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唐家赔钱买下古玩,他用这一招,竟让买来的古玩涨了三百万

“九珍阁,什么玩意?”段朋一愣。

旁边,远叔依旧是挂着一抹捉摸不清的笑容,此时倒想看看这小家伙要干嘛。反之唐依依则是有些欲言又止了。

托盘上。

顾风活动了一下五根手指,伸出手摸到字帖上。

“福禄寿贴,明末王元志生老病死四册之老,属孤品,市价一百万。”玉佩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九珍阁是一家古玩点,店小,但也存在了几十年了,不懂别乱说。”顾风回头看了一眼段朋。

“哎,你小子……”段朋眼睛一眯,刚要开口,却被顾风打断了。

“这老风福禄寿原为三贴,四年前禄贴在湘北的拍卖会上拍出了五十三的价格。”顾风摸着双帖说道。

闻声,王海倒是没说话,很显然这是对的。

“啧啧啧,五十万的东西你花了一百六十万,你还有脸说话。”段朋冷嘲热讽的响起。

顾风脸色不变,继续道:“五十万是市场价,但古玩尤其是成套品讲究就是一个套,禄贴四年前拍卖出去之后,因主人的不小心毁了禄贴。

所以老风就剩下了福寿双帖,这价值自然是不一样了,所以天龙拍卖会也定是知道这一点,因此拍卖价就定了五十万。”

顾风看向了王海:“我说的可对?”

“顾小先生说得对,这老风三册禄帖已毁,福寿双帖身价自然有所提升,我们拍卖会的心理预期在一百一十万左右。”王海笑道。

“顾先生,这就和你说的价格差了十万而已啊。”唐依依立刻惊呼了一声。

“哼,可你还是多花了几十万的冤枉钱啊,唐依依,你这是遇人不淑啊。”段朋则是不屑道。

“是我要继续拍的,段朋,你别在这惹事生分,有本事你冲着我来。”唐依依气呼呼的说道。

“哼,你就等着唐老爷子收拾你吧。”段朋满脸无赖模样。

而这时候,顾风拿起了字帖。

“唐小姐,我给你的价格一百二十万,只是一个价格底线,但古玩字画这种价格是随时都会变的。

老风三册不成套价格还上升,其原因就是寓意美好,而且也恰逢老风这个老,人之老矣,岂能福禄寿三全?缺一,则贵一。”

“之前价格之所以飙升,很显然有人故意在抬价。”顾风扭头看了一眼段朋,那九号和十二号中必然有这人。

“切。”段朋不屑一笑,也不应答。

“唐小姐,顾风冒昧的唐突一句,这福寿之中,唐老爷子可缺何物?”顾风转身看着唐依依。

“小子,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唐家老爷子那是福寿天全,你说话可注意一点啊,别拿着一些凡物来比较唐老爷子的气运。”远叔突然眯着眼说了一句。

“这样啊……”顾风冷然一笑,抓起双帖中的福帖直接一把撕碎了。

“嗯?”

这动静一出,整个人包间里几个人全部愣住了。

“小子,你疯了啊,这好歹一百六十万买的,不花你的钱你不心疼是不是,唐依依,你看看,这就是你叫的人。”段朋抓着机会就是大声吼。

“你这是什么意思,居然撕了拍品?”

远叔脸色一黑,“小姐,这东西我们不要了,不要了。反正不是我们毁的,谁撕的谁给钱。”

唐依依也是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顾先生,你这是何意?”

“福禄寿既然不能三全,那这不成套还不如留一个孤品。王海先生,现在福禄寿三贴就剩下了一个寿帖,你觉得值多少钱?”顾风扭头看向了王海。

而王海深深的看了一眼顾风,暗叹了一声不愧是顾沧海的儿子啊。

“福禄寿三贴只存之一,乃是孤品,其寓意虽然少了,但更强烈!”王海沉吟了一瞬:“若是放在我天龙拍卖会竞拍,底价三百万起。”

这话一出。

远叔立刻瞪大了眼睛:“这就三百万了?”

“吹犊子吧,三百万?”段朋也是错愕的一声大吼,不过下一秒就笑了。

“我懂了,你们天龙拍卖会和这个家伙认识是吧,在这里商业互吹互相吹捧,一定是这样吧。”

闻声,王海眉宇间猛地闪过一丝严肃。

“两位,这里是天龙拍卖会,我是天龙拍卖会的鉴宝师,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代表了天龙拍卖会对于市场的判断。我说三百万,那就一个字都不会少!”

这一下,远叔和段朋都愣住了,尤其是段朋,脸黑的像炭一样。

而顾风则是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倒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这位先生,请问这字帖你们还要不要,现在福帖被毁,我们可以终止交易,避免你们的损失。”王海看向了远叔。

“要要要。”远叔立刻笑眯眯的说道,傻子才不要啊,这终止交易不是放弃了三百万的孤品吗?

此刻,唐依依嘴角勾起了一个笑容看向了顾风,一个动作就将五十万的东西变成了三百万,这人有点厉害啊。

“顾先生,佩服。”唐依依对着顾风笑了笑。

随着交易完毕。

王海鞠躬离去,远叔小心的收起装着寿帖的盒子后,突然走了过来。

“顾先生,你果然是有些本事啊,不过这种事情我希望下次你还是要和小姐商量一下,毕竟这出钱的是我们啊。”远叔眯着眼睛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顾风心里闪过一丝不屑,也没说话。

突然,包间的通讯设备响起了一道声音。

“各位,感谢大家百忙之中参加我们天龙拍卖会,历时两个半小时,三十二件藏品共拍价四千一百五十二万。这其中百分之十,我们将会以各位的名义捐献给慈善机构作为善心,祝大家生活愉快,另天龙拍卖会暗拍即将开始,感兴趣的顾客请前往二楼参加。”

“小姐,我们走吧。”远叔很显然是不感兴趣。

“嗯,段朋,你不要跟着我们了。”唐依依扭头看向了段朋。

“切……脚下的路又不是你修的。”段朋没皮没脸的嘟囔了一句。

“各位,拍卖会已经结束,我的工作也算是完成了,就此别过。”顾风抱了抱拳,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这天龙拍卖会的明拍顾风根本不在意,但暗拍可就是重头戏了啊,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