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的古董鉴赏经验,227万元换来一堆古董鉴定证书578万元学费

此文中涉及到古玩界太多名人,也是揭开古玩界一些黑幕!

本人今年72岁,明年是坎年,不知能不能过得去,我收藏古董31年,自认为还算是老玩家,玩了一辈子古董,但最后想想,究竟是我玩古董,还是古董玩我,以下是我的古董收藏经历,我不怕得罪人,因为这是事实。

我是江苏无锡宜兴人,大半辈子在上海第二冶炼厂工作,做有色金属研究,平时喜欢搞搞收藏,因为老家宜兴出产紫砂壶,可能由于这方面原因吧,经常去东台路古玩董市场逛逛,一来二去,东台路古玩董市场里面的店铺商家都是熟悉我的,市场有出土的古董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也渐渐地,我屋子里古董越来越多,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迫切需要把现有家里面的古董折现,因为三个儿子不喜欢,他们都说一堆破烂货,但在我眼里,这是我31年的心血,大概花费了800多万元,我能卖出5000万元就可以,不奢求太多,我想应该没问题的。

我比较喜欢收集清三代官窑、元青花、永宣和一些佛像,就是现在来看,我个人认为我的收藏古董取向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佳士得每年的春拍和秋拍我都是关注的。

了解走势,2007年,我参加了第一场鉴宝会,那时是丘小君、蔡国声和徐国喜,我因家住上海,花了9万元,每人3万元出场费,邀请他们来到家里鉴定,因为说实在话,拿到外面去,我不放心,鉴宝人员太杂,我也不喜欢让别人知道,只是想着心有数就好,207件瓷器和32件佛像,一共筛选出来168件真品,我是比较高兴的,应该说是3位老师对我收藏古董的肯定,丘小君、蔡国声、徐国喜三位老师主动给我开具了57本鉴定证书,花费了114万元,一张证书2万元,我都是转账给他们的,其实我当时的想法是有了3位老师的鉴定证书,就是有了身份证,容易卖出去,能得到买家认可,但接下来使我满心欢喜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痛苦,应该说越鉴定越痛苦,越卖越痛苦,可以说我不知道我到底信谁,我老伴几乎天天在我耳边絮叨。

2013年,我儿子拿了12件瓷器去延安饭店参加北京保利拍卖的征集活动,但是工作人员说这12件瓷器都不符合征集要求,我当时辩驳,我有权威鉴定专家证书,跟他们吵了起来,为什么不征集?最后是一位负责人,叫张瑾的女士出来,后来我们成了朋友,也就是现在的上海华艺保利总经理,跟我说,鉴定证书这东西他们不认的,花钱就可以办,我当时是气愤,现在想想她说的是对的。

事情讲到这里还没完,保利不要我东西,但是在场也有很多上海本地的拍卖公司也在征集,我每一家送进去8件,每家哪怕成交2件也好,分别是上海嘉道、上海君道、上海跨国、上海君御、上海保纳,还有几家已经记不起来了,还有很多检测机构、备案机构,我也送进去检测,前前后后总共缴纳了228万元,这期间参与了这些公司举办的很多鉴宝会,邀请的也都是瓷器界知名专家,李知宴、叶佩兰、李宗扬,后来我特意去北京还找过很多专家,开了很多本证书但是我发现我拿同一件瓷器,2007年、2014年、2017年给蔡国声和丘小君看,一会是真,一会是假,搞得我好糊涂,我曾当着蔡国声面,给他看丘小君鉴定视频,结果无话说,我其实不想说什么,但是又想说些,作为古董收藏者。

2015年,我在报考了北京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培训班,当时上课的是吕成龙,我是比较认可他的理论知识的,跟他学习到很多明清官窑瓷器鉴定方法,所谓学到老就是如此,当然少不了花钱交学费,39800元学费,一年半,在这期间,也认识了很多搞古董的同学,包括河南博物院的武伟,山东博物馆的张明远,上海的李鉴宸,杭州的赵尚志。

我们后期都成为非常好的朋友,当然,因为地域关系,自然和赵尚志、李鉴宸走得更近一些,2017年,我邀请他们两位也来到我家里做客,准备了好酒好菜,希望他们能说实话,我的古董到底怎么样,并且希望帮忙卖出去一些,赵尚志认为屋子里古董大部分都是真品,李鉴宸只说挺好挺好。

临走时每人2瓶茅台酒,还有阳澄湖大闸蟹,那是过了几天,李鉴宸因为也居住上海缘故,我邀他去见我的朋友吴盛,他在虹桥古玩城,也是我的老朋友,开古董店的,去看看货,其实我还是想结交他,帮忙卖出去几件,后来回去分别时,他说了句,你的古董一小半为真,一大半为假,又过了好一段时间,邀请他来我家里,他选了19件瓷器,他认为是真品,我说我这些都有证书,他说给买主看东西别拿什么证书出来就好,其余没再说什么,我还是拜托他帮忙卖出去,因为我自己没渠道,李鉴宸一开始是拒绝帮卖货的,临走时我给他拿了50万元,作为运作资金,我明白这年代干什么都需要钞票,吃喝拉撒睡,什么都要钱,天上不会掉馅饼,没人会平白无故帮人。李鉴宸也很直白。

如果一件卖不出去,50万退还30万,这么说吧,我搞古董收藏,我家里人一直反对,就说票子一直出去,没见卖出去一件古董,李鉴宸提出要每件瓷器卖出去的55%的佣金,这是比较黑的,我说心里话,一般都只要15%,最高也就20%左右,但我还是答应了他,因为我知道他卖得越高,他拿的佣金越高,后来他先后卖掉7件瓷器和2件佛像,总共是1874万元,现在还在帮我卖,但我现在也不知道这些老板都是怎么联系上的。

有一次,李鉴宸叫我到龙之梦大酒店还见到刘益谦,就是那个买2.8亿鸡缸杯的家伙,我个人认为他那个鸡缸杯是有问题的,我鸡缸杯20多个,管他呢,我有一件明代永乐甜白釉暗刻龙纹玉壶春瓶卖给他485万,其实我除掉给李鉴宸55%,也没剩下多少,我只知道我拿到钱了,瓷器交给他,包括正如我当初答应他的一样,给了他55%佣金,额外又给他10万元,算是酬谢费,不管怎么样,见到效果了,我家里人至少不埋怨了,但其实话说回来,我三个儿子,哪怕有一个喜欢古董的,我都不会这么便宜卖掉,就拿元青花来讲,我1993年买昭君出塞那会,花了26万元,我买的那时候,还没有元青花作假一说,现在只卖了315万元,但到今天这种地步没办法,但凡重新来过,我绝对投资房产。

其实我玩古董,是因缘巧合,31年的经历让我痛苦的半生,我发出来没其他意思,我只想说我一直在鉴宝,参加了太多的鉴宝活动,我对专家一开始是崇敬,现在是鄙视,一开始对鉴定证书,感觉是有张身份证一样,现在是想一把火烧掉,我当初开具11本有徐国喜名字的鉴定证书,但随着徐国喜的去世,也变成废纸一张,还有我参加了很多鉴宝活动,多数是200元一件,有时候1000元一件,还参加了很多检测,包括牛津、香港中文,这路上我不知道已经花费了多少票子,我笑我自己,走了太多了冤枉路,吃了太多的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