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艺术品生意还能做吗?市场能不能做大?怎么摆脱真假困局?

古玩艺术品市场(产业)是可以做大的,可以做重要产业的,而且轻而易举,可是:

古玩艺术品为什么不能大众化?不能正常商业化?门槛为什么这么高?会有这么多顾虑?

答曰:

不是不能玩,是不懂玩。懂造车吗?会造飞机吗?车照跑,舞照跳。懂不懂不是问题!

不是不想玩,是不敢玩。某酒、某奶粉看明白了吗?敢喝吗?敢!某新能源搞透了吗?敢开吗?敢!

真实的情况是,我们一直在人为设置的“两个陷阱”里

古玩艺术品市场,不是水太浑,是有人把水搞得太浑;不是门槛太高,是有人担心大众化了小团体操纵不了……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个市场形成以来,就有人给设置了两个“超级陷阱”。

第一,真和假的陷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真假。人和人聊天,能确保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吗?需要开口前鉴定此话必真吗?无法保真,这天就聊不下去了吗?某宝几千万款SKU都需要出具保真证书吗?爱某士满大街都保真吗?……

有什么商品,是不会面临真假问题与纠纷的?有什么商品,是在交易之前,做真假有罪推论的吗?什么样的商品交易,真假问题不是在买家质疑之后,由买家申诉进行事后退款退货或索赔的?到古玩艺术品为什么就特例了?

真假,在古玩艺术品里被无限放大。为什么?因为有人,有机构,需要“举世皆假,我独真”。

第二,增值溢价的陷阱

没有人希望自己花出的钱,变得不值钱;但也不是每一笔消费,都需要保值、增值,大赚特赚的。消费,仍然是大家花钱的主要形式。古玩艺术品,为什么不可以是消费?为什么只能是投资?

即使是投资,放眼全世界,放眼各个领域,有什么投资,是非得十倍、几十倍甚至几万倍收益才可以出手的?利息收益率多少?基金收益率多少?房产收益率多少?仍然大有人在,而且是主流中的主流。

古玩艺术品为什么就应该“1500元买入,3个亿卖出”?事出反常必有妖,因为有人需要这样的骗局。

所以,古玩艺术品的真假问题,要有平常心,要承认问题的存在,也不要把问题无端放大。但是,是不是就不需要管真假问题?天下没有什么“贩假”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我们需要在看清问题的基础上,有一个健康的市场机制。

古玩艺术品的保值增值,也要有平常心。有一个健康的市场机制,合理的保值增值预期,那么,古玩艺术品既拥有最好的、最有价值的消费体验,又有相对好的投资价值,就会成为长远的好产业、好市场。

真实的难题怎么解决?我们可以拥有一套简易可行的市场机制

让市场回归市场,让商品回归商品,是最好的解决之道,古玩艺术品也不例外。特别是在市场机制上,更应该公平看待,不要过度美化,也不要过度妖魔化。不要搞什么虚头巴脑的事前登记,那就是有罪推论,谁家卖个柴米油盐,还得先登记。当然,如果是可溯源的原创艺术品,借鉴区块链,也不失更好的助力。

其一,要坚守市场契约

投资、服务的契约是合同,商品的契约是产品说明、包装说明以及票据。古玩艺术品的交易,也应该有说明类契约。契约不是要保真,是要保信息、承诺准确化,是什么材质、什么工艺、什么年代,是否接受鉴定,接受什么样的机构鉴定,有什么就写清楚什么;当然,你情我愿,写清楚什么卖什么价,也是天经地义。

我们现在的古玩艺术品交易,过于随性随意,是有些破罐破摔了。无论是地摊还是市场、会馆,99%的古玩艺术品交易,双方都没有契约要求,这又能怪了谁?

其二,纠纷解决机制要清晰

违背契约,在任何行业,任何商品交易,都是要承担责任的,古玩艺术品当然没有法外之地。但是,也无需特例。

有交易就有江湖,有纠纷就是常态。但是,纠纷的根本,不应该在什么真假,而是契约的真实性。最重要的是,这纠纷,不应是事前有罪推论,也不应是但凡交易就有纠纷。一部分买家,是有自己的判断力的,买家认,就是最终结论。

一部分没有判断力或者判断水平稍欠缺的买家,要提供合理的事后维权通路。要有相对权威的鉴定机构清单,接受鉴定的交易要明确买卖三方同意的鉴定机构选项,要给双方足够的选择权。

当然,很多人又会纠结鉴定机构的权威性。天下没有真正权威的鉴定机构,我们得接受这个事实。汽车故障维权,鉴定结果是所有人都认同的吗?为什么会选择第二、第三家?甚至是笔迹等司法鉴定,是只能一家说了算的吗?目前盛行的盒子币,鉴定结果就是绝对权威吗?买卖双方认同、约定的,符合契约的,便是权威。

事实上,让很多人头疼、让更多人望而却步的古玩艺术品市场,理清了,就是如此简单。没有妖魔,也没有特例。走进市场,就是商品;有商品,就有真假;有真假,就有纠纷;有纠纷,就得维权;有维权,照着契约来便是了。也只有古玩艺术品真正回归商品了,市场化了,这个市场才会好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