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私人举办的古玩拍卖会,小伙大发横财,捡漏成瘾。

圈里人都明白,东西不对就是假货的意思,仿品,不是真的老东西,更别说是国宝了。

持有者当时就急了,眼睛赤红的叫嚣道:“兆教授,你可不能胡说八道啊,今天你要是不跟我说个一二三来,我拆了你的金子招牌!”

兆教授脾气很好,被人指着鼻子骂也不生气,一如既往的淡定,捋着胡须笑道:

“各位请看,这箱子上的封条,都看仔细了,发现什么不同了吗?”

大家都上前观察,看得那叫一个仔细,封条发黄,也看不出什么。

“兆教授,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

兆教授笑道:“这封条就有两大错误,一,民国人时期就有简体字了?二,民国时期有打印机么?”

被兆教授这么一提醒,有些人恍然大悟,封条的字迹是简体字,近代史,现在使用的简体字,1956年和1964年经历两次简化,这才成了现在的模样。

也就是说在这之前,用的应该都是繁体字。

再者第二点,这封条上的字迹,除非是王羲之在世,否则没人能用毛笔写的这么方方正正,这一看就知道是打印机打出来的,而不是手写的毛笔字封条。

王明一拍巴掌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就感觉不对劲呢。”

全场也都跟王明一个想法,恍然大悟,知道这是个假东西。

但拥有者不信邪,急的满脸涨红,“怎么就假的了,东西你都没看就说是假的,有你这么鉴宝的么?”

他打开封存的箱子,众人这才看见里面的双耳玉花瓶,刻画精美,人物惟妙惟肖。

拥有者捧出来,用手指在瓷器上敲了两下,代表是完好无损。

“来,你给掌掌眼。”

“不用了。”兆教授连连摇头,接都没接就说道:“器型一看就不对,这就是个现代的普通花瓶,价值20来块钱吧。”

“这……”

拥有者面红耳赤,可紧接着大家哄堂大笑,心说幸好刚才有人提醒找人鉴定,不然真有可能被忽悠了。

兆教授可是大忙人,被卖家拉着,各个摊位询问,让他掌眼看是不是真东西,并且给个预判和评估价。

王明也不愿意参与,见秦海在一个展位站了很久,就过去问道:“怎么,有看好的物件?”

“有,这个。”

王明定睛一看,就是一块黄色的石头,他不知道是什么,用透视眼的时候这才发现,里面居然有浓厚的灵气,比翡翠都浓厚。

“这是什么?”

“和田玉。”秦海感慨道:“这么一大块和田玉,确实难得呀,就是太可惜了。”

“可惜什么?”王明小心翼翼的问。

秦海一脸为难道:“今天我把账上的所有资金都给了你,想要这块和田玉,我没钱了。”

“嗨,我以为是什么事呢。”王明把银行卡递给他说道:“等把它买下来,借我玩几天,让我研究研究,等你还我钱我再给你。”

“真的,谢谢您。”

秦海很高兴,接过卡的时候脸上笑的跟一朵花一样。

吴美娜自从来了会场,她就静静地跟在兆教授身边,兆教授讲解什么她就看什么,看样好像很感兴趣似的。

这样也好,起码不用粘着王明,话说回来这丫头的确有点烦人。

一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也不段,很快到了拍卖的时候,有工作人员,把现场展出的物件拿下去,然后再由主持人进行拍卖交易。

第一个拍卖的,就是秦海最关注的和田玉,被保镖端上来,经理开始介绍。

“今天的第一件拍品,是一块通体明透,似凝固的蜂蜜,润泽无比,这是一块正宗的和田玉。”

现场有识货的,和田玉市场价不低,这么大一块,可以做大印,也可以做装饰,找个好点的雕刻师傅,做出来的价格能往上翻三四个跟头。

“拍卖规矩大家都清楚吧,起拍价20万,每次加价最少1万,现在开始竞拍。”

“21万。”

“25万。”

“28万。”

刚一开始这价格节节攀升,很快就飙到了300万,虽然在场都不是做玉石生意的,但和田玉的价格早就公之于众,这方和田玉的价值,500万拿下来只赚不亏。

“320万。”秦海有些急眼,今天这块和田玉,他志在必得。

拍卖会王明是第一次参加,他终于见识到什么是花钱如流水,几百万还在不断飙升,就为了买一块石头,这帮人是多有钱。

王明没钱,虽然这石头内涵灵气,但对他来讲根本不会花百八十万买一块石头,哪怕他是玉石,有这钱买房子,跟孤儿院的孩子们天天吃饺子,难道不香么?

隔行如隔山,有钱人的世界王明不懂,也看不明白,他拄着下巴默默地看着大家,为了一块石头争的头破血流。

直到660万的时候,终于没人继续加价,最终,秦海拿下了这块石头。

他兴奋的去划卡交钱,这笔钱流入海外账户,再经过周转,扣除拍卖手续费,最终才会给卖家分成。

就在王明无聊的时候,大厅房门突然有人打开,然后鼻青脸肿的孟凡龙等人走了进来。

王明不屑的回头瞟了一眼,孟凡龙气鼓鼓的路过,还对王明的鼻子指了指,威胁道:“你给我等着!”

“没被打够?”

吴美娜像是护食的小母狗,站在王明身前,理直气壮的跟孟凡龙对视。

“你个孬种,就知道躲在女人身后,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走着瞧。”

孟凡龙气鼓鼓的坐在一边,时不时咬牙切齿的偷瞄王明,甚至还隐晦的用手机,偷拍了王明和吴美娜几张照片。

吴美娜和王明都是什么观察力,早就发现了他的行为。

“哥,要不要我再揍他一顿。”

王明想了想说道:“还是不要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让他先狂两天,如果再惹咱俩,就想个办法,无声无息的把他给做了。”

“嘿嘿,我喜欢。”吴美娜搓了搓手掌。

但此时王明并不知道,他和吴美娜的照片,已经被挂在国外的暗网上,而且挂出来的价格并不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