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留守》(117)潜入古玩街

(117)潜入古玩街

安南省景云县位于南方,林成和徐文辉曾经去过,离他家不到一千里路,坐客车火车一天时间就可以到达。虽然是个县级城市,但是在全国十分有名气,是著名的古玩交易市场,大量合法的非法的文物买卖在这儿进行,来自各地的客商在此云集,十分繁荣。徐文辉到这儿摸底,算是找对了地方,肯定能查出个蛛丝马迹。

林成到达景云县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他随便找了个一晚三十元的小客店住下来,连忙给徐文辉打电话,依然关机。他洗刷完毕,背上自己的书画背包,里面还放了两个以前挖窑时挖出的小灯盏,锈迹斑斑。出店后在一家小吃店吃了个肉夹馍,喝了一碗稀饭,便兴步走向古玩一条街,边走边看。

两边是高楼大厦,中间是很宽的街道,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走完几百米的大街,向左一拐,便转入一个更长更大的迷宫 :这里古巷纵横交错,每条巷子里都人声鼎沸,人头攒动。小店里到处摆放着洋溢着昔日民风的古玩旧货:既有以前保存在富足家庭的护身如意、雕漆手杖、楼空佩饰、玉玺铜砚,也有旧时妇女穿的“三寸金莲”花鞋、头上佩戴的碧玉银簪、手上戴的玉镯银链,还有上个世纪的留声机、长柄电话、书画等等,琳琅满目。

这个百年老街,如同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着来自海内外的行家争相寻宝。他们怀着不同的梦想,千里追遍来到这里,上演着一嘉幕悲喜剧。

林成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寻找到徐文辉,但又不能认出他,暗中和他联系,保护他,伺机联手,把他们一网打尽。四个个多小时,他慢慢地走进了每一个店铺,里面都只有一两个老板或伙计,再就是进店看文玩的游客,从来没有见到徐文辉的影子。

从最后一个店铺出来,在街道的尽头空地上还有许多小摊位,摆摊的都是掏不起店租的当地人,在一张张四方油布上摆几十件上百件古文物,让游客捡漏捡便宜。林成又走遍了两溜溜摊位,也没看到徐文辉,打电话依然是关机。

林成又渴又饿,便在小餐馆买了一碗裤带面,一碗里面只有一根裤带一样宽的年,但是很长,耐咀嚼,味道也香。他边吃边想,肯定不能这样慢无目标地转,要调整思路,另想办法。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花灯四起,游客依然很多。林成累了,再加上人生地不熟怕有不测,于是走回旅社,打水洗了脚,躺在床上想办法。

这时梁建平打来了电话,问他在干啥。林成说是应朋友之邀去外地卖书画、木雕作品,顺便打听朱秀珍的下落,还可以继续当梁建平的线人,追踪那些不法分子,将他们绳之以法。他只是没有告诉梁建平最后一项找徐文辉的任务,打算有了眉目了再给他说。

梁建平让林成注意安全。说最近周围盗墓贼很猖狂,如果林成能帮着破几个贩卖文物的案子,肯定又是大功一件,他会继续帮林成申请奖金。林成没想到两人竟然不谋而合,说完谢谢挂掉电话后他突然间有了主意。

他决定再买一些便宜文物,连同灯盏背在一起,谎称是墓里挖出来的,急需用钱,想脱手。这样就肯定会有人上钩,可能会碰到徐文辉。

他从书上电视上知道文玩市场的真实情况,许多古玩店老板成为暴富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到处假货,不守信用,以次充好,以假乱真,漫天要价,让藏家和买家皆头疼不已,感叹古玩市场货太乱、水太深。二是许多老板和盗墓贼狼狈为奸,甚至老板就是盗墓贼,就像嗜血的蚊子一样,一旦盯上了某一个古墓,就会疯狂又贪婪的盗窃墓室内文物,然后卖掉。这类“学者型”的盗墓贼很会伪装,自己温文尔雅,手下有帅哥美女,也有不少凶神恶煞、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分踩点、望风、苦力、运输等工种,等级森严,隐蔽性很强。

第二天,林成去小摊跟前磨了很长时间的价,花了五百多元买了几个有很厚“包浆”的小陶罐、小碟子,还有一些生锈的铜钱、陶碗之类的。回到房间,将背包里的书画取出,将买来的东西和灯盏装上,拉好拉链,又背着出了门。

一连三天,他背着背包游走在许多文物商店中。每一进门,他就装着胆怯的样子,等游客出去的时候问那些守柜台的人:“我来自西北那疙瘩,挖墓坑时挖出了一些东西,想换成钱,能让你们老板看看吗?”

如果是年轻人,林成说啥都不让看,非让老板看,他们会从后面叫出老板;如果是中老年人或者真老板,林成就小心翼翼地掏出那些东西让他们看。许多老板只看一眼就笑着摇摇头不想看第二眼,个别几个老板问他要多少钱,他狮子大开口,说每件少于一万元不卖,那些老板也不还价,扭过头去,把他晾在当场。他只能讪讪地退出店来,感觉到这些人对盗墓没有一点兴趣。

第四天吃过早饭,林成又背着背包在古玩街上转悠,他已经心灰意冷了,给徐文辉打电话,还是关机。每天梁建平打来电话问他在干啥,他都说在卖书画,收入不错。他不知道怎么给梁建平说,说了也帮不上忙,自己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胡子也没有刮,满脸沧桑,林成第一次有了深深的挫败感。

他突然有点尿急,四处看了看,没有找到厕所,于是走到一个背街,看到一个电线杆后面的墙拐角处有很多垃圾,也有很多尿痕,说明好多人把这儿当成了厕所。于是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解开裤带,畅快地排泄起来。

结束后林成正在系裤带,这时,肩膀上伸过来一个纤细玉手,拍了拍,甜甜地叫了声“大哥!”把他吓了一跳……

(未完待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