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他去古玩市场闲逛,不慎碰碎一件瓷器,对方张口就要60万

七点多的古玩玉石街已经是人满为患,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所以摆摊的人来得都很早,意图捡漏的人来得更早,如果有什么好货一出现在这个街上,立刻就会有人买走,这里眼光毒辣的人可不只一个两个。

眼前来回走动的人虽然穿着不太华丽,但是林跃却丝毫不敢有所轻视,因为财不露富,说不定这里面随便拉出一个人就比自己富有。

林跃向一个人打听到荣乐轩所在的方位后,索性就慢慢的逛了起来,反正时间还早,半个小时过去也没什么问题。

林跃随意的走在街道上,街道两侧尽是摆摊卖古玩字画的人,不少摊位面前围满了人,和外面的摊位相比周围的古玩店却显得很是没落,基本无人问津。懂行的捡地摊,不懂行的逛商店,这是因为在地摊上更容易捡漏,而且相对更便宜,但是假货多。古玩店真货虽然多,但还是明码标价很贵,不懂行想买真货的就去古玩店,虽然不一定是真的,但是买到真的几率比地摊上大多了。古玩店也不做想捡漏的人的生意的,所以对地摊的火热也不眼热。

林跃随处转了转,在一个地方看到了很多卖翡翠毛料的摊位,因为地方限制,那些翡翠毛料都显得个头很小,而且品相不怎么好,可赌性不高,这些都是给那些来玩玩的人准备的,说不定里面就能开出一个翡翠,一夜就暴富了。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每个人都有一夜暴富的懒惰心理,这种心理害了一批又一批的人。

林跃转过了一个街角,眼前出现了一个不算宽阔的街道,街道两侧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毛料,个头不一而足,街道两旁是翡翠毛料店和专门经营翡翠的玉石店。比起刚才的古玩店,翡翠店的装修更显的现代一些,但是文化气息却一点没少,有的店还在店门口摆放了一块很大的石料,上面刻着店的名字。字体苍劲有力,红漆描绘,显示出一些喜庆。

林跃心中一动,他在加工厂的一段时间已经学到不少知识,正想去试试运气和自己的眼力,突然想到了一会还要去荣乐轩见贺常和,无奈之下之后离开,以后还有机会不急于一时。

正当林跃转身想走的时候,突然一个人迎面撞到了他身上。

“啊!”

来人惊呼一声,被碰倒在了地上,同时他手里的一个花白的瓶子也被甩了出去。

林跃虽然手疾眼快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嘭”的一声,瓶子被摔的粉碎。

林跃愣愣的看着地上瓷器碎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这个时候,地上的人看到地上摔的粉碎的瓷器,哀嚎一声,怒气冲冲站起身来冲到林跃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怒吼道:“你赔我象耳瓶!!!”

“象耳瓶?”林跃被吼声震的清醒过来了,看到地上的瓷器一对环状如耳的装饰顿时明白了过来。

林跃这个时候才注意到眼前的男子,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西装革履,手上还带着一块金表,头发弄得锃亮,愤怒让他的脸已经变得扭曲起来。

自己根本没动怎么会把他撞倒呢?

林跃看着粉碎的花瓶突然想到了在沧县玉石街听到别人说过的“碰瓷”。

碰瓷是古玩界的一句行话,相传“碰瓷”是清朝末年的一些没落的八旗子弟“发明”的。这些人平日里手捧一件赝品瓷器,行走于闹市街巷。然后瞅准机会,故意让行驶的马车和行人不小心“碰”他一下,他手中的瓷器随即落地摔碎,于是瓷器的主人就“义正词严”的缠住车主按相对应的真品名贵瓷器的价格给予赔偿。

难道自己今天碰到碰瓷的了?

林跃看了看眼前愤怒的年轻人,看样子不像是装的啊。

“你停下,我又不是不赔!我先看看瓷器!”林跃将对方抓住自己衣领的手给打掉。

“赔?你赔的起吗?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是一个穷鬼,你根本赔不起!”男子鄙夷的看着林跃。

“你说什么?”林跃逼视着对方,冷冷的问道。

男子看到林跃冷若寒霜的样子,身体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随即胸膛一挺,装作很强硬的样子说道:“难道我说错了吗?我说出来这个瓷器的价格吓你一跳,这可是我给我要过八十大寿的奶奶好不容易找到的瓷器,她老人家喜欢瓷器,如今被你打破了,这个怎么算?先不说这个,这个瓷器是清朝乾隆盛世的豆青釉象耳瓶市场价值六十万!你赔的起吗?卖了你恐怕也值不了这么多钱!”

“六十万?”林跃眉头一皱,他没怎么听说过豆青釉象耳瓶,但是六十万这个价格的确不是他能承受的。

“怎么?是不是赔不起?你等着吧,我要让你吃官司,我要告你,让你蹲大狱!”男子嘲讽一声,显然已经是气急败坏。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已经围了上来,忙打听出了什么事,男子将自己的苦楚说了一遍,周围人纷纷报以同情的叹息声,听到男子要把林跃送到监狱去,几个好心人急忙劝道:

“做事千万别这么绝,以后说不定低头不见抬头见。”

“就是,不就是钱吗,赔给你不就完了。”

这个时候又有人开始劝林跃:“这位兄弟,不要为了钱浪费你的大好青春,想想能不能凑凑,真不行的话商量商量能不能少点。”

“钱是小事,但是你的前途是大事啊,你进了监狱你的女朋友和家人怎么办,这还让你的人生有了一个污点,得不偿失啊!”

……

林跃静静的听着周围的声音,这个时候他的心反而更加静了下来,他将前前后后的想了一遍,越想越觉得自己遇到碰瓷的了。

首先自己转身根本没有动,谈不上碰到对方,反而是对方碰到的自己,这份钱不一定让他赔。

其次,对方先是用鄙夷的语气激怒他,让他失去了理性,然后才说出了价格,逼迫自己掏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