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打碎了一件价值三百万美元的古董!亲情和金钱哪个更重要?

人活着,就是活一个情字,亲情、爱情、友情!在这个情字中,最重要的莫过于亲情,因为我们从生到死,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接触的,都会是亲情!可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告诉我,亲情在金钱面前,有多么微不足道,是那么不堪一击,是金钱的诱惑太大,还是人的观念变质?

价值百万的古董

我爷曾经跟我说过,别看咱家家境平庸,但是咱们家有传家宝,这个宝贝等爷死了以后,越过你爸,直接交到你手,因为到你这代就你一个是小子!你以后要是生个儿子,你就接着替祖宗往下传,要是生个丫头,你就卖了,给孩子当嫁妆,买个三百来万应该没啥问题(有三个古董收藏的,分别给出过292万、288万、296万的价格)

古董的由来

我是吉林长春人,因为到我这代就我一个男孩,而且我还是最小的,所以我爷也最疼我,小时候经常给我讲,我们老王家以前的故事。

在雍正年间,我家有个当官的,职位是从六品,按照古代和现代的等级对比来看,应该是副厅级(具体我也算不清楚)我家的传家宝就是从这位祖宗这传下来的,后来家道没落,到嘉庆年间中段的时候,彻底成为平民百姓,但是传家宝一直在传着,这个传家宝是一对花瓶,落款是“大清雍正年制”传到我爷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传了多少代了,只是知道这对花瓶的价格在三百万左右。

花瓶在我爷手里的时候,谁也不敢去要,甚至打听一下都会挨骂,整个一大家,也算是相安无事,和和睦睦!直到我爷去世那年,所有人的脸都变了,让我看到了亲情原来这么渺小,在金钱面前可谓是连头都抬不起来!

我爷去世,留下了家产

我爷有五个孩子,我有一个大爷,一个二姑,我爸排老三,一个四叔,一个老姑!其实我爷早就已经把花瓶给放我爸这了,只是没跟大伙说而已。

2011年,我爷因心力衰竭,抢救无效死亡!留下了一个房子,7万存款,还有这一对花瓶,刚开始大伙都在悲伤之中,忙活着我爷的后事,我爸提议一切丧葬费用,都由我们来出,因为我爷跟我们在一块的时间最长,这点大伙也都没啥异议,都在尽力尽孝的忙活丧事。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爷火化还没到百天的时候,他们四个就来找我爸商量房子和存款的事,人死没过百,尸骨属未寒,你们居然来分老爷子的家产?让外人知道得笑掉大牙,我爸一气之下把他们四个都撵出去了,留下一句话,啥事都老爷子百天以后再说,现在谁再提分家产的事,连根毛都别想捞着,谁家儿女能干出这事?再过二三十年,你们有脸见祖宗吗?

(因为房产证和存折,还有花瓶都在我爸这,他们怕我爸自己独吞,再加上我爸曾经说过,丧葬费我们自己出,他们就更加坚信自己心里的想法)

第101天,分家产

自从那次他们张罗分家产的时候,我就对他们心灰意冷,烧纸的时候,哭得声音一个比一个大,又磕头又打滚的,联想到那次他们的做法,这些在我眼里真的有些刺眼,想必正在烧纸的我爸,和我的想的也差不多吧。

果不其然,烧完纸的第二天中午,他都四个来到我家,之所以中午来,是研究因为上午他们研究一下怎么分(我自己的猜想)我爸一看事已至此,只好给大伙分了!大家就开始研究!

房子不卖,也不住,专门用来摆放我爷我奶的牌位,因为就算老两口没了,这里的一切也都是老两口的,卖给别人舍不得,这样大伙也能留个念想,如果以后谁家孩子需要买房子了,可以低于市场价的百分之四十来购买,不能转手倒卖!购房款由那代人平分,此处无异议,大家都已经签字。

七万存款,大家表示都不要,老人生了五个孩子,本就不容易,不能死后还花老人钱,但是长兄为父,这七万存款需要由我大爷来保管,用于装修老人的房子,房子里乱七八糟的开销,此处无异议,大家也都签了字!

最重要的来了,我爸把花瓶拿了出来,但是目前不能交给任何人,因为我爷生前就说了,花瓶传给我,因为我这一代就我一个男孩,必须传给我,这时候他们四个就不干了,翻脸比翻书还快!

翻脸动手

说:你不能重男轻女,都是膝下儿女,没有男女之分!

老爷子没了,这瓶得传给下一代,现在王浩(我名)没资格接这瓶子!

直接就卖了吧,还往下传啥啊,以后生男生女还不知道呢!

我们当姑娘的,房子房子不要,存款存款不要,留个花瓶留个念想!

你们当姑娘的要啥花瓶,拿走给别人家当传家宝?这花瓶姓王!

我和我爸一声都没知,就这么看着他们四个吵吵,我当时心里特别难受,替我爷我奶难受,替亲情这个词难受。

吵着吵着,我老姑居然动手了,这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拿着烟灰缸就朝我大爷扔去,这要是砸脑袋上,再加上岁数大了,非得有个好歹不可,我大爷火气当时就上来了,冲我老姑就去了,我老姑父肯定不能让我老姑挨打,他俩就打起来了,我四叔过去拉架(因为他们是亲兄弟,多少有点拉偏架的意思)我老姑父气不打一出来,进厨房拿菜刀就把我四叔脸划个口子,这时候我二姑也吓得心脏病也犯了,他们三个也都是不管是啥,拿到手里就开打,我也被当时的场面吓住了。

后悔一生的决定

就在这时,我爸一气之下,上头了,做了一个至今都后悔不已的决定,把花瓶狠狠地摔在地上,一瞬间,我老姑父手里的菜刀也不挥舞了,我四叔的脸也不觉得疼了,我大爷也把手里的凳子放下了,我二姑心脏病也好了,大家大眼瞪小眼,我爸大声说,这回还抢啥,谁也别要了,都掉钱眼里了,你们白活好几十岁,出门都让车轧死得了!

这场闹剧在“啪”的一声中结束了,后来我老姑父因故意伤人,被判三年有期徒刑,赔偿我四叔5万元,我大爷也因此事被判一年有期徒刑,赔偿我四叔1万元,至今为止,我们这些亲人从来没联系过,甚至连我们这一代都没联系,房子还在,存款还在,只是几百年传下来的花瓶没了!

我爸因为这件事瘦了19斤,肉眼可见的苍老。后来我俩在谈到此事,我爸特别后悔那一刻的冲动,传了几百年的东西,到他手里没了,其实我也特别心疼,说实话是,不只是那个念想摔碎了,就单说那个价值我也很心疼,毕竟是几百万的东西!

结语

钱没了可以再去赚,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如果人连亲情都没有,那还谈什么爱情,更不用谈友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