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市场的20年:从谋生到收藏的跨越

20年前这个行业不神秘

弘钰博古玩城2楼的“古有今”古玩店店主叫高锁进,是位70后藏家。20年前,他和其他年轻人一样,为了解决生计问题谋划着自己的出路。他穿行于各乡村收购老物件,然后跟着大家一起交换买卖,赚的钱不多,也算不得当时的主要经济来源,但是却为之后20多年的收藏奠定了基础,在自己的收藏阅历中这也是难能可贵的一段经历。

在高锁进的记忆中,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和人们的生活水平决定了这个时代的收藏广度和深度!20年前的古玩市场如很多行家说的那样,谈不上古玩,更谈不上高雅的收藏。

那个时候高锁进住在白洋淀,附近有些旧货市场,比如雄县、大成、青县、任丘、安新等地,这些旧货市场虽然规模不是很大,但都要比潘家园出现的早。当时的老百姓手里没有钱,为了生活,一般也会把家里一些老物件拿到集市上卖,由于当时识货的人少,所以交易起来也比较简单,无所谓真假物件,东西好就多换点钱,东西不好给几毛钱的也有。有的老百姓家里有祖上传下来的东西,因为没有什么本钱,再加上自己也不懂,所以很便宜就卖掉了。不像今天拍卖会上动辄就上千万甚至于上亿。但也不可否认,在那个时候,接触老物件久了,经验多的人遇到好玩意,确实有赚到钱的。也因此,像他们这个年纪的人,不少人就跟着有经验的人学着买点。

二十年前在乡下收东西很好收,人的思想也比较单纯,进了村就问在外面晒太阳的一些大爷大妈们,询问村里哪些人家可能有这一类东西,酬谢费不高,给一根烟大爷大妈会非常乐呵地带着你去买,在讨价还价过程中,还会帮你说上两句好话。但是九十年代起,开始有了民间自发的古玩进货集散地,人们开始把四面八方收来的东西拿到这里交易。市场日渐趋于成熟,从事买卖交易的人也越来越精明,人们对好东西的认知度也在逐渐提高,为此交易也越来越复杂。尤其是再到乡下收货想廉价收到好的宝贝不容易了,货主变得精明了。“94年左右,朋友骑自行车下乡收货,看中了一件古物件,但就是买不下来,让我帮着去买。我去了后一看,竟然是顺治年间的人头罐,做工很细,宝贝难得,但是价格低了卖家坚决不卖。为此好说歹说,最终花了1000多元买来了。”高锁进说,那个时候1000多元已经不少了,最后这件宝贝在当时的潘家园旧货市场以3000多元的价格出手了。现在回想起来很是惋惜,要是留到现在不得了!

买方和卖方市场泾渭分明

宝贝依旧是那个宝贝,但是古今市场变化太大。当时一个物件好不好的评判标准很简单,就是问上三两个业内人,如果大家都不要,那么这个物件估计不值钱,可能赔本也要出手。现在回想当初,很多东西确实可惜了。现在每个藏家都有自己的走货渠道,那个时候,想买或者想卖,除了旧货市场也有自己的道,比如,会有一些北京人和南方人来收这些物件,这些人很辛苦,经常是骑着自行车,绑着两个筐,带着行李全国各地跑。那个时候所谓的老物件交易,基本上就这样完成了。在高锁进的记忆中,非典以前的古玩市场很平静,买卖人群相对单一,古玩买卖价格也不高,相对来说,买老物件的人少,在下面收货的人多,所以大家买老物件的时候还可以挑着买,但是 2003年以后,很多人开始涌进收藏行业,也不论自己是做什么的,好像突然间都喜欢上了收藏。有人说是艺术品投资的高回报率吸引了很多投资者,这些涌进来的收藏爱好者有些人买作品捂起来等待升值,以时间换价格;还有的人利用地域性差异,赚取差价。就这样这个行业一下子就起来了。用高锁进的话说:“那个时候,几乎是一年一个价,甚至于后来出现了一天一个价。”

辽宁省博物馆陈列的古代玉器

“在这个阶段,可能因为房地产以及整个经济向好带动了消费,所以整个古玩市场也跟着高了。这个时候在收藏行业赚个几十万、大几百万的人也多了起来。”高锁进说,就因为懂的和不懂的人都跑进来搞收藏,以至于古玩行业越发混乱起来。 二十几年走过来,在高锁进看来,古玩市场的突飞猛进还造就了一个现象,那就是“有的人懂收藏不见得能赚到钱,有的人不懂收藏反倒赚到钱了,所以古玩行业其实挺怪的!”

原文作者:蒋振凤

原文来源:《收藏投资导刊》 2016年7月刊《从谋生到收藏的跨越 采访对象:高锁进》

(因篇幅限制,原文有删减)

闽中嘉实到秋前——乾隆皇帝与荔枝

想了解更多艺术推介与艺术收藏,欢迎关注【文藏】官方微信公众号&微博&头条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