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古玩世界曾经充满曲折

北京有潘家园,长沙有天心阁。老长沙人都知道,天心阁附近的白沙路每周总有几日是特别热闹的,那里迎来送往的全是“淘宝”人。在天心阁古玩兴起之前,清水塘古玩市场曾是全国文物古玩市场响当当的“聚宝盆”。

除了这两处,长沙还曾有韭菜园的湖南古玩城、大麓珍宝古玩城等,其实不管是哪个古玩盛地,大家都期盼着体验一把“捡篓子”的乐趣!

藩城堤故址碑

很少有人知道,最早在长沙经营古玩的商人为了维护古玩从业者的利益,曾组建了一个名叫“粹湘公会”的民间组织,地址在藩城堤街的吕祖殿。所有从事古玩经营的店铺须交纳入会金和常年例费。

长沙古玩业发轫时期的业态

古玩又称古董,长沙于19世纪80年代才兴起古玩业。最初,这只是一个小而又小的行业,甚至称不上是一个独立的“行业”。

从业者大多肩挑负担,串门走户,买进卖出,赚得一些蝇头小利。

清代走街串巷贩卖碗盏的挑子

碗盏兑换业、山货业、大箩筐业、裱画业、车洗玉器业、刻字店、碑帖店、古旧书店、皮货店等,都与古玩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从事碗盏兑换的人,专门收购没落的高官富豪家中待出售的古玩;山货业有时从乡下收购出土的古玩,大箩筐业本就是收废品的行业……

民国长沙古玩业的兴起

民国初期长沙古玩业已初具规模,城区开有110多家古玩店铺,主要集中在藩城堤,在此处先后开了40余家。其行业组织粹湘公会和古玩同业公会,也分别设于藩城堤吕祖殿巷和何家坪巷。另外,犁头街、鸡公坡、晏家塘、浏阳门、走马楼也有几家古玩店。

旧时,长沙古玩之盛跟湘军的衰落和南派盗墓有关。

湘军将领在与太平军交战中,攻城略地,立有战功。战事平息后,湘军将领在全国各地当巡抚、督军、总督,成为封疆大吏,升官发财。这批湘军将领在省城长沙营建宅第。

民国初期,湘军后代家道逐渐衰落,开始变卖家中古玩,换取资财。古玩商人上门收购,他们对湘军将领和封疆大吏的宅第了如指掌。

司马里左宗棠公馆外拱门

司马里左宗棠公馆内堂

如曾国荃宅在府后街,胡林翼的五福堂在通泰街的胡家菜园,左宗棠公馆在司马里,刘松山宅在宝南街,席宝田宅在小瀛洲,李朝斌宅在苏家巷,李星沅公馆在东庆街的芋园,娄云庆的大屋在文星桥,郭松龄的郭家花园在落星田,周达武的蜕园在泰安里,陈提的陈家花园在黄泥煅(黄泥街)的双鸿里,劳崇光的私家园林在储英园。

影视作品《老九门》,讲的就是九大盗墓家族镇守长沙的故事

此外,长沙“土夫子”以精湛的盗艺闻名,成为中国南派盗墓圈的代表,南派盗墓也使长沙这座城市充满了更加神秘的色彩。

长沙古城与古墓分布图,红色标记为墓

清末民国,长沙城内及周边古墓,几乎都被盗挖殆尽,各种文物被贩卖、转手后流失,最有名的可能是皿方罍、子弹库楚帛书等。

盗墓所用的工具

不论是国内古玩最盛的北京、上海,还是长沙,古玩业都是鱼龙混杂,从业人员之间尔虞我诈,仿品赝品层出不穷。从中获取暴利者有之,吃亏上当血本无归的人也不少。

长沙古玩界当年也曾发生过不少“坑蒙拐骗”的故事

(一)青铜马“不翼而飞”

20世纪30年代初,长沙近郊菜农在一座汉墓中挖出青铜马一件,送至浏阳门一家古玩店,店主郭广生以价200银元收购。郭广生携青铜马来到大古道巷,找古玩商徐永盛。徐见青铜马略有破损,请来修整古玩高手周漆匠将其修复,准备带至上海脱销。

郭广生与徐永盛商定,铜马作价7000银元,郭、徐占百分之九十,周占百分之十。徐永盛有一亲家李某,原在上海开绣花店,是帮会人物,久住长沙。徐永盛与周商量,他俩对上海情况不熟悉,邀请李某一同去上海周旋。

青铜马(网络图片)

于是徐、周、李3人同行,从长沙乘船赴上海。他们将青铜马放在一个鞋盒内。轮船途经汉口,泊岸停留4小时,徐永盛和周漆匠上岸游玩,留李在船上看管行李。

轮船抵达上海后,3人同住旅店,打开鞋盒一看,青铜马不翼而飞,盒中仅有铜元2串,重量与铜车马相等。徐永盛和周漆匠怀疑是李某盗窃了青铜马,又慑于李某在上海的黑势力背景,不敢追究。回湘后,周漆匠被气死。郭广生找徐永盛索要钱款,吵闹纠缠,徐不堪其扰,不久也去世了。

(二)何家《古麓山寺碑》被骗

清末湖南大书法家何绍基,从家乡永州道县迁居长沙。何绍基收藏一部完整的《古麓山寺碑》宋拓本,从不轻易示人。

何绍基画像

长沙文夕大火后,何氏后人从城区迁居湘江西岸谷山。何绍基之孙,人称“何六宝”,书呆气十足。

有天,一位李姓人造访何家,自称是北京收购字画的古董商。经过一番客套表演,李某与何六宝谈得非常投机。何六宝取出《古麓山寺碑》宋拓本,请李某鉴赏。

酒足饭饱之后,李某提出收购此拓本,何六宝索价30000银元,李某满口答应,约其一同至长沙城取款,何六宝慨然将拓碑交给李某。何六宝与李某同行,轿子到达溁湾镇时,李某忽然不见了。何六宝此时依旧没产生怀疑,自行渡过湘江,直接来到李某寓所。

可是经再三询问,才知道并无此人。何六宝到处打听李某,均无下落,才知道上当受骗。抗战胜利后,听说有人在上海出售《古麓山寺碑》宋拓本,售价达1.2万银元。

长沙古玩界的没落

改革开放后,长沙古玩市场最先在宝南街一带恢复,1996年,古玩店纷纷迁往清水塘,很快便成长为全国第三大的古玩市场。

清水塘古玩市场

那时候,古玩地摊上尽是捡篓子的人,清水塘的古玩跳蚤市场也因此被圈内人称为“鬼市”。经常看到,一些嗲嗲、娭毑用布袋子、布包装着一些“老物件”一家一家的询价。

这应该是长沙古玩市场最火爆的时期,这里也承载了无数长沙人的古玩记忆。

僧多粥少,从2011年以来,长沙城的古玩市场看上去像是百花齐放,但实际却反映出古玩市场的萧条。在古玩城和地摊上看热闹的人很多。

长沙大麓珍宝古玩城外的古玩地摊

真正的买家已经很少有人在地摊上淘货了,越来越多人选择更为方便的互联网上进行交易,他们或通过网络店铺,或通过群聊等方式进行拍卖,这样既时髦又方便,何乐而不为。

参考文献:沈小丁《一个城市的记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