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高古玉特殊品种—剑饰的器型最难仿到位

【宗旨:专攻实战经验,只谈理论知识纯属耍流氓】,为什么我这么说?并不是孤傲自居,而是因为高古玉笨就是个逻辑性特别强的门类,并不是看了点理论常识就能看得懂、道得明的东西,头条上现在出现了一系列的谈高古玉这个那个的,其实你们可以去看看他们的文章,基本全是理论常识、纹饰常识、纹饰表示的意义等等这些东西,请问这些东西能学到鉴定知识甚至能成为高手吗?

随便拿一个头条号来举例下,比如有个头条号叫:玉见沈 * (*号为省略字),你们可以看看去,全是百度各种文章东抄西凑的文章,那些东西还用写吗?百度随便搜索下或者买几本常识性的书籍到处都是这些。但这样的头条号懂鉴定高古玉吗?请问这类人手里有高古玉真品吗?本人不针对任何人,只是举个例子,也就是说真正懂行的人或者懂鉴定的人,最起码上手、过手不少真东西,甚至自己都有很多高古玉藏品或者标本,因为只有有真东西的人才能琢磨、研究、总结出实战经验,手没什么东西的人写的那些理论性的文章,只能是耍嘴皮子,也是没什么用的。

战汉的剑饰完整的四件套包括剑首、剑格、剑璏、剑珌。

玉剑饰即是精美的玉器装饰在兵器铁剑上的一种饰物,这种装饰有玉剑首、玉剑格、玉剑璏(wei)、玉剑珌(bi)的宝剑,古人名为玉具剑。玉具剑由春秋战国兴起,至汉代达到极盛,汉以后逐渐衰落、消失。历史上,它是一种代表贵族身份的宝物,也是一种珍贵的馈赠礼品。

《说苑·反质》曾载:“经侯过魏太子,左服玉具剑,右带佩环,左光照左,右光照右。太子不视。经侯曰:‘魏国有宝乎?’太子曰:‘主信臣忠,百姓戴上,此魏国宝也。’经侯应声解剑而去佩。”这则故事反映出,当时贵族阶层多视玉具剑与玉佩饰为宝物。

国家考古发掘出土

今天就以剑首为例子来讲讲剑饰整体的器型、弧度、力度,相对于普通的常规玉器来说,剑饰的形制要丰富一些,工艺也要略复杂一些,虽然目前剑饰的价格在整体各大高古玉品类中属于比较低洼的,但工艺却比一般的璧、璜、勒子要复杂得多。

我们看到很多剑饰,有些线条就是经过重度的打磨的,看箭头所指部分

纯砣的线条在剑饰里很少,有的会修磨的几乎看不到。尤其是在逛交流会这种需要快速下结论的场合,很多时候不会特别细致地去看,那么第一眼要把注意力放在线条的一致性上。或者说,整体线条形制的一致性上,这个方面往往是仿品线条常出现破绽的地方。

如果我们拿起一个剑首,看着整体的线条不流畅,不协调,那么这个东西基本上就会存在问题了。交流会那种嘈杂的环境,又往往不容我们冷静下来细看,那么在看到线条形制不一致不协调的时候,把注意力转向线条锉磨接续这个环节上来。

就是这些经过粗或者细修磨的线条里,是否能找到没有章法的接续状态,过于均匀的工具痕迹,没有变化的皮壳状态这几个方面。

第三步就是找这件玉器首尾常见的砣痕,如果出现了一下而成的砣痕,那么就基本可以枪毙了。

这三步下来,我觉得一件仿品剑首基本上也就可以判断出来了。最后一步,就是看剑饰的侧面及背面。

战汉剑饰的整体所形成的边缘线条基本上都是刚劲有力的,无论是侧面的腰线,还是背面的台阶,往往都会力度感很强。如果腰线看着软弱,背面台阶做的缺乏力度,也需要谨慎。

剑饰的侧面弧线,犀利,柔润,自然的弧线目前没见到有仿的不错的。原因就是现在做仿品基本都是根据图录做的,做不到那种古人线条比例的临界状态,所以体现出来的力度就做不到位,包括整体的张力也做不到位,所以这样的仿品和真品放一起对比,就如差那么一口气。

背面的台阶痕迹,虽然钙化了,但是不影响整体力度的体现。

剑璏顶部的弧线也是最难仿的。不信的朋友可以试试,拿仿品和真品一对比就清楚了,这种线的弧度如果做的差那么一点,都没有那种真品弧度那种力度和张力到位的感觉。

这种带弧度的线,看图看多了,经手实物多了,会有个直观的感受,那么在交流会的时候,这些形制上的东西就会给我们提供很大的帮助。很多战汉剑饰仿品做的很熟润,但是线条看上去比较柔软。

对初学者来说,从阴线入手去看各年份的玉器,这个是有助于按照逻辑关系去理解高古玉,是一个比较方便的方式。

对有些市场经验的来说,我们需要掌握的更多,常去交流会,就需要多注意器型的问题,而常见的剑饰就是可以用型去屏蔽掉很多的一个门类。

现在市场常见的剑饰,基本上都会在型这一块出现问题,要么剑首修磨的阴线凌乱、侧面背面线条软、不挺拔;要么剑璏的弧度做的大了,要么弧没出来,剑璏也是,腰线基本没见过仿的很好的。

型的关过了,再说拿起来看线条的问题,这样也是一个辅助。

看高古玉都知道用放大镜,这个没问题,谁都得用。但在用放大镜之前,还有个工作需要做,就是拿起来整体的看,看整体纹饰的布局是不是有别扭的地方,周边的形制边缘是不是流畅顺滑,正反面的皮壳视觉效果是否有关联,甚至玉料,都是需要前期去看的。

这些问题反复看几遍,基本上觉得没问题,或者肉眼发现哪儿别扭的时候,这个时候拿起镜子再看,就会省时省力,提高成功率。否则拿起来就用放大镜,看不了几个,眼就花了,因为你得事无巨细都要看,先看型,再看纹饰,都没问题了,拿起来用放大镜看细节,反复几次,基本上也会找到破绽了。

切忌上来就直接用放大镜,不看整体只看微距,也是不全面的做法。有时候太过专注于微距的话,会钻进牛角尖,因为高古玉有精工、细工、粗工,阴线的表现区别还是挺大的,有的阴线两侧和凹槽底部都有精修,有的只是粗略细修,还有的甚至完全不修磨,那么这样几种不同阴线给人视觉效果是区别很大的。

过手多的老玩家,有些开门度高的甚至可以不看细节,就看整体的线条状态,慢慢的会发现高古玉剑饰的线条非常非常难仿。阴线还可以仿的五六分相似,线条目前市场来说也就仿个三四分神似。

仔观察下下面这个傻开门的西汉素剑珌,仔细观察点在器型,腰线,顶部的型线,底部的型线,多多观察这些地方的力度、弧度、整体的张力和感觉,多看多增加脑海中的印象,然后再多看看《中国出土玉器全集》里面剑饰的整体器型,基本上多领悟就能理解了。

一般来说,我们开始学之前是宏观知道高古玉,等入门了,其实是走入了微观了,这时候还需要再出来,看整体,就像进入围城一样,进去、出来、进去、出来,反复几次,就差不多了。

有些喜欢高古玉的,觉得去网上买几本写了什么什么鉴定的书籍觉得自己就能学会了,其实真的是天大的笑话,这就像外行人觉得鉴定节目上的专家水平牛逼一样的,盲目信任,其实这类所谓专家的水平在整个真正玩真的圈子里都属于水平中下等左右的,甚至现在大量所谓的专家都和国宝帮联合一起去发财了,你要信这些人那你基本和玩真品基本没什么缘分了。

任何一个技术都不是那么容易学成的,就像厨师,光刀工得练多少年?高古玉凭啥就看两本书就会了?没道理。自己首先得努力,不断看馆藏真品的微距图,多领悟,多归纳,如果有个高手前辈愿意指导你,那你肯定能事半功倍,但是一定要以馆藏品为唯一金标准去归纳和对比。

从剑饰入手去看造型线条的力度和感觉,这种感受形成之后,很多类似这种的素器就会容易看懂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