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古玩交易,“打眼”还是诈骗?

古玩交易乃是一种自古有之的古老行业,所谓“乱世收金银,盛世兴收藏”,在如今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古玩交易也变得愈发火热。古玩交易本身是一个“讲眼力”的行当,在其漫长的发展历程中,慢慢形成了“不打假、不三包、出售赝品不算骗”的行规,在鱼龙混杂的交易市场中,买家即便因遭受欺骗而买到假货,卖家往往也以买家看走眼也即“打眼”之名拒绝退款甚至跑路消失。而在司法实践中,司法机关往往也选择尊重这种行规,对古玩交易中的诈骗行为限定在民事纠纷的范畴内,导致受害人难以通过刑事途径维护自己的财产权益,此种现象又进一步助长了行业中诈骗的风气。本文以案例入手,从“非法占有目的”的角度浅述古玩交易中诈骗罪的认定路径。

典型案例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吴某在某市开设一家古玩店。2013年10月至2014年2月间,吴某在地摊上购买一批现代工艺品后,在其开设的古玩店内向冯某谎称其准备出售的玉器均是其本人从皖南等地汉墓所挖,骗取被害人冯某的信任,先后出售给被害人冯某所谓汉代玉耳杯、蟠螭蚊铜钟等玉铜器20件,被害人冯某多次通过银行转账付给被告人秦渺钱款人民币38.8万元,现金人民币2万元。后被害人冯某欲转手变现时被人告知该批古玩为赝品,遂进行鉴定。经鉴定,以上玉耳杯、蟠螭蚊铜钟等玉铜器20件均为非文物,共计价值人民币仅7700元。案发后,被告人吴某以古玩交易“打眼”之行规及其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进行抗辩,认为冯某应自行承担买到赝品之风险,自己应为无罪。

(二)争议焦点

第一种意见认为,本案应适用古玩交易市场行规处理,公权力不宜介入。理由是:“不打假,不三包,出售赝品不算骗”,这是千百年来我国古玩交易沿袭的“行规”。古玩交易市场存在着“捡漏”等淘货行为,同时也存在着买假自认吃亏的“打眼”行为,在该行业中,买家只能凭借自己的品鉴知识来判断古玩价值,不能询问卖家购买此货的价格,这是古玩交易市场特有的潜规则,公权力不宜介入。

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应以民事案件处理,应属于民事欺诈。出售人在主观上仅具备使行为人陷入错误认识后作出购买该古玩之决定,而无刑法上诈骗罪所要求的“非法占有目的”,因此不宜上升到刑事高度,冯某可以受欺诈为由行使合同撤销权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第三种意见认为,本案中吴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吴某主观上明知涉案古玩不是真品,仍采用欺骗手段,使冯某产生错误认识,并自愿购买,足以认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且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诈骗罪。

诈骗罪入罪路径:如何认定“非法占有目的”?

(一)普通诈骗犯罪中认定“非法占有目的”

一般而言,在普通诈骗犯罪中认定行为人是否有非法占有目的并非疑难问题,主要从外观条件和其行为方式上进行衡量。外观条件上,犯罪行为人的自身偿还能力、经营条件、有没有法律法规规定的相应主体资格条件。若行为人并不具备合同所约定的条件,并且相差较大,那则可以反映为非法占有为目的的外化行为表现;若犯罪行为人具有履约能力,后由于自身意志以外的因素导致无法履约的,则不能定性为诈骗。行为方式上,可以参照犯罪行为人是否具有法律规定的特定情形,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的六种情形,即肆意消费被害方财物、转移隐匿财产等,另再考虑犯罪行为人的各方面因素,如转账记录、经营情况、征信记录、自身能力储备等。在行为人无法做出合理解释,且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存在法律法规所规定的相应欺骗手段的,一般可以推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若仅是逾期归还,那应当定性为民事经济纠纷,通过民事手段救济。

(二)“非法占有目的”在古玩交易中的特殊性

与一般商品不同,古玩交易中“不保真、不打假”的交易行规已被业界普遍遵循,因此出售者在交易时并不会对所出售的古玩做出进行真实性的允诺。这就导致古玩出售者在面对可能的刑事处罚时,往往以受鉴别能力之限,无法分辨所售古玩为赝品且已经向购买者交代“真假自辨”为由否认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之主观故意,导致司法机关在实践中也存在认识上的分歧。且因这一现象的存在,公安、检察机关为避免出现该类案件因此等原因在法庭上被法官判决无罪的不利情形,遂在侦查、起诉阶段即以各种方式限制该类案件进入司法程序,更加剧了对此类案件进行刑事追诉的难度。因此,在古玩交易特殊的行规之下,如何认定古玩出售者主观上之非法占有目的,成为了解决问题的关键。

(三)如何在古玩交易中认定“非法占有目的”

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之故意属于行为人的内心活动,这使得行为人的供述成为证明其主观故意最直接的来源,这一点在古玩交易诈骗案件中体现的更为明显。然而实践中,行为人出于趋利避害之本能,几乎不可能主动供述其存在“非法占有”之主观故意。因此,司法机关不能过分依赖于行为人的供述,而应当依据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进行推定,从而解决对特定事实的证明困难。具体来说,应分别从交易的不同阶段行为人的表现来进行判断。

从交易前来看,主要可从其获取文物的渠道来进行判断,如果行为人以极其低廉的价格从现代工艺品店购得涉案古玩,并谎称是祖传等,那么即可推定认为行为人在主观上认识到了涉案古玩的真伪; 而交易时行为人的表述则可进一步判定行为人交易时是否存在故意的心理态度,即是否对结果持希望或放任的态度,如果行为人交易时虚构古玩的来源,使相对方对古玩的真实性陷入错误认识,则可推定行为人存在诈骗罪之主观故意。

从交易后来看,则应当看出售者对取得财物的处置情况以及事后的态度。若古玩出售者对于财物的处置大部分用于非法用途,如赌博、制假等,又或者大部分用于挥霍,进行个人高消费。那么可推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反之,若行为人将所得财产用于其他的合法经营活动中,那么对于先前的行为也很可能构成由民事法律来规制的违约行为。又或是行为人在交易后对人身或者财产进行藏匿,行为人在取得财物后,手机关机,离开交易市场逃匿,使得购买者无法找到其踪迹;又或者虽然能够取得联系,没有逃匿,但是编造各种虚假理由。如声称本人事务繁忙近期无法见面,则应认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律师解案

具体到案例来看,本案应根据交易前行为人的行为方式来判断其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吴某在明知该批古玩是赝品的情况下,仍将其高价出售,并在交易中故意诱使冯某相信该批古玩出自汉墓,明显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不应再适用古玩行业的“行规”或民事解决途径。其次,吴某客观上采取了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欺骗手段,引诱冯某上当受骗。冯某是基于两人的欺骗行为而陷入错误认识,处分了其财产。以上要件已经符合诈骗罪的构成,应当以诈骗罪对吴某进行定罪处罚。

作 者 简 介

张 亮

具有重大刑事案件侦查工作的实务经验,熟悉各类刑事法律及相关政策;现专注于刑事法律服务,尤其是经济犯罪案件领域的辩护及与之相关的刑事合规与争议解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