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物鉴定中 以“老、普、残”和“国外认可”为标准的错误观点

张玉昌|文

(五)以“老、普、残”为鉴定标准的错误观点

2021年2月10日,德国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宣布,其馆藏的一位德国医生1913年在中国购买的青瓷洗,被西方陶瓷专家康蕊君确认为传世北宋汝窑。

此消息一出,就在国内收藏界引起极大争议。对这件器如新瓷的汝瓷真伪之辩,又成为一个国内否定而国外认可的典型事例,究竟这件汝瓷是真是假?有待今后验证。

德累斯顿汝窑洗 1913年由德国医生购藏于中国 1926入藏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

多年以来,收藏界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许多体制内有头衔的专家,只认“老、普、残”的东西,对民间发现的有沧桑感和使用痕迹的高档完整器,以及品相较好的高档完整器,他们一概不予认可。对旧气明显、满身伤痕的残器才会点头称是。在文物鉴定中错误百出,误判事例常有发生。

如果把国外著名博物馆陈列的中国历代高档完整器,以及苏富比、佳士德历年上拍的毫无瑕疵、光泽如新的完整佳器。说是来自民间的藏品让这些专家鉴定,往往会被当成仿品而全部否定。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是因为社会上有大量的仿品出现,这些专家因水平不高,不能辨别真假,担心失误,为谨慎而采取“一概否定”的鉴别方法以自保。但这种极不负责的手法,也是对文化遗产的亵渎。二是这些专家在对待民间藏品认识上,一直坚持错误的鉴定观念而造成。比如:“数量论”、“无同类馆藏品论”、“不可能论”、“民间无国宝论”等等。因这些专家的鉴定错误,直接造成大量的民间文物珍品被鉴定为仿品,而被人为损坏或外流的严重后果。

虽然现在国内博物馆众多,拥有高级职称头衔的专家不在少数。但目前在中国古陶瓷研究领域,为什么少有出现像建国初期那些令人尊重的陈万里、冯先铭、叶喆民、孙瀛洲、耿宝昌等公认的权威专家?其中原因需要我们认真的总结和思考。

中国古陶瓷界令人尊重的五位权威专家

中国近代享誉世界的古陶瓷鉴定专家 陈万里先生(1892年—1969年)

陈万里先生,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是我国近代第一位走出书斋,运用考古学的方法对古窑址进行实地考察的学者。收集了大量瓷片标本,进行排比研究,开辟了一条瓷器考古的新途径,从而使我国陶瓷学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为现代陶瓷学研究奠定了科学的基础。也是培育中国新一代瓷器研究人才的一代宗师。

中国著名古陶瓷鉴定专家

冯先铭先生(1921年—1993年)

中国著名古陶瓷鉴定专家

叶喆民先生(1924年—2018年)

中国著名古陶瓷鉴定专家

孙瀛洲先生(1893年—1966年)

中国著名古陶瓷鉴定专家

耿宝昌先生(1922年至今)

(六)以“国外认可”为鉴定标准的错误观点

从近代开始,国外确实出现了许多世界级的“中国古陶瓷专家”。如:大维德、福开森等,他们对中国古陶瓷研究之深令人惊叹。一些世界级的博物馆也请他们掌眼把关,要有他们的签字认可才能入藏,足见他们在中国古陶瓷鉴定收藏领域的权威性。他们的研究成果和知识确实需要我们好好学习,以提高我们的鉴定能力。

珀西瓦尔·大维德爵士

珀西瓦尔·大维德爵士(sir Percival Victor David,1892年-1964年)一生酷爱中国瓷器,是全球知名的中国瓷器收藏家之一。

多年以来,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出现一种奇怪现象,许多被国内专家不认可的民间藏品,廉价流失到海外却都成为文物精品,送上拍卖会后,又被国内一些专家热捧,呼吁动用国家和民间资本高价回购。这种现象持续已久,确实需要冷静的思考一下了。

作者在此并不否认国外陶瓷专家鉴定的学术权威性,而是对国内一些专家不从自身找差距,努力学习,提高自己鉴定水平。把民间藏品进行客观公正的鉴定,把发现的国宝留在国内,为国家所藏。而是盲目的崇拜以“国外认可”为鉴定标准,一方面极力的否定民间藏品,另一方面却又非常热衷于进行高价海外回购。其行为十分令人费解?

众所周知,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有巨量文物流失国外。仅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6年的统计数据表明,中国流失文物多达164万件,被全世界47家博物馆收藏。这些文物估值已是天文数字,客观上讲,我们能用资金全部买回吗?

对流失国外文物。作者一直倡议,应多采取法律和外交的手段进行无偿追回方式。作者并不反对回购重要文物,只是提醒要谨慎的进行资金回购。对一件物品是否需要高价回购?确实需要冷静的进行客观全面分析。看看那些被拍成天价的东西,是否物有所值?能真正体现中国五千年历史价值和中华优秀的传统艺术吗?

所以,一定不要盲目的进行高价回购。否则会在国外势力以“爱国之名”的诱导下,造成国内资金二次流失,这将对中国经济正常发展造成不利影响。我们目前急需要做的是如何保护好民间藏品?用一件高价回购的资金,就能保护收购一批民间高级别藏品,为国家艺术品金融化所用。而不是激进的用巨资去追捧一件物非所值的回流品。

真诚的希望国内一些专家多考虑国家利益,谨慎购买高价回流品。把精力放在国内,正视民藏现状。从大局出发,客观、公正、理性的善待和保护民藏。尽早打破“否定民藏—廉价外流—国外认可—高价回购”的怪圈。

在“确认、确权、确值”的基础上,让10亿件民藏在艺术品金融化的国家政策中发挥作用,使中国古代艺术品能早日为人民币背书,成为世界金融杠杆,打破美元霸权的旧格局,使人民币国际化,让中国带动世界经济实现新跨越。

打破美元霸权旧格局 使人民币国际化

我们真的不敢想象,假如没有民间收藏,改革开放大兴土木40年,流散民间的文物命运会如何?是被毁弃?还是被贱卖流落海外?是全国8000余万民间收藏大军自掏腰包,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和财力,对社会流散文物进行了抢救与保护。无论从现实或历史的角度讲,民间收藏功不可没,理应受到社会的认可和尊重。

综上所述,以各种错误的鉴定标准,去否定民藏,都是违背客观事实的。以民藏中有一些赝品为由,而全盘否定民藏是幼稚可笑的。民藏中不但有大量真品,而且还有一定数量“高、精、真”国宝级藏品。

在此重申作者观点:“虽然民间不可能遍地国宝,但也不可能没有国宝。”希望大家都能以客观公正的态度善待和保护民藏, 正如国家文物局刘玉珠局长所说:“还有大量的文物被民间收藏, 它们也是我国文物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友情提醒:目前各种文物仿造技术已非常成熟,赝品早已大量出现,请注意鉴别。

推荐阅读

文物鉴定中六大错误观点之四

以“民间无国宝”为鉴定标准的错误观点

文物鉴定中六大错误观点之三

以“不可能”为鉴定标准的错误观点

对文物鉴定中六大错误观点的分析之二

以“无同类馆藏品”为鉴定标准的错误观点

对文物鉴定中六大错误观点的分析之一

以“数量论”为鉴定标准的错误观点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十五

从蛮子营47件窖藏,谈民藏汝瓷

对汝窑六大错误理论的分析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十四

从黑山头捡的金属牌,竟是国宝《元代忽必烈圣旨金牌》

观木闻香赏崖柏之五 崖柏发展前景分析

观木闻香赏崖柏之三 崖柏鉴赏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十一

偶然发现的一块压豆腐的石板,竟然是国宝《爨宝子碑》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九

农民喂鸡用的陶盆,竟是六千年国宝“陶鹰鼎”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五

农民从红薯窖挖出一青釉小洗,从此揭开了汝窑遗址的千古之谜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三

从废品站捡回的镇国之宝“中国”二字,最早出自这件“何尊”

“民间有国宝”系列文章之一

令人震惊金鱼村民一锄头下去,竟然挖出个南宋瓷器大窖藏

揭开陶瓷史上千古之谜?“北宋官窑”可能在鲁山段店

高古瓷是一座被政策封存的金矿

北方最大的民窑系磁州窑瓷器鉴赏

马刚 一个从中国诗歌和象棋之乡走出来的油画家

钱绍武先生是无锡“名门望族”钱家中唯一的艺术家

范曾先生最敬佩的艺术大师是谁?就是钱绍武先生

作者简介

张玉昌

艺条微信公众号创始人,资深艺术品投资人,中国文物学会会员,中国古陶瓷学会会员,深圳文交所艺术顾问,现任豫记文化艺术院院长。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涉足收藏,亲历了中国收藏界和艺术品市场兴起发展的整个过程。在对高古陶瓷、古代石雕、翡翠玉石、名家字画、崖柏等收藏实战中,感悟至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