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小说「1」古玩

乱世黄金,盛世收藏。这眼下虽算不上盛世,可不愁吃不愁喝的人多了起来。有文化无文化,有雅兴无雅兴的人都玩起古董来,大多数属”醉翁之意”,不在收藏,意在获利。电视上的鉴宝节目也随波逐流,真真假假。专家点石成金,破罐子破碗身价百倍、千倍、万倍的涨。

这寻古董、买古董、藏古董、卖古董的小风越刮越大。竟然吹到了这市区远郊的铁矿山。退休在家闲得难受的老郭和老张平时只爱好下个象棋。两人都是从铁矿退休,棋逢对手,不相上下。俩老伙计天天对阵,日子过的风轻云淡。

邻居老孙家的二小子在市里干买卖,一直没啥大的起色。近几年倒腾古董倒发了财。这二小子还是老郭老张棋摊的常客之一,闲时就提溜个紫砂壶,蹲在棋摊的旁边看俩老汉下棋。一局收场再摆新局的空档里,二小子就开始忽悠古董的事。这帮下棋观棋的,也乐得听他胡吹海谤。总算有一天,有人来了兴致,顺着话茬问起了古董的事。二小子瞥了一眼那人,顿了顿,慢悠悠对着壶嘴吱溜吸口茶,开腔道:”我不怕告诉你们,这玩意真能赚到钱。你们还别不信,看我,倒腾几次的钱赶上做一年小买卖。”说罢扫了一圈众人,见大伙只是笑眯眯的瞅着自己不言语,又继续道:”我这不是前几天才从山窝里那个薛家槽庄里捡漏买了个古董瓶,拿到市里的文化古玩市场一倒手就”二小子说着扎煞开一只手,五根手指头挨个在众人面前晃了一圈。说罢俩胳臂交叉抱胸,把那五根手指头严严实实藏到自己膈肢窝里,显摆地挑起一边的嘴角,看着大伙。大伙儿有的瞪眼,有的撇嘴,面面相觑,似乎都想从对方脸部肌肉的抽动中判断出些端倪。二小子见火候到了,便娓娓讲述了他从薛家槽庄买瓷瓶赚钱的来龙去脉。

薛家槽庄是藏在两座大山之间的一个村子,总共几十户人家。据传,村名与当地一个传说有关。有年冬天,隋唐英雄好汉罗成带人马进山,不料大雪封山,人困马乏,走到这大山深处迷路被困。罗成无意间用马鞭一指,顿时,所指之处积雪瞬间融化,绿草丛生。马匹吃足了草,这才走出了大山。后来,明末清初年间一位大盗躲避追杀,隐姓埋名在这寒雪绿草之处安身,繁衍后代,逐渐成村,起名叫薛(雪)家槽庄。

龙生龙,凤生凤。后来这村相继出了几茬专门盗窃豪门富户的高手。村子虽居偏僻,但历代不乏有钱人家。文革破四旧的火势,也没烧到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据说,各家各户都有些祖上传下来的古玩,如今外人去很可能捡个漏,碰个运。孙家二小子继续说:”我跑了好多趟薛家槽,村里估计还有不少清末时期的古董,现在外面市场行情正热呢。他们认识我了,熟人熟路,压不下价了。你们去买,按他们的出价砍一半就有账算。他们大都不识货,千儿八百的就买件古董。要么自己收藏增值,要么出手赚钱。”

老郭老张整天下棋也腻歪了,听着二小子这事一步一步的都有具体路子,不禁动起了心思。俩人合计,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捣腾点这玩意试试。说干就干,俩人在矿区路边的庙子全羊馆把孙二小子灌了场酒,听他吹了一通古董常识以及交易行规。不几天他俩就进山寻宝了,没想到出奇的顺利。正如孙二小子所料,到村里很快就打听到了几户有存货的人家。看货出价、砍价、成交。俩人为图吉利,各掏了两个多月的养老金8000元,共买了俩花瓶,四个碗。回家后马上叫来了孙二小子,他一看货色,啧啧称奇:”这刁民,我去了这么多趟,好东西不露啊。他们认生欺熟啊!”说着正经八百的嘱咐他俩好生收藏着,这货翻个几番没问题,先别出手,等个好买主多赚点,并再三鼓动他们再去淘。老郭老张兴致勃勃的想再投资淘点货,两人的老婆都反对。一个理由,别光听孙二小子忽悠,钱到手了才是真赚。他俩一琢磨也对,就想把手里的货卖给孙二小子。孙二小子半喜半忧的说:”行是行,可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不能赚你俩的便宜。再说我手头还真没现钱买啊”。老郭老张闲着时无所事事,这一沾事就放不下了。

几个不眠之夜之后,两人就悄悄地带着那几件古董,坐车去了市里的文化市场。他俩转了几个摊位,就发现东头一个小伙子的摊位上有与他们刚买的货相仿的古董。俩人就跟摊主唠嗑,并自我介绍说是铁矿上的。摊主也毫不避讳说是卖的新仿品。因为很便宜,有些人也喜欢淘几件自己留着当真品观赏。他俩就把手里的那几件古董叫摊主看看。摊主一看就说:”嗷,这是我进的货,你们铁矿那的孙哥买去了好几件呢,你们这是哪淘换的?”老郭老张的脑袋轰的一声,如梦初醒。

回矿后他俩对谁也没声张,孙二小子也不知道他俩去了市里一趟。又是几天过后,孙二小子听别人说,俩老汉从薛家槽庄又淘了宝。就在家支着架子等俩老汉来请他掌掌眼。左等右等就是不来,孙二小子沉不住气就径直奔向老郭家。”郭叔,听说淘到好货了!””哪里,别提了,白跑一趟。”孙二小子忙凑到老郭跟前给他递了支烟点上。老郭不紧不慢地说:”村西头一家姓郑的,有四个茶碟,一个青花瓷瓶。四个茶碟是同治年间制,每个碟分别写着春夏秋冬四个字四句诗,只记着春游芳草地什么的,青花瓷瓶有一尺多高,写着康熙年制。””出价多钱?”孙二小子急不可耐。”出价少了三万不卖!这次咋砍价也不让价。”还没听老郭往下说,孙二小子起身就猴急猴急地走了。孙二小子回到家立马翻腾出一些古玩的书查看。果然有类似的古玩,那四个春夏秋冬的茶碟上的每句诗是:春游芳草地,夏赏绿荷池。秋饮黄花酒,冬吟白雪诗。康熙年间的青花瓷瓶也有出处。”哈哈!天助我也!”孙二小子自语了一声,心里也嘀咕这些刁民还真能藏的住真品啊,沉入了遐想中。

第二天,孙二小子轻车熟路,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薛家槽那家农户家里,一见那古玩,兴奋不已,连砍价都没砍价,就交钱拿货走人。他眼前出现了漫天飘着一张张百元大钞的幻觉。出村时被一些认识他的村民看到,追着他问:”孙老板还有货让我们代卖的吗?”他急不择路骑上摩托车,一溜烟逃走。

当他拿着宝贝在市里古玩文化市场摆摊叫卖时,正巧他熟识的一位古玩行家来到摊前,孙二小子忙不迭地向他显摆这新淘的古董。古玩行家蹲下盯着这几件瓷器,只看了一眼就说:”器型、釉色、画功好仿,胎质不好仿。你不知道东头那个卖仿品的小伙子刚进了一批这样的货吗?你们不是经常交易吗?你这回咋打眼了呢?赝品!”

孙二小子木瞪瞪地来到东头的那个他常光顾的摊位,小伙子摊子上摆着好几套呢!小伙子一见他就说:”孙哥,我刚进了批货,仿工挺细,200元一套。你来几套吧,前两天也是你们铁矿的俩退休老头刚买了一套呢。”

壹点号 西楼空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