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行话大全!(值得收藏)

古玩行话大致可分为二类,一是俗语,二是术语。俗语涉及的面较广,从看货到对货物的评价到做生意,整个过程都有行话。术语行话即是专用语,一般变化不太大,有陶瓷方面的专用语,还有翡翠玉器、竹木牙雕、字画等方面的专用语。

后加彩:指在漆面严重褪色的老家具上重新描金绘彩,一般多用于描金柜。后加彩定义在洗干净的旧器表面重新画彩再以低温焙烧。后加彩作伪方式多种多样,在便宜的明清素瓷上后加了贵重的珐琅彩,素三彩,斗彩,粉彩等使其升值达到作伪盈利的目的。一种常见的瓷器作伪手法。由清代康熙至民国初年,均有在瓷器上作后加彩的伪作。有的于旧器脱釉后刻暗花,施釉后再上彩;有的用后加彩手法将旧器改造成新品种;更多的是在清代各朝素器上后加彩,使其成为粉彩、斗彩、珐琅彩、三彩、墨彩、金彩等较为名贵的品种。

扒散头:也称“爬山头”,古玩修复用语。原用于评价修补过的老字画,在老家具行业特指修补过的老家具。多指对残损残缺的工艺品进行整修,或者是为了遮人眼目的修补。有人称此为“爬山头”,意不通。“扒散头”有把散了的东西扒起来的含义。“扒散头”在古玩行业中带有一种贬义,它与“修复”不同,修复是公开性的,而“扒散头”则常常是隐蔽的,为的是蒙人。

敲锒头:古玩生意人经营用语。“敲锒头”,系指古玩生意人在叫行时硬碰硬地交易。如说“这件瓷器是敲锒头下来咯”,有时也简称一下“敲”字,如说:“格件铜器是阿拉敲下来咯”。用“敲锒头”来说明某桩生意,无非是显示扎实、牢靠,说的人常常会流露出一种得意的神态。

偷冷饭:古玩生意人行为用语。“偷冷饭”与“下出笼”有同义,但又有区别。它常常说的是老板手下人所为,具有瞒天过海的含义,为贬义词。“偷冷饭”是一种古玩行业的不良习气,因而会被人们谴责。“偷冷饭”常谓他人所作所为,而绝无以此自诩的。近年来,其他行业也有使用此词语的。

新家生:古玩鉴定用语。系指一切仿冒之赝品。“家生”本是器物的总称,南宋吕自牧《梦粱录》十三“诸色杂卖”云“家生动事,如桌、凳、凉床、杌子……”“新家生”即新的器物。在鉴赏古玩时常说:“这件瓷瓶是新家生”,有时干脆说“新家生”。

搬砖头:古玩交易用语。指不花本钱搬弄他人的古玩器物,从中赚取差价。是做生意的一种经营手段。这种人常常依仗自己信息灵通,渠道广泛,可以不花本钱、无投资而从交易中获利。用“砖头”来形容古玩器物,无非是想隐蔽一点。

掉五门:这是苏作木匠对家具制作精细程度的赞美之语。比如椅子或凳子,在做完之后,将同样的几只置于地面上按顺序移动,其脚印的大小、腿与腿之间的距离,不差分毫。这种尺寸大小相同、只只脚印相合的情况。

下出笼:古玩生意用语。泛指利用他人的生意而偷偷摸摸地私下交易的行为。完全是一种贬义词,例如“伊下出笼”,“专门下出笼”。古玩行当的弊端诸多,而“下出笼”是其中重要的一条,这种行为常常遭到谴责。

打闷包:古玩行业中,称不准开封检验的买卖为“打闷包”,有时也指没有看到东西而交易的行为。据说此语原流行于上海地区的民间,源于打花会赌博的“打闷包”。此语现在沪上其他行当也有使用。

跑道儿:购买或出售古玩行为的中间人,有的是与买卖相熟的亲友,有的是专门的经济人,不出资不合伙,只从中奔走,说成一笔交易。实际经纪人,拉纤的。

抄后路:生意本来是有人从中介绍的,但买主和卖主都抛开中间人,自行与对方直接交易(以便事后不提中介费),也防止“戴帽”。这是丧失职业道德的行为。

包袱斋:行内有的人眼力好,但没钱开店,便用蓝色布包袱到各家古玩铺“搂货”,然后转手卖出。这种经营古玩的现象被称之为“包袱斋”。

铲地皮:自己不开店,专跑农村收货,或者是盗古墓的人。拿到东西后再卖给各商家,行里人称他们“游击队”,又叫“铲地皮”。

蚂蟥工:特指家具表面的浅浮雕,因浅浮雕的凸出部分呈半圆状,形似蚂蟥爬行在木器表面,故得此名。

玉器工:特指家具表面的浅浮雕参照了汉代玉器的纹饰和工艺,在硬木家具上比较多见。

坑子货:指做得不好或材质有问题的家具,有时也指新仿的家具和收进后好几年也脱不了手的货色。

埋地雷:有些人以为去农村从农民手里买的货不会有错,却不知道这些货是作伪的商人故意和农民合伙“埋地雷”的。

看不好:倘若卖家说货绝对到代,而买家看出是新仿,又要顾及店家的脸面,就只能说“看不好”。

一枪打:将这批货物好的带坏的一起卖称作“一脚踢”。

留下吧:以前拎包裹的送货上门,买家决定购买他的东西,让送货人将货留下。

吃仙丹:买了便宜喜欢的藏品叫“吃仙丹”。

拦一道:抬高竞买者的价钱抢先买来,对手就说他被拦一道。

叉帮车:就是将几件不完整的家具拼装成一件。

高老八:遇到新仿旧的货称,或称“八爷”。

新加坡:对有些地摊货,谐音“新假破”。

交学费:不太懂行总是花钱买到新货,或称“吃药”。

有一眼:就是这件东西不错,艺术价值较高,说“这件观音瓶有一眼”。

收起来:买家不要某件藏品了,而请卖家将藏品收回去,就说收起来吧。

动过手:老货坏了重新修补过。

行里人:从事古玩生意的同行人员。

邪价儿:出奇的天价。

包浆:传世古玩都有一层自然温润的光泽。古玩鉴定用语,泛指岁月存留在古玩器物表面的一层包裹物。器物由于外界条件差异而具有各种不同的包浆,例如老家具表面因长久使用而留下的痕迹,因为有汗渍渗透和手掌的不断抚摸,木质表面会泛起一层温润的光泽。红木家具的玻璃包浆,青铜器的黑漆包浆。因为包浆是天长日久形成的,所以它是鉴定古玩重要条件之一。

皮壳:古玩鉴定用语。特指老家具原有的漆皮。家具在长期使用过程中,木材、漆面与空气、水分等自然环境亲密接触,被慢慢风化,原有的漆面产生了温润如玉的包浆,还有漆面皲裂的效果。旧时古玩行当里的人,将家具、竹、木、牙雕、紫砂、核雕等古器上的具有一层玻璃质感的包浆,称为“皮壳”。顾名思义,称之为“皮壳”的包浆,是一种较厚的包浆,但有些古玩不称“皮壳”,例如瓷器、绣品、古籍版本、珠宝等。

开门:看藏品時碰上年代老的真貨叫“開門”或“壹眼貨”。(在玉器及錢幣收藏裏也經常用到“開門”),也有作“大開門”的,就更富江湖氣了。“開門”是錢幣學中的壹個術語,也叫“開門見山”,意思是說某枚錢幣的形制、工藝、文字及銹色和包漿(氧化層)都很自然和舒適,具備了真錢所應有的特征,亦即“打開門(錢)就看見山(真錢的特征)”。

活拿:壹名古玩商人從另壹古玩商人手裏拿走壹件商品,當時不付款,這叫“活拿”。“活拿”的規矩是價位講好了,只能多賣錢,不能少賣,即必須保底。言必有信。價位比買斷要高,壹般說,不在給活拿的人付手續費或跑道費,但活拿的人可以在低價上加價,叫“戴帽兒”,多賣歸活拿的人,原貨主不問。

做:古玩生意人的行為用語。就是掮著別人的貨物去兜生意。此語從滬語“掮客”引申而來,有時亦簡稱壹個“掮”字,如“讓我掮壹掮”,“他要掮我這種貨”。雖說“掮做”與“搬磚頭”都是利用他人的東西做生意,但“搬磚頭”是有了買家後的行為,而“掮做”往往是拿著貨兜攬買家,掮不掉可以退還。

至尊:古玩鑒定用語,系指正宗的古玩,有可靠的意思。使用起來,常說:“東西絕對至尊”。或者也可以說:“儂這件古玩不至尊”。“至尊”是“大興”的反義詞。此語來自骰戲的“至尊寶”,它指骰戲中最大的牌色。此語不僅古玩行當用,其他行業也用,也常見於上海社會流行語中。

当账:古玩交易用語。泛指物物等價交換的壹種形式,大多為業內人士所為。有人在註釋此語時,寫成“打仗”,那是誤解。做生意怎能和打仗聯系在壹起呢?“當賬”的“當”是對等的意思,如成語“旗鼓相當”。當賬就是賬項對等的交易。

叫行:古玩交易用語。舊時古玩是在行會裏交易的,交易時的價錢是隨市叫喊出來的,是同行之間的買賣,後稱這種買賣行為為“叫行”。同行之間買賣成交的價位,也就稱“叫行價”。

落家:古玩生意行話。它相對於行家而言,泛指壹般人家或市民,這些人是不做古玩生意的,這是古玩生意人常用的行話,如說這件青花瓶是從“落家”出來的。落家系指他人,決不能自稱。

拖工:古玩走私用語。是指那些專門從事秘密運輸走私古玩的職業人員。此類人員所從事的工作,屬壹種違法行為。“拖工”不是指某壹個人,是指壹類人。這些拖工大多是黑道上的人,他們常常具有通天的本領,並以此獲得暴利。

工手:古玩制作工藝術語。表示匠人制作工藝品時的功夫。謂之“工手”,很可能是“工匠的手藝”的簡稱。被使用於“工手”的對象,大多是工藝性較強的藝術品,如紫砂、竹木牙雕、金屬器物。而對純藝術品的書畫就不能使用。

品相:古玩鑒定用語。是品質與外相的意義,泛指收藏品的外觀工藝和內在質量的優劣程度,尤其是那些具有壹定年份的器物。如稱:全品相、品相壹般、品相壹塌糊塗等。品相是構成古玩價值的重要因素之壹。

卖相:指古玩不真或身份不高,但显得比较完整,古老或精致,在买出时显得“爱人儿”,易受买主欢迎,叫“有卖相”。相反,古玩虽真,但有残污或看上去不精致,则不受买家欢迎,即无卖相。

妖气:古玩鉴定用语。泛指后仿品和作伪品,为了做旧而残留下的色、泽、光。这种人为的假象,往往具有很大的迷惑性。故称为“妖气”。妖邪手法的狡诈,常常会让人上当受骗。

妖怪:古玩鉴定用语。指具有一定迷惑力的赝品,也指某些改头换面的作伪品。人们在使用时,常说:“这件东西是妖怪”。有时干脆说:“妖怪”,还有时更干脆,只用一个“妖”字。

生蜡:指老家具所具有的较好的成色。古玩鉴定用语。多指完整无损完好如初的收藏品。究“蜡”字的含义,可引申为光亮、光辉,“生蜡”就是生辉。该语是典型的沪语,同类词如“克蜡”。

掌眼:购买古玩时,这件东西没把握看年代,请高明的人替自己掌握一下尺度,以免在鉴定上有什么闪失。对于代替自己把握眼力的人,叫作“请某某先生来掌眼”。

虫儿:就是已经收藏了很多能够让观者眼睛一亮的东西。甚至整间店的古玩藏品也抵不过这一件的说法。通俗地说,就是有镇店之宝的藏品。

搂货:古玩行商户们相互将对方的货拿走代为销售,即为“搂货”。近百年来行内人士没有发生“搂货”不守信用之事,形成一种行业的传统规矩。

漏儿:古玩商人购买古玩时,卖主不懂,好东西未被重视,行市也不明,因而古玩商人拣了便宜。从买东西的人说叫“捡漏儿”,从卖东西的人说是卖漏了。

一张:“张”不是货币数量,而是钞票载体的数量单位。此词甚妙,因可随货币的升值与贬值而浮动。90年代初期一张指十元;90年代中后期已指百元。

砸浆:从同行中买来打眼货“没年代”或价钱过高,掌柜可请行内公会帮忙调解,要求对方让价或退货,行内话称之为“砸浆”。

棒槌:就是看不懂东西新与老,好与坏的人。老是被骗的人,行内人就说他是棒槌。卖家卖新货给他,背后还称呼他“棒槌”。

身份:即古玩物件的品位。不是指人,而是指物。如瓶子与盘子比,古瓶当然比盘子身份高。有点象品相中的“品”。

拉纤:就是中间人,介绍人。中间人收取佣金,一般是卖方出3%,买方出2%,俗称“成三破二”。

伙货:二人或以上合伙买卖古玩。售价早已商定,卖时可由一家出售,但必须将实售价格公开,平均分配利润。

杀猪:就是经营新仿瓷器的人对卖假货行为的一种口语,把新仿的东西拿到和顾客约好的地方卖给顾客。

行价:成交的价格利润很低,有时甚至是“蚀本”,这就叫“行价”,也称“交行价”、“倒行价”。

拣漏:或称“拾麦子”“拾漏”,是指买者有眼而卖者不识购到好货或指买到从内行人眼底滑掉的好货。

包上:买家决定将藏品买下,请卖主将藏品包起来,这件东西我要了请您包上。

走宝:就是卖亏了,把价值十万的,几千卖了。买家便是“拣漏”了。

走眼:也叫“打眼”,买家用较高的价钱买了不值此价的藏品,或买了假货。

打一:某人带人上门来购货,行规要按成交价的10%付回扣,叫“打一”。

行货:一般指“大路货儿”,也指艺术家或工匠为应付市场而批量生产的不精美的艺术品。

拿分:指古玩商人收购的古玩商品,能获得较高的利润。也指“快货儿”。

俏货:比较精美的的藏品。一般指瓷器的收藏术语。

天价:漫天要价,价格高出市场价很多。

交行:古玩行里同行之间做生意,也称“倒行”。

上货:古玩商从农村市场或者收藏者手中购买或征集的藏品。

压堂:是主人店堂里最好的镇店之宝。

旧仿:明清时期的仿旧叫“旧仿”,而现在仿旧就是“新仿”。

到代:收藏品达到一定的年代,或称“够年份”。

贼光:新瓷器釉面刺眼的光叫“贼光”或称“火光”。

回了:收藏者决定不购买某件藏品,经营者决定不经营某件藏品。

拿了:投资者决定将藏品买下。这件藏品我拿了。

看新:这个东西有点看新,东西不到代,现代仿的。

没用:买家不要这个藏品觉得没多大意思,一般说没用。

绷价:坚持要高价,想卖个好价钱。

要了:买家决定购买某件藏品。

生坑:新出土的东西叫“生坑”。

天书:重要的鉴定专著。

今玩:现代制作的收藏品。

做旧:新货做伪。

高仿:做旧做的好。

判眼:做的不好。

下蛋:则专指复制品。

打仗:以物换物。

老种:老翡翠。

新种:新翡翠。

热坑:传世的东西。

现玩:即今玩。

臭:顾名思义,指腐烂、人人讨厌的东西。不过,臭是有过程的,就指本来是“香饽饽”的东西,却放陈了,或者日久卖不出去,偏偏让许多古玩商贩拿出去过手,变成任人皆知,谁也不想买的货色(因为从购买心理讲,凡是经过多人之手而无人购买的东西,都认为是内有毛病或问题,从而犹豫不前,不想购买),恰恰此时卖主绷不住了,越卖价格越低,也就越没人买了。这就是古玩商人把东西卖臭了。所以,古玩商人在做生意时都喜欢对“没见过天儿”的古玩伸手。

提:古玩商人对帮助自己卖货的人提出一成(百分之十)做为酬劳金,叫“提一点”,另有规定的不算。通常说提,就是一成。对导游、翻译,可另行规定。古玩商人对这一做法不能装傻。不然帮你卖货的人就没有积极性了。

输:指亏本。这正反映出古玩商人的经营具有很大的赌博性。买一件古玩,到手后卖不出去,或者要赔本亏损,都叫“输”。古玩商人怕输,还怕丢人现眼,输钱不落好手。

绷:古玩商人真心想买或卖时,因某一方自己还要考虑,故意不买或不卖,准备放长线实现自己的交易计划,叫:绷着买后绷着卖。

祖:即古玩行的祖师范蠡。其提出的粮食布匹十分利、中药当铺百分利、古玩字画千分利。

玩:行内人称收藏为玩,初次见面问“你玩什么”,意思是你收藏什么。

匀:有的在古玩行买藏品不叫买而叫匀。这块玉您能匀给我吗?

让:有的古玩商买东西不叫买而叫让。这件瓷器让给我吧。

抓:到市场去购买古玩说抓货,刚抓了一件光绪官窑。

玩:我是玩瓷器的。意思就是,我是收藏瓷器的。

追:发现很好的藏品追着要,在拍卖会上追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