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聊吧(二)——葳蕤斋里旧书香

坐在自己的葳蕤斋书房里,我喜欢看的是一些老版本的书籍,而且更喜欢看小说一类,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那个时候,村里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还经常停电,人们茶余饭后唯一的消遣就是讲故事,叨瞎话,或者看闲书。

所谓的闲书也就是反映革命战争体裁的小说为多。至于公案类、传统历史类的小说,早就被打成为了“毒草”,进入“冷宫”,不让见人了,哪能有踪影可见。家里有的是《铁道游击队》《林海雪原》《敌后武工队》《金光大道》《艳阳天》等等。一本书反复看,留下了及其深刻的印象,有的段落都能背下来。直到现在我还有点怨气,假如当年上小学和中学少背点“语录”,多背点唐诗宋词该有多好!好在后来参加工作,我有幸考入教育学院的中文专业,进行了比较系统的学习,而且由于强烈的爱好,有意识地加强了古典文学和现、当代文学的学习,可惜还是不如小学时候记得牢固。不过呢,总还算是弥补了一些不足和遗憾吧。

我最为欣慰的是,榆次老城每个周六上午都有古玩市场要开市。这里面除了古董杂货,还有不少旧书摊,专卖各种老版本的书籍,真是包罗万象,古今中外,应有尽有,这对于我来说,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去的多了,也就和卖旧书的成了老相识了。看到有自己心仪已久的旧书,就像是遇到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有一种欣喜若狂的感觉。而且,这一类书,大都还不贵,有不少是三五元钱,还不及一包烟的价格,拿在手里左瞧右看,回到家里,拿出浆糊仔细修补好,然后泡一杯茶,坐在葳蕤斋里安安静静看呀瞧的,真有一种说不出的享受和幸福充满心头。

上个星期六,从旧书摊买了一本《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是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的第三期,有一篇文章《鲁迅与朱安》,是段国超先生写的,和我珍藏的《鲁迅传》比较着看,就看到了很多新意,也觉得更有趣味,对鲁迅和朱安的感情有了更多的了解和理解。

还有一本是上海文艺出版社1960年版的四幕八场歌剧《王贵和李香香》,并且还有歌剧总谱。这个版本,要比我的年龄还大,当年上中国现代文学课,这是必读篇目,但是,那只是要求读作者李季的原作。歌剧老版本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所以,我也就毫不犹豫地收入囊中。回到家里读起来,那个美呀,真是妙不可言!闻着书中散发出的那种淡淡的霉味,我都有种陶醉的感觉了。

看的书多了,也就有了挑剔的眼光了。在我看来,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书编校水平都很高,尤其是五六十年代的书,编校相当严谨,几乎找不出错来,老先生们的敬业精神真是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从出版社来讲,我更偏爱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上海文艺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的书。至于说到原因,我想大多数喜欢读书的朋友都明白,牌子硬、水平高、编辑队伍强,多少年的文化积淀和传承,薪火相传,海内外声望如日中天,你不服气实在是不行!至于书摊上那些近年来出的花花绿绿的书,我倒是懒得翻都不待翻,更不用说看了!也许是我落伍了?不过呢,我的葳蕤斋书房还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