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件破碎的犀牛角古董,被他用两分钟完美修复,看傻了专家

这个发现让他有些吃惊。

他是做古董修复的,古董修复很多手段他都知道,当然了,有些门派会有一些独门绝技,他不知道,但是大概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可是这张邮票他拿到手,发现竟然没有任何被修复的痕迹。

他愣了一眼,赶紧就拿出了放大镜,开始专注地找着细节。

既然是被修复的,那就不可能什么破绽都没有,在别人那里或许说得通,但是在我这里,我绝对能给你找出破绽来。

可是这么看着下去,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出任何的破绽。

这……

他都已经懵了。

于是不甘心就再次看了一遍。

其实这邮票很小的啊,哪怕是他再小心地看,其实也用不了多长的时间,这么一遍下来,发现自己竟然还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不可能!

他立刻把放大镜放下,怒声说,“好啊,你竟然用一张完全都没有修复过的邮票来戏弄我!”

苏则成愣了一下,没有修复过的邮票?

他是看过手机照片的,知道确实是一张大龙邮票被撕裂开来的。

现在这是怎么个意思啊?

“孙先生……”苏寻殊开口了,“这张邮票是分成几份的,我看过,但是被魏先生修复好了。”

“不可能!”孙照面对着苏寻殊不敢那么强硬了,但还是很直接地否认了,“邮票如果真的撕裂了再粘回去,就算是外面做得再精细都好,但是里面的一些纸张纹路也都难免会有一些改变的。邮票并不厚,在高光之下,可以看到里面的一些东西,但是我刚才看过了,里面的纹路都是没有任何错位的,也就是说,这张邮票其实完全都没有被撕裂过,更没有修复过,要不然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在骗你!”

要说孙照也是一个聪明人啊,他不敢苏殊你在骗我,直接就说魏景在骗苏寻殊。

“孙先生啊……”魏景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摇了摇头说,“你是不是怕叫我爹啊,所以就一口咬定我这邮票没有被修复过,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啊,这张邮票就是被我修复过的,你找不出破绽很正常,因为我的手法很高明啊。但你不能这么说我没有修复过啊,你这样可就不厚道了啊。”

“笑话!”孙照当然不会相信魏景这些话了,冷笑一声说,“你这番话也就只能骗骗不懂古董修复的了,但是我们是不会相信的。”

“就是,天衣无缝的修复怎么可能呢,就算是我们故宫里面的那几位最顶级的修复专家都不敢这么说!”

“这就是骗人的啊!”

“也不看看我们是谁,都敢骗到我们的身上来了,真的是不怕死啊!”

……

这些人对着魏景就冷嘲热讽的。

其实魏景对于刚才的赌局也就是开一玩笑,不可能真让孙照真叫自己爹的,而且相信孙照也不会的,但是现在听着他们这么说,他就有些火大了。

怎么个意思啊,刚刚嘲讽我完了,现在又开始说我人品有问题,开始在这里说我的人品了是吧。

行啊,既然你们非得这么做,那我可就不会跟你们客气了啊。

“不相信是吧……”他冷笑一声说,“那也行啊,这里有没有什么坏掉的古董,我来修复一下,现在,我就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进行了,修复好了之后,你们再找,要是能找出一个破绽来,我就叫你孙照爹,但如果一处都找不出来,那你就得叫我爹,而且还得为刚才说的话而道歉,行吗?”

“没问题!”孙照当然不会相信他真有这本事,马上便开口回答说,“那就这么办,苏先生,您让我们前来看的那个犀角雕,要是可以的话,可以让他来试试。”

苏成则心里也有些好奇啊,所以毫不犹豫地便把一只犀角雕拿了出来。

“我告诉你啊……”孙照不客气地说,“这种犀角雕,可是很罕有的,出自于清明家之手,只不过苏先生收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破了,这才想着找我们过来看能不能修复回去,修复古董一件事情,有一条准则,不能修复很正常,但是绝对不能把原有的东西弄得更破,要不然可就得按市场来赔钱。”

显然,他完全都不认为魏景有这个实力能修好,都已经警告他不要乱来了。

魏景是第一次见这种犀角雕,看到之后就有些喜欢。

只见这小只只的犀角雕上,刻的竟然是赤壁赋,虽然东西小,但是里面的人物却栩栩如生,这就需要非常高的技艺了。

厉害啊!

“苏先生,这种东西是只有一个对吧?”魏景拿着断成了五块的犀角雕,问苏成则。

苏成则点了点头说,“没错,这是我从一个旧货市场上淘的,虽然知道是真的,但因为是碎裂的,所以低价买回来的,全天下,就此一样。”

“那就行了!”魏景点了点头说,“有工具房吗?我去里面修复,最多半个小时,就能修好,麻烦你们等等。”

“就在那里!”苏寻殊开口说,“我带你去吧。”

“喂……”孙照看着他这个样子,冷笑一声说,“我可警告你啊,别把人家五块弄成了十块啊。”

其他人笑了起来。

“对了,先练习一下吧……”魏景看着他说,“练习一下叫爹吧,要不然等下我怕你不习惯啊。”

“你!”孙照大怒。

但是魏景却没有再理会他,很快就进到了工具房。

坐了下来,他就笑了起来。

他之所以要到工具房来,就是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手法看起来太玄,反正不让他们看到,他们就不会提出质疑了。

要是让他们看到自己那么容易就把东西修复好了,自己也都没有办法解释。

行走江湖,我只要不让你看见我出手,我就能以独门秘技为由不跟你说,你还没有办法。

五块犀角雕就躺在桌子上,魏景微微一笑,将之放到了一起,拼接成了一块完整的犀角雕,只不过这个时候上面全都是裂缝啊。

“也就是今天你遇上我了,要不然这么好的一个东西就碎成这个样子了,确实是太可惜了啊,但是你今天运气好,马上就能让你合五为一了!”

食指开始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好像是注入到了这个犀角雕上面去。

那些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消失。

不到两分钟,犀角雕神奇地合到了一起。

魏景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就笑了起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