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未都:电视上那些伪专家真放到古玩市场上大部分都得露馅

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年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先生已经很少再去参加一些所谓的鉴宝或收藏类的节目了,其实一直以来他对这些节目就都是反感的,但出于许多其他原因,不上还不行。毕竟如今对于马未都来说,他最大的事业就是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观复博物馆,他需要让自己保持足够的曝光率来维持影响力,从而为自己的博物馆带来更多的宣传效果。

“马爷”不愿意参加那些收藏节目的原因其实就在于许多节目都是噱头不少,真正有价值的内容却不多,用老百姓的话讲就是作秀成分太大。大家看得都是个热闹,却不能真正从这些节目当中汲取到一些有用的营养。甚至某些节目根本就不够专业,找来的都是一些“半吊子”专家,在荧幕前他们夸夸其谈,口若悬河,而实际上也没说出什么门道来。

尤其是前些年风靡北京城的手串、文玩核桃等物件,马未都是死瞧不上,节目中几个号称专家的人煞有介事的在那里对手串的材质进行鉴定。在马爷看来,这就一点都不靠谱,有一次马爷、梁天和王跃波做客阿龙的节目,谈到手串,马爷就一脸不屑,他对大伙说:“你拿一串珠子,谁也没法给你准确鉴定出它是什么木头,谁说自己能看出来那都是瞎说,全世界把木材准确做出鉴定,并出具一个法律文件的只有一家单位,叫做美国木材研究所,但你也得具备鉴定的条件,你需要提供树叶、树种、树花、树冠、树皮才能够准确鉴定出来,你光拿着一串珠子过来,那谁也鉴定不了。”

可见电视上一些所谓的权威专家也未必权威,并且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些所谓的文物鉴定专家本身并不是文物收藏家,许多人只是纸上谈兵,说起名词来一个比一个专业,什么“苏麻离青”,“蚯蚓走泥纹”,“蟹爪纹”,“锡光斑”,“金丝铁线”,乍一听还挺唬人,然而真正的鉴定除了书本上那些知识之外,还有人和人之间的互相博弈,能看透对方的障眼法,你就得需要一副火眼金睛,那是买卖双方的斗法过程。

在电视上抡锤子的王刚算是演艺明星当中比较内行的收藏家了,但王刚之所以能在古玩界闯出名堂,那也是多年来在古玩市场上摸爬滚打,交了不少学费的。古玩市场向来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好在王刚作为家喻户晓的名人,许多人多少有些忌惮,不好真对他下家伙。

并且王刚是有钱有闲,真说打了眼,栽了跟头他也能爬得起来,而那些所谓的专家,谁认识你呀,真到了古玩市场,那凶险程度可想而知。俗话讲,不蒙不懂的,就蒙装懂的。真是对文物研究透了的高手,想骗他不容易,而一窍不通的,那自然也不好上当,最危险的就是平日里纸上谈兵,言过其实的半吊子。马未都就曾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将电视上所谓的鉴定专家放到市场上,他们大部分都得露馅,都得吃大亏。

马爷这话说得有些绝对,但大体是没太大毛病的,这些年鉴定节目越来越多,节目的制作水准参差不齐,俗话讲“盛世搞收藏”,如今大部分中国人都奔上了小康生活,手里有些闲钱就愿意搞一些收藏,而随着古玩的需求量增大,不光假古董越来越多,半吊子专家也开始频频出现。

搞收藏可是门手艺,光靠书本知识是不够的,还需要实践。只有通过实践才能够提高自己的经验和阅历,这些都是搞收藏必备的素质。

许多年前,有个博物馆就闹过一次笑话,一位民间收藏爱好者给馆里送来了个唐三彩,这几位专家鉴定了一下,大家一致认定这是个老东西。直接放在馆里展出了好长时间,直到有一次这位民间爱好者找到了买唐三彩的地方,发现是一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唐三彩烧制技艺传承人做的,馆里这才把被当成“李逵”的“李鬼”从博物馆里请了出去。

马末都对电视上的很多专家都颇有微词,说他们的手法很不专业。一看就不是行里的人,在鉴定瓷器和玉石这些需要触摸来得出结论的文物时,他们却假模假式地戴上白手套,可鉴定古籍书画这种比较脆弱的纸张时,他们又脱下手套,完全是猴吃麻花满拧。这些人就都是他口中会在市场上露馅的专家,因为他们的能力的确也配不上专家二字。

并且马爷认为,凡是在鉴定文物时一脸铜臭的都不应该算真正的专家,文物的价值不应该仅仅用金钱来衡量,而是通过一件文物我们学到了哪些知识,传承了哪些文化,这才是更为重要的。文物本身其实并不具备太多价值,古代的盘子和今天的盘子从材质上来说能有多大区别呢?为什么古代的就比现代的更加珍贵呢,原因就在于它背后所承载的文化属性。

对于马未都来说,文物最大的价值在于它是可以被亲手触摸到的历史,我们可以通过一件实物来神交古人。所以打着专家旗号一身铜臭的站在文物面前谈钱的我们都应该对他们保持警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