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反腐,某某家有一批海南黄花梨家具急需处理……”,揭秘古玩交易中的骗局

“最近反腐,xx家里有一批明清时期的海南黄花梨家具急需处理,这是个大漏,我们不能错过。”

“这个龙床是海南黄花梨的,市场价值一千多万元,现在卖家急售,你赶紧把钱转给我,不然被别人抢了就亏大了!”

……

听了上面这些话,你是否也心动了?且慢,古玩市场水太深,稍不留神就掉坑,犯罪分子往往将自己包装成专家,吹的天花乱坠,让你信以为真,在你掏空口袋后才醒悟,自己已经上当受骗。

2014年12月初,周某到镇江朋友闵某家做客,发现朋友家新买了几套颇有年代感的实木家具,经朋友介绍得知,这几套家具是他向同小区的贾某购买的“明清海南黄花梨”家具,件件价格不菲,在其引荐下,周某结识了这名“古玩专家”贾某。贾某称自己认识很多中央领导,现在反腐败形势严峻,很多领导委托其处理家中的黄花梨家具,开价非常低,数十万元就能买到价值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明清海南黄花梨”,是个“捡漏”的大好机会,但是自己现在资金短缺,希望周某能够出资收购。在贾某的吹嘘之下,对古玩家具并无研究的周某心动不已,当场就挑选了十几套家具,并支付了100万元。贾某也“出手阔绰”,将“价值不菲”的翡翠挂件、手镯当做见面礼送给了周某。

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贾某多次联系周某,声称自己鉴别海南黄花梨的能力没有人能够超越,出售给周某的家具均为“明清海南黄花梨”家具,其中三套圈椅,市场价格都是过千万的,并强调自己认识很多中央领导,家具来源不会有问题,催促周某尽快付款500万元购买。将信将疑的周某也禁不住贾某的催促及哄骗,陆陆续续向贾某转账360万元,贾某也将收购的“名贵”家具一车车运送到周某的仓库。

眼看着周某越陷越深,妻子史某渐渐感到不安,于是史某将贾某送的翡翠手镯送到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结果证实了史某的猜测,翡翠是经过填充染色处理的B货。周某得知后,急忙叫来自己懂古玩家具的朋友,经朋友初步鉴定,这些家具都是现代仿古制作的,不是真正的明清家具,周某幡然醒悟,自己上当受骗了,周某立即固定证据并向公安机关报案。经追查,涉案家具均是贾某向他人收购的现代仿古家具,每套收购价格在数千元至两万元不等,涉案家具仿照明清家具造型,进行做旧处理,机械雕刻痕迹明显,经专业鉴定机构鉴定,涉案的16套家具材质为花梨木、红酸枝、黑酸枝,且均为现代制作的仿古家具,市场总估价为27万余元。

在公安机关侦查取证的过程中,贾某没有停下诈骗的脚步,将下一个目标转向做美容生意的桂某和罗某。贾某深知女人爱美,又牢牢抓住人们爱贪小便宜的心理,在结识桂某、罗某之初,带她们到家中参观,贾某近200平米的家中堆满了各类古玩,名贵家具、佛像、翡翠玉石、字画,琳琅满目,贾某随便拿出一件古玩,就向桂某、罗某吹嘘是从某某领导处收回的,价值数百万元。从没见过这种场面的桂某和罗某被深深震撼了,加上贾某洗脑般的吹嘘,两人认为自己结识了“大贵人”,能够带自己发财了。

在取得桂某和罗某的信任之后,贾某就开始了他的套路,“这只翡翠手镯是某某领导的妻子戴过的,现在只要10万元。”“这块和田玉石是某某领带委托转卖的,我们买下来,转手就能挣大钱。”……贾某为了进一步打消桂某和罗某的顾虑,还专门带二人到广州某某古翡翠珠宝工作室,将出售给二人的翡翠进行鉴定,经鉴定,桂某和罗某购买的翡翠是“老坑玻璃种翡翠”,市场价值数百万元。

殊不知,贾某与该工作室“专家”王某早就结识,双方有过多次合作,2500元就能出一份证书。然而不知晓内情的桂某和罗某对贾某更加深信不疑,二人逐渐掏空了自己的积蓄,桂某和罗某多次催促贾某帮助联系买家转卖和田玉石,贾某一直推脱,发现桂某和罗某没有“油水”可捞之后,便与二人失去了联系,直到2017年公安机关将贾某抓获到案,诈骗犯罪事实才水落石出,原来贾某出售给桂某和罗某的和田玉石经过人工染色处理,翡翠手镯、挂件也都经过充填、染色处理,天然陨石其实就是玻璃制品。

贾某诈骗案由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孙军承办,以诈骗罪向奉贤区法院提起公诉,经法院开庭审理,以诈骗罪判处贾某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责令退赔各被害人经济损失。贾某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后经二审法院审理,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检察官提醒:古玩市场鱼龙混杂,需要有大量的知识储备以及古玩鉴赏经验才能鉴别真假,爱好收藏也要量力而行,低价捡漏往往不靠谱,鉴定要找国家认证的专业机构,大家切莫上当受骗。

作者:周渊 吕亚南

编辑:孙华

责任编辑:唐玮婕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