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八零年代小村姑,她到古玩市场捡漏,运气爆表捡到宝贝

五毛钱花的差不多了,肖雪就算在摊位上看到惹眼的好东西,一问价也没钱买,她瞅来瞅去,没舍得用她的银锁去换东西,便噗古玩店铺里逛游。

她看人看衣着样貌,看古玩店习惯看风格摆设,有自己的一套准则,她在十几家古玩店走了一圈,才选中这家叫“明玉轩”的古玩店,首先这店面典雅大气,而且干净敞亮,其二着店主是个豪气的,不然明清时期的瓷器一点不顾忌的摆明面上,绝非等闲之辈。

肖雪一进店救瞅到柜台后坐着的老头,他穿着中山装带着一副眼镜,不像掌柜倒像是专家,这类人都是学识渊博慧眼如炬,肖雪以前认识过一位,跟着学了不少东西,所以她对饱学之士那是格外尊敬。

他看着一本书,见肖雪进了也就是抬眼一瞟,也不问话。

肖雪径直走到柜台前,笑着问道,“掌柜,你这里当不当东西?”

“当东西去当铺,我这里只做古玩买卖。”老头推了推眼镜,继续看自己的书。

“当铺的人不知道我手里的东西值不值钱,你能认识!”肖雪取出那枚样币放柜台上向前一推,“你老给看看如何?”

老头这才抬起头,看了看肖雪这枚银币,上手一摸再看字,漫不经心的态度收了收,“有点意思!”

“这应该是枚样币!”肖雪不把话说太满,“外面的污垢和包浆若能洗去,也能看得更清楚。”

其实若非这枚样币被一层污垢形成的包浆糊着,也不会流入地摊被她捡到,只能说是机缘,加上手镯带给她的好运。

老头起身去取了一个烧杯,装着洗银水,将这银元一洗,精致的龙纹和字样清晰的显露出来,完美无瑕地闪着银光。

“什么价?”老头这会儿才正眼看着肖雪,他也肯定这是样币,明眼人话不多说,是就是。

“我家里缺钱用,当二百块,我会在一个月内赎回去。”肖雪敢当给他,做古玩有些人更看中名誉,他就是。

“五千块,直接卖给我的价。”老头想买,而且有人当给他东西还是头一次。

“绝版的珍品样币,拿再多钱也舍不得,行的话就当,我也是真缺钱才这么做,这笔买卖算是咱们交个朋友,以后有事好说话。”肖雪拿回样币,等着他决定。

行家人说话字里行间都透着意思,一是她手里有样币,以后说不定会出手,要出手他就有机会收,二是多一个藏友多一条人脉,就看他看不看得上肖雪这样的小丫头。

老头打量着肖雪,说道,“我看你就是个农村丫头,怎么认识这是样币?”

“我懂不少古玩知识,比如你这边货架最角上那瓶子,明末清初的,中间的圆盘清中期乾隆年间的,还有那边仿制的青铜鼎,连着你身后摆着的青铜剑也像是出土的,这些都不假吧!”肖雪随手一指,也不细说,甜甜的笑着看着他,从他店里颇多的青铜器来看,他对这方面颇有兴趣和研究。

“行啊!有点眼力劲。”老头点点头,“老实说还没人跟我这当东西,我还真不想应。”

“那没得谈了?”肖雪还想找个能给她销货的伙伴,毕竟她上学暂时得靠捡漏挣钱,省城里也没熟人,捡漏的宝贝卖不出去,那就不是挣钱做生意了,她当不起收藏家。

“之前没细问,这枚样币不会是你从外面地摊买回来的吧?”老头想到这点就问了出来。

肖雪咧嘴一笑,“还真就是我刚刚便宜买来的。”

“你知道样币在市面上流传的有多少?整个省城古玩市场怕也不会再有第二枚。”老头脸都绿了,不罕见就不叫样币了,今日竟碰到捡漏就能捡到的,他不得不对肖雪高看了一眼,也羡慕她的运气。

肖雪还是笑,重生前在古玩市场打拼那么多年也没见过样币几次,要不然她怎么舍不得卖。

“当二百块,若你有粮票布票什么的,给我点,我下次一起给你钱,反正东西押这了,特值钱!”肖雪心放宽,却还是捏了一把汗,被拍卖会坑过的惨痛经历仿佛就在昨日,她今天又敢拿样币赌这老头的人品!

“东西我收下了!”老头看了她这小身板一眼,去了柜台开单子,铁笔银钩写的端正,样币上的字样写下来,标注着样币两个字,签下自己的名字,摁上手印。

肖雪看着这单子点点头,她也怕对方给她私吞了,但能这么开单子的人心里不坦荡不会写这么仔细。

“我叫王观海,古玩市场上的人都认得我,这单子不做假,若有遗失百倍赔偿。”老头说完补上“失一赔百”四个字,等着肖雪将样币交给他,他刚才没看够,今晚估计是激动地睡不着了。

单子一式两份,她在另一份签下自己的名字,留存给他。

王观海住在省城,粮票布票都有存余,柜台里就放着一些,一来有人直接上门拿古玩换票的,二来存在这也是他一个习惯,他随手取了一些放柜台上,几张布票,够她做两身衣裳,粮票有五十斤,够吃两个月了!

肖雪递给他样币将单子和票收起来放书包里,才接过一小叠大团结,数一数刚好二百块。

终于有钱了,肖雪松了一口气,看看外面的天色,她该回去了!

王观海送了送她,还问了她家是哪的,得知是鲁庄的,道了声好地方,说他以前去过,出门还叫了古玩市场一个送货的用脚蹬的三轮车稍她一段路。

肖雪没有推辞,再不赶紧回家她姥姥就该发现了,有了钱她先去省级的商场称了几斤上好的糕点,直接坐车到了村头,等她到了村口正好看见林海,他不知已经拉了几趟砖了又要去省城一趟,肖雪跟他摆摆手,人家送她进省城见她平安回来也能放心。

等她开锁回到家,家里还是静悄悄的,她给鸡栏里填了点食,秋天干燥衣服也晒干了,她收进屋叠好,这时候才去看看猪,见它趴这不动就去收拾院子。

二百块,姥姥欠的钱都能还上了,肖雪心里高兴,不由得哼哼着,听到隔壁开门的声音,应该是叶殊下学回来吃晚饭,等姥姥回来她们就能带着点心一起去登门道谢。

她看筐里猪草还有剩,给猪放槽里,但猪还是不动,按理说猪睡了耳朵不时还会动一动,怎么看着跟死了一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