我和他们一大早就来到大雁塔附近摆摊兜售古玩。当然,大部分出售的都是仿品和赝品,但真品和绝品也不少。我销售的一部分古玩都是我到西北各地乡村收购的真品。”中年汉子得意的说。

村内大亨级玩家也不少。其中正哥、疯子、老铁、华子等人都是千万级古玩大家。正哥古玩藏品最多,收购古玩也最大方,都是用麻袋来装钱的。疯子看见好像有点疯,但数他最精明,他货源最广,全国各地都有上下级买卖家。有一次老铁约我去他的库房,我顿时傻了眼,好像进入了一个博物馆,或者古玩世界一样。华子就更不用说了,在西安古玩圈里那可是大V级的人物。听到中年汉子的回忆,老苗知道他是行内人,马上就拿出华子双手递给中年汉子让抽。

老苗笑着说:“华子我知道,也和他打过交道。听说这几年移居上海了。哎,十年前可是古玩行业的黄金时间呀,这几年生意太难做了。”

中年汉子悄悄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打开层层包裹,里面露出一个精美的玉壶。“请你估个价,合适了出售。”他对老苗说。老苗拿起放大镜认真的细看。片刻,老苗轻轻的放下玉壶说:“好东西,你出个价,合适了成交。都是行内人,就不绕圈子了。”“十万,一分不少。”中年汉子回答说。老苗面露难色,委婉的说:“你先留个电话,我和朋友联系研究了回复你。”

等中年汉子走后,老苗对我说:“我以前住在龙首村,在村里也见过一些玩家卖过像他那样的玉壶。但他拿的是古品,应该会升值的。”

不多时,一名老苗招呼叫升哥的朋友来访,升哥听到老苗介绍我是写“西安城中村风云系列”文章的,幽默的对我说:“你是文豪,我就是当年租住在城中村——吉祥村的地鼠。”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升哥也是从十五年前开始接触古玩行业的。他那时经常去大雁塔、北院门、书院门、、八仙庵等古玩市场去淘货。后来他就和一帮租住在吉祥村的古玩玩家们到朱雀路上的朱雀古玩城去开店。

在朱雀古玩城里,升哥们都赚了钱,生意也越做越大。他们中近百人在西安买车买房,定居了下来。

“这几年,好多都转行了。像我一样坚守这个行业的老人们也越来越少了。”升哥感叹道。

“为什么你们都不提姓名,光称呼代号?”我有些奇怪的问。老苗哈哈笑着说:“做这个行业的规矩之一就是不要打问客户的真实姓名,也无人告诉你真实的姓名。”升哥说:“我和老苗认识快十年了,他至今也不知道我的真实姓名,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但这些都不影响我们成为好朋友,一起做生意啊!”

在告辞老苗和升哥返回的公交车上,不时上来几位拖着纸箱子的古玩摆摊人。其中一名老者说:“今天在大唐西市古玩城摆摊收到了一个很有些年头的铜香炉,明天送到老胡那里去,看能否赚个大价钱。”

秦岭少侠原创作品,请勿盗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