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她跟古董大佬谈合作,古玩市场转一圈买来元青花当投名状

王观海还是摇头,“你这是要入行,借我这积攒财力,小丫头,你心够野的,同行是冤家,要我帮你可不是你这样三言两语就能行的,最起码拿出点真本事给我看看!”

肖雪明白了,“我身上就带了七十块,我出去不过十分钟给你收一件价值上千的东西来,你看过后再决定如何?”

王观海点点头,“若你真能做到,我就考虑考虑。”

肖雪背着书包就出了店门,这是投名状,既要时间快她还得出人意料的显摆一回。

肖雪想着脚步不快不慢的往一个地方去,上次她在古玩市场逛了一圈并非只有样币这一个收获,只是她当时没本钱又没时间,若她运气好,那件东西应该还在!

王观海看着桌上的茶杯,嘿嘿一笑,“外面的摊位不知被行家逛了几圈,价值上千的东西可不好找了!”

看店的女孩见肖雪跑出去了,没过多会儿竟抱着一个瓶子回来,直奔后院。

王观海看到她买来的东西一下子站起来,吃惊的说道,“你还真敢买,你知道这东西多少人看过是赝品。”

“正宗的元青花。”肖雪哐当将瓶子放在桌子上,“花了我五十块!”

王观海眼睛一眯,“你能确定这是真品?”

“行家也有走眼的时候,你找更加权威的来鉴定一下!”肖雪也没再坐,“东西我也买来了,能不能签这个协议你决定!”

王观海阴着脸,再看看这瓶子一眼,“就算不是真品拿去哄外国人也能卖出一千多!”

“那你老最好再仔细鉴定后再卖,可不能便宜了外国人。”肖雪嘴角一扬,有利可图却放在外面地摊无人问津,肯定有人早就盯上了吧!偏偏碰上了她这个“外行人”。

“你这贼丫头,行,有本事!”王观海骂了一句就回屋了,没多会儿拿了白纸、毛笔砚台和印泥出来。

肖雪看着王观海用细毛笔书写,她在旁补充两句,首先不得以赝品残次弄虚作假这条得写仔细清楚。

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张,甲方乙方以经营人和委托人代替,现在书写的比较简单,就是一些互相遵守的规则还有抽成佣金之类的金钱问题标注得详细些,最后两人签名盖章,留下日期,这份协议先定了一年的期限。

一式两份,字数分毫不差,王观海用印章盖上红印,肖雪就签字摁手印算数。

“若不放心可以到有关部门盖个章,这样更具备法律效力!”王观海还是拉着脸,活像被她坑了一样。

“我放心!”肖雪吹了吹等墨迹干了再折好放进书包里,“以买卖单据为准,不过这次我收购花得钱要当做保证金给我。”

“……你买这瓶子花的五十块还得我出?”王观海还没想好怎么鉴定真伪哪!她连本钱都跟他要起来。

“以后不用,但现在得给我,我家穷,我姥姥住院了,这钱我得零花用,我身上剩的钱不多了,本来还欠着债!”肖雪笑着露出一口小白牙,“我也是有困难的人!”

“我这真是白捡了你这个大麻烦!”王观海有些哭笑不得。

“那能哪!等你赚钱了就知道我的好了!”肖雪厚脸皮的说道。

“你欠多少债?”王观海看她穿得衣服,和脚上的鞋,没一样是新的,真真的是穷苦人家的孩子。

“一千块,下星期能出手给我结账不?”

“要想卖上好价钱就别怕等,若欠朋友的就让他等着,不差钱还!”王观海这是爱才,虽同行是冤家,这个“冤家”他也只能认了!

“好!”肖雪知道叶殊他舅舅也是不差钱的人。

“那枚样币放好了,不是我的东西我也不放心!”王观海又嘱咐道,就怕她带回乡下藏什么老鼠窟窿里了!要不就埋地下,反正没啥好地方收藏。

“这个放心,我想好了一个保险的地方!”肖雪嘿嘿一笑。

王观海点点头,“这样最好!”

肖雪看看时候不早了,午饭她姥姥还没吃哪,在医院肯定饿了,她得回去了!“那行,王叔,我走了!”

“走吧!路上小心点!”

等送肖雪出了院,王观海笑着摇头一叹,“这丫头一伸手就碰上了行里的事了!”他回头看看桌上的元青花瓷瓶,这便宜也算是他赚了!

等肖雪出了店门一等,叶殊才回来,先开口向她问道,“刚才碰到熟人了,你那边情况如何?事情办妥了吗?”

“当的东西拿回来了,不过我还没钱还你小舅舅。”肖雪看他之前沉思的神情,没多问。

叶殊摇摇头,“没关系,你也不用麻烦的还给他,以后若有给我就行,没有就算了!”

“那我把样币抵押给你,你外公那有保险柜可以好好存放,我家也没地方放,再来我要是还不起钱你就留着,过个十来年价格能涨到几十上百万,你就赚大了!”肖雪说的是实话。

“样币给我看看!”叶殊只看到了单据,那上面标明了市价五千和假一赔百的字样,抵那一千块她也真想得出来。

肖雪从书包里掏出来给他,在木盒里,路人也注意不到看得啥东西!

叶殊看了看,“纯银的,光绪元宝,户部库平一两,以前没见过这种银元,一般市面上都是红铜的!”

“嗯!我还得回医院照顾姥姥,东西你就拿着,千万要收好!”肖雪也不知为何对他这么放心,交给他时没有半分犹豫。

叶殊看着她,问道,“这么放心得交给我,不怕我给你弄丢了?”

“你连我的命都救过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肖雪对着他一笑。

叶殊将小木盒放口袋里,“只算是抵押,不昧你东西,回头写字据给你。”

“我还没问你怎么知道当票正不正规的事?”肖雪边走边跟他聊。

“我家开过当铺!”叶殊对一些古董也不算陌生。

“哦!难怪懂这么多!”肖雪点点头,说起来也算同行哪!

徐明辉还没来接他们,两人到了古玩市场门口,肖雪叫了一辆脚蹬三轮车去医院,叶殊直接做公车去公司那边找他小舅舅,还带走了肖雪家的钥匙,院里的花生还要翻晒,这活他就揽下帮着干了,何况万一下雨也能帮忙堆堆盖盖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