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他拿三苗极品兰花换了一件古董,后来经过鉴定居然是假货

兰花作为十大名花之首,从古至今就不缺乏追求者,她有着优美的叶姿和美艳的花色,更为重要的是它的香味清晰而悠远,让人神清气爽,久久不能忘怀。

兰花行业经过最近几十年的飞速发展,涌现出数以千计的精美品种,每年全国各地的兰博会上,数以千计的精品兰花争相斗艳,它们形态各异,颜色鲜艳,香味悠远,完全是一种超视觉盛宴会。如此一来,全国各地玩兰者呈指数级增长,他们大多数是普通爱兰人士,家养几盆自己钟意的名品,希望在花期之间品闻它那第一无二的王者之香。也有一些是专业养兰人士,他们投入巨资修建兰园,引种精品,通过高超的养殖技术来繁育数量,以此来获得极高的经济效益。

作为专业兰花从业者,如果自身经济条件雄厚还好,要是没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做后盾,那么玩兰路上肯定不会一帆风顺,甚至可能因为资金链的断裂而退出兰花行业,这是因为不少兰花精品投资周期长,有些品种几年甚至数十年还不一定看得到利润。如此一来,以物换兰就成了兰花圈比较常用的交易方式,当然了,这样的交易方式一般只发生在熟人身上。

比较常见的以物换兰的方式有:盆景换兰、桩头换兰、书画换兰、古董换兰、玉器换兰、奇石换兰、陨石换兰等等。

今天我们就来说一件古董换兰的真实案例,当事人双方是有几十年友谊的老朋友。

赵某国今年50多岁,家住都江堰汉口地区,出生于农村家庭,家里家徒四壁。一家人只靠一亩三分地生存,他有个哥哥,大他两三岁,由于家里实在过于贫困,因此小学毕业后就辍学在家,然后将宝贵的学习机会留给了赵某国。赵某人非常机灵,但读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后来初中都未毕业就因为打架被开除了。

后来两兄弟只好外出寻找挣钱机会,他哥哥找了个当地农村集市卖古董的人为师,干起了古董的行当。每天就跟着他师傅穿梭于各个村庄,专门收集那些古董老物件,然后拿到乡村市场上售卖。你还别说,在90年代的时候,这可是一门暴利生意,一天挣个几百元几乎是常事,要知道,当时的企业职工大多都才几十块钱一个月。

而赵某国则选择批发衣服来卖,他买了一辆自行车,每个星期去成都荷花池批发衣服,然后拿到乡镇上露天摆摊。但这一行毕竟利润比较薄,也很辛苦,跟他哥哥的生意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但赵某国这人有几大优点,他人长得很帅,身材比例也很好,走在路上都有女孩子主动搭讪。他的口才也是相当好,从20岁到80岁,不管男女都能摆上一阵,拿到现在来讲,在MBA中当个讲师完全没有问题。后来在荷花池,他遇到了自己的伴侣,据悉,当年他只花了一元钱就娶到了老婆。他的老婆家境条件很好,老丈人对这个女婿相当满意,不光出钱给他购买一辆摩托车,还出钱让他做生意。

后来,赵某国觉得做衣服生意赚不到什么钱,反而觉得哥哥的古董生意日进斗金,对生意有敏锐嗅觉的赵某国当即决定跟着哥哥从事古董行业。但他觉得只在本地乡村收购小的古董老物件,格局太小,也无法接触到古董圈的大佬。因此在他的劝说之下,两人决定前往陕西从事古董,那边古董很多,而且黑市交易频繁,在乡下也很容易买到好货。

两人在那边混迹了一两年,也确实发了财,并且还囤积了不少古董,但真假就不好说了。到了1998年,川内兰花之风瞬间刮起,记得当时流行素花,赵某国又将目光盯上了兰花。其实他小时候就认识兰花,只是分不清好坏以及品质高低。在苦学了一段时间并且拜人为师之后,赵某国决定要从事兰花生意。他觉得古董行业越来越不好做,而且假货成风,因此就和哥哥平分了家当,两兄弟各搞各的,当然了,他哥哥依然从事古董行业。

此时的赵某国虽然挣了点钱,倒也不多,要新修兰园,引种精品,就必须得准备好几十万元。这时候,他想到了用古董换兰花的想法。在兰花圈,喜欢古董的大佬也是非常多的,因为那时候玩兰花的朋友几乎都是退休职工或者做生意的有钱人。

后来,他确实用古董换到了一批精品兰花,其中有西蜀道光、刘珍芽黄、缟艺缟花、梅瓣、荷瓣等品种。其中,来自邛崃的刘某宇换的最多,两人也因此成为了好朋友。当时刘某宇换了差不多50万元的兰花,换的古董有上古玉器、手镯、青铜器,瓷器、陶器等,那年是1999年。

刘某宇比赵某国要大几岁,早年承包山林,通过贩卖木头赚了不少钱,后来渐渐迷恋上兰花,家里有个很大的兰园,全部都是他多年收藏的精品。此人还有个爱好,就是酷爱古董,为了一件藏品,他不惜重金都要拿下。但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在没有买卖渠道的情况下,想买到货真价实的真品古董简直是大海捞针。他之前就在古玩市场上买了件藏品,但最后鉴定均为假货。

当他看到赵某国家中的古董后,心里是喜欢的不得了,为了慎重起见,他带了个古董鉴定行家来帮他掌眼,后来确定为真货才做交换。而这批用兰花换回来的古董,也在几年后通通贩卖给了其他古董藏家,为此还挣了不少钱。

赵某国这边呢,换得兰花之后,到了2001年,兰花市场迎来了高爆发时期,记得当时的西蜀道光壮苗能卖到6000元一苗,其余的素花、瓣型花、奇蝶花更是动辄上万、几万、甚至数十万一苗。赵某国为此赚得盆满钵满,在当时的兰花圈备受崇拜。

刘某因此和赵某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赵某贪图刘某的精品兰花,刘某贪图赵某的古董藏品。两人可以说是各取所需,此后几年间,他们一直都是古玩换兰花,当然了,金额不是特别巨大。

时间到了2016年,此时的国兰市场再次迎来高峰期,但没有了2002到2007年的疯狂劲,兰市也规范化了。但市场上也有天价草存在,并且交易量还挺大。记得当时,刘某宇在重庆整了好几苗春剑顶级艺草:雪原春晓回来养殖发苗。学元春晓在当时的价格普遍在20万到35万一苗之间,后来重庆有个大佬以520万元的价格卖了20苗到云南后,此花才被大众所知晓。

刘某宇确实有先见之明,他对于市场今后流行的品种了如指掌,因此早早下手囤货,虽然下了血本,但毕竟他有的是钱,而且在第二次兰市高峰期赚了不少钱。

其实刘某宇还有个小算盘,那就是他早早就看过赵某国家中有一件青花瓷,而且被赵某锁在了保险柜内,这么多年下来,赵某也只给他看过两次,而且出多少钱都不卖。刘某也觉得,他玩古董这么多年,不管是眼力还是专业知识,都不会看走眼的。

于是有一天,刘某来到了赵某家中,提出要看这件青花瓷,当赵某再次拿出来后,刘某硬是把玩了几个小时不肯放手。于是试探性地问到:“老兄,最近我在外面搞了几苗顶级艺草,可以说是春剑极品,为此花了我一百多万,我愿意分享几苗出来,就换你这件瓷器如何?反正你家中古董那么多。”。赵某说到“这件瓷器是当年他们两兄弟在陕西一户农家购得,据说是滤坑得来的,别人出过60万都没有卖。”

刘某随即拿出艺草照片,赵某一眼就认出是雪原春晓,心里也很喜欢,经过仔细评估价值之后,两人商量一件瓷器换得三苗。此事一经拍板,第二天,刘某就把草端来了,赵某也把古董交与了刘某,并且说到:古玩界有个行规,老兄要明白,那就是出门不认。刘某说到:我玩古董也有几十年了,这点规矩还是知道的。

拿到古董后的刘某欣喜若狂,每天都要把玩很久才能入睡,并且也不轻易示人。直到两年后的一天,他才隐隐觉得该东西似乎有问题。

2018年,成都一位古董商,不知道从哪听说了刘某有一件青花瓷真品后,提出想亲自看看,如果确认无疑,愿意出高价收购。这时候刘某拿出那件珍藏的宝贝瓷器。那位古董商看了半个多小时,觉得这好像是民国仿品,于是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刘某坚称这是真品无疑。后来,那位古董商给他提了个建议,那就是拿到成都古玩交易中心鉴定真伪。

后来实在放下不下,刘某就将这件宝贝带去检测,检测结果正如那个古董商所言,是个民国仿品,顿时,刘某气的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他也没有去找赵某,毕竟当时是有过口头之约的,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此后,刘某和赵某再无生意上的往来。

所以说,在兰花行业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兰花就像绿色的古董,充满神秘感。玩这些东西需要极高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的鉴赏经验,古董如此,兰花也是如此,不懂的人最好不要贸然介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