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玩市场(五)胭脂盒

古人曰: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说到女人的装扮,尤其在古代,必定少不了胭脂。关于胭脂,自古也有许多描绘,晏几道的“娇香淡梁胭脂雪。愁春细画弯弯月。花月镜边情。浅妆匀未成。”晏殊的“海棠珠缀一重重。清晓近帘栊。胭脂谁与匀淡,偏向脸边浓。”还是李煜的那首最著名:“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近日得一胭脂盒,白底红花,盒盖有一条长长裂痕,三颗长满锈绿的铜钉把盒盖裂痕锔了起来,这裂痕、这锈绿的铜钉无不向世人展现了时光苍凉的底蕴和欲说还休的故事。

真的无法追溯了,是谁用那纤纤细手,在春闺,在那缠绵氤氲的寂寞午后,打开这个白底红花的胭脂盒,对着镜子里的姣好容颜,轻轻涂抹着腮红,彼时镜里人是人面桃花,乌发如云;镜外人暗自叹息:姑娘我如今已长发及腰,不知浪迹天涯的游子何时归来。此时此景是在闺阁还是花巷烟柳地?窗外日影沉沉,荼蘼香晚,飞絮绵绵,一只慵懒的猫从院墙跳上屋脊,一声声的布谷鸟叫从远远的旷野传来。在后来的某一天,胭脂盒不小心摔地碎了,成为两半,胭脂散落一地,像凋落一地的海棠花瓣,破了的胭脂盒就像一句谶语,这位终究没有等到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

后来的后来,一位匠人修补这个胭脂盒,他仔细对好那道裂痕,用心地钉下三颗钉,三颗就够了,不多不少。修补好他禁不住温柔地抚摸着那个破碎的胭脂盒盖,似有些熟稔,又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一个梦境,梦境中游子远行,佳人相送,长亭中,两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再后来的后来,我在古玩市场把它带回了家,世事无常,前尘如梦,一切随风流转。今生今世,我是一位简单的女子,喜欢素颜朝天,喜欢独行独往,没有刻骨铭心的爱,也没有刻骨铭心的恨,无所事事时,喜欢一个人吹吹风,喜欢一个人喝喝小酒,有故事但不多,也有些小资调调。我把胭脂盒放在案前,从小没有养成买脂脂粉粉的习惯,见它空着,就把阳台上凋落的茉莉几朵放进去,想起来就打开嗅嗅,淡淡的幽香里,我的眼睛湿润了,谁不是最后都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